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心伯:明年一月份前,中美关系将迎来最严峻的时刻
2020年08月20日  |  来源:复旦大学EMBA项目  |  阅读量:8247

明年一月份前,中美关系将迎来最严峻的时刻

篷佩奥最近几个月到欧洲跑了好几趟,一个重要的目的就是组建国际反华同盟,想弄一个冷战式的、以美国为核心跟中国对抗的同盟。这个反华同盟的雏形已经比较明确了,就是“5+X”,这个“5”就是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和英国“五眼同盟”,这些国家在华为问题上基本上是采取一致立场,在香港问题上也采取一致立场。以“五眼”国家为核心,再把其他的盟国,日本、法国、意大利、东欧国家、北欧国家、南欧国家都拉进来,甚至南美的一些国家都拉进来,建立一个国际反华同盟。篷佩奥不知道特朗普还能不能连任,所以他也有一种紧迫感,跟时间赛跑,希望能够在有限的时间里面组建国际反华同盟,留下他的政治遗产。

在疫情的冲击,还有特朗普政府一系列反华措施的冲击下,当前中美关系处在一个非常严峻的状态,从政治、经济、军事到社会文化等各个领域,两国关系都在全面恶化,两国当前主要的沟通渠道几乎全面停摆,上一次特朗普跟习近平通话还是3月份,此后最高层之间的联系没有了。外交渠道尽管6月份杨洁篪和篷佩奥在夏威夷进行了会面,但是这次会面后篷佩奥的反华行为有增无减,外交上的渠道也几乎不起作用。经济上按照双边协议会有一个定期的评估,会有第二阶段协议的谈判,但到现在为止,第二阶段的谈判没有开始,可能这两天双方的经济团队会有一个对话,但更多的是对上半年第一阶段协议执行情况进行一个回顾。

美东时间2020年1月15日,中美签订第一阶段经贸协议。图源:新华视点

两国军方今年以来没有直接的交往,最近两国防务长有一个直接通话。美国国务部长希望年底来访问,但这两天看到消息,特朗普对他不满意,有可能要把他免掉。所以他年底能不能来还不知道。再加上现在两军在台海、南海对峙这么激烈,两军之间的关系也是很僵的。

到8月底、9月初,美国的选战要正式开打,如果到9、10月份,特朗普发现选情还没有明显改善,不排除他要制造一个对外冲突。按照美国的惯例,只要对外发生冲突,国内的民众对现任总统的支持率会大幅上升。美国在发生这种危机和冲突的时候,公众对总统的支持率会大幅上升,这就是大家担心的。在明年1月前,中美关系将迎来最严峻的时刻。还要考虑一种可能性,11月3日特朗普输掉了大选,但是他总统要做到明年1月20号,特朗普很可能会把输掉选举归因为中国,所以在下台前他还可以采取很多激烈的行动来报复中国、制造冲突,一方面是向中国泄愤,一方面也是要给拜登留下一个烂摊子。如果特朗普输掉选举,在新政府上台之前的这段时间可能甚至比选举之前更危险。

中国外交应有全球视野

未来中美关系的走向大家都很关心,从目前来看,不是怎样改善和发展的问题,而是如何应对更加严峻的局面,尽可能避免最坏的结果。

如果拜登当选会怎么样?从目前了解的拜登政治主张来看,经济上跟中国是合作加竞争。美国资本仍然想进入中国市场,但是中美之间在技术和国际规则方面的竞争会继续。也许拜登在技术问题上,表现不会像特朗普政府那么歇斯底里,他可能要收缩一点,限制的面小一些,但是核心的技术肯定是不愿意跟中国分享的,同时要更多通过国际规则来牵制中国,比如WTO的改革,比如美国重返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比如说美国跟欧洲达成奥巴马时期没谈成的跨大西洋伙伴关系,这里面有很多规则就是针对中国的。

政治上会加大对中国的攻势,无非就是拿人权、民主、价值观说事,这是民主党一向的偏好。外交上是竞争加合作,竞争主要是表现在亚太地区,就像奥巴马时期亚太再平衡一样,美国现在最担心的就是中国在亚太地区挑战美国的主导地位,在其他地区,欧洲也好,拉美也好,美国还是有优势。与此同时,在全球治理问题上也还是要跟中国进行合作,气候变化协议、WTO、世界卫生组织特朗普退出来了,拜登当选之后肯定要进去,这些离不开和中国的合作。社会文化领域会适当放松限制,民主党希望用美国的教育、制度、文化这些软性手段来影响中国,影响中国的公众,所以他不会像特朗普政府这样收紧,会适当放松。

1 2 3 4 5 6 7 8 9 10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