黄仁伟:人类命运共同体化解“修昔底德陷阱”
2018年02月01日  |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  阅读量:14825


嘉宾对话

阮宗泽:善在大国关系系统中

黄院长从中美角度分析大国关系很重要,中国梦、两个百年实现的最大外部环境就是处理好中美关系。考虑到大国关系是一个系统,有时光盯着和美国“扳手腕”恐怕一时未必扳得过。我分享的观点是,还要在这个系统中去寻找其他合作伙伴。

要善于在大国关系中寻找合作伙伴

美国现在越来越愤怒,特朗普就是一个“愤怒”的总统。中国突然各方面逼近他时,他就会给你设置很多障碍。但是世界这么大,我们还有很多力量可以借助。比如欧盟。去年5月份,特朗普第一次访欧是参加北约首脑会议,大家都期盼领头人说点有利团结的话。但特朗普说:二战结束几十年,美国保护了你们半个世纪的安全,但你们28个国家中23个国家都没交够“保护费”。“领头大哥”上门催债,这让跟惯了美国的欧洲各国茫然不知所措。这种情况下,欧洲需要一个伙伴增强自身的地位,所以与欧盟国家的关系,是大国关系中可以运筹的部分。

再说说美国退出TPP。特朗普政府最近放话称:让中国进入WTO是美国人犯的错误。其实中国进入WTO也付出了代价,即留下一个所谓市场经济地位问题。美国人没想到中国人学习能力很强,我们用这些规则为武器和他们打官司以维护我国的利益。于是美国打算建立一套门槛很高的机制,就是《跨太平洋经济伙伴关系协定》(TPP) 以约束中国。当特朗普宣布退出 TPP,日本人就十分沮丧,因为他们认为TPP是对付中国的一张牌。

继法国总统马克龙后,英国首相特蕾莎·梅也来华访问,立志“脱欧”后要成为“世界的英国”,英国是有战略思考的少数国家之一,她需要找到可靠的合作伙伴,而中国就是合作伙伴。中英在气候变化、反恐、环境等很多国际多边问题上都可以合作。

再看德国。去年主办G20,特朗普去了却要退出 《巴黎协定》,遭遇难堪后的默克尔说了一句话:看来以后我们欧洲得自己照顾自己了。多伤感! 美国的做法对盟友是一个打击,却创造了一些和中国合作的机会,中国主张坚持全球化,倡导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多边贸易等,和欧洲有很大的契合点,所以我们要跳出中美关系来经营中美关系,我觉得天地很大。

三大指责只是代表美国部分人

关于美国对中国的“修正主义国家”、“经济侵略者”、“战略竞争者”等很强硬的指责,我认为要区别对待。首先我不认为特朗普看过这些报告,主要反映的还是五角大楼那些强硬派的思维,他们习惯性地把中国作为潜在的挑战者,因此报告显得张牙舞爪。但并非体现全部美国人的民意。

第二,这些说法多大程度能得到执行需要打一个很大的问号。报告出台有多种考虑,首先当然是经费需要。特朗普执政以来,军费已增长到了七千亿美元,居十年之首,且是在最和平时期砍掉国务院预算换来的。其次,特朗普背后有强大的利益集团———能源和军工企业。为什么特朗普要退出气候变化的 《巴黎协定》? 按照应对气候变化的高标准,不少油气将无法开采。同时军工业的大笔订单都需要武器研发。

美俄将会继续在中东以反恐名义竞争

对美国的全球战略来说,不会只关注一个局部,如亚太还是印太或者中东。拿中东来看,我觉得美 国现在最不愿意看到 的是:“911”后,美国作为最大受害者举起的反恐大旗,现在被俄罗斯抢去了。俄罗斯在叙利亚反恐两年就有了成果,相比之下美国显得出工不出力,坐实了美国“打反恐旗做私事”之名。所以美俄今后还会在中东、叙利亚地区展开竞争,这又会延续双方对乌克兰的争夺。俄罗斯进入叙利亚是另辟战场,欲获得一个更加强势的与美国讨价还价的筹码。因为美国在乌克兰、克里米亚对俄罗斯施压,所以俄罗斯在东面出手,完成作为大国的抱负。

美国的印太战略和“亚太再平衡”视角不同

所谓印太战略,我认为也是美国军方人士所为,它和美国的“亚太再平衡”战略有一点区分。当年奥巴马推行“亚太再平衡”,强化与盟友关系是为了要遏制住中国,不让中国的军事力量走出第一岛链。但事实证明了它的失败。现在提出“美日澳印”四方,我认为美国已经得出了一个结论———不可能再遏制中国的力量,所以防区正在向外扩展,但这会让东南亚的国家感到不安。当然我也认为所谓印太战略现在是虚多实少。

1 2 3 4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