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玉军:普京的“孩子们”⑯|安东·瓦伊诺:从外交官到“大内总管”
2020年11月21日  |  来源:澎湃新闻  |  阅读量:2557

【编者按】

这里所说普京的“孩子们”,并非生物学概念,而是政治社会学概念。他们指在普京执政俄罗斯20多年期间成长起来、开始在俄罗斯政界崭露头角、并有可能在2024年后对俄罗斯政治经济发展产生重要影响的新一代权力精英。

普京提交的宪法修正案2020年3月14日获宪法法院批准,7月1日经全民投票通过,7月4日开始生效。这意味着普京之前的总统任期“清零”,他从理论上将获得参加2024年总统选举的机会。但俄罗斯国内政治历来波诡云谲,法理上的可能并不代表现实中的必然。修宪不仅没有解决,反而凸显“2024问题”已经浮出水面。2024年之后,谁将掌管俄罗斯,是大家都热切关注的问题。因此,复旦大学俄罗斯中亚研究中心主任冯玉军教授推出“普京的‘孩子们’”专题系列,与大家共同盘点,哪些人有可能进入未来俄罗斯的权力核心或以其他形式对俄罗斯政治产生深度影响?

【之十六】安东·爱德华多维奇·瓦伊诺

安东·爱德华多维奇·瓦伊诺(Антон Эдуардович Вайно),1972年2月17日出生于爱沙尼亚首都塔林市,是俄罗斯著名的政治家,1996年毕业于莫斯科国际关系学院,获经济学副博士学位。曾在俄罗斯外交部、俄罗斯联邦政府办公厅、总统办公厅等部门工作。2012年5月任总统办公厅副主任。2016年8月接替谢尔盖·伊万诺夫任总统办公厅主任。已婚,育有一子。


安东·爱德华多维奇·瓦伊诺

世代忠诚的瓦伊诺家族

安东·瓦伊诺走上从政之路并非偶然。在成长过程中,他深受祖父和父亲的影响。瓦伊诺家族几代人的历史证明了他们对苏联和俄罗斯的奉献精神,对国家的忠诚已经深深烙印在家族血液之中。

1917年俄国爆发十月革命,瓦伊诺的曾祖父海因里希·瓦伊诺身为爱沙尼亚士兵,但却是列宁的忠实拥护者,革命期间他选择站在布尔什维克一边,不久后被派往西伯利亚建立苏维埃政权。或许是因为没有受过教育,海因里希·瓦伊诺并没获得很高的职位,但他的儿子却走上了一条非凡之路。

安东·瓦伊诺的祖父卡尔·瓦伊诺在托木斯克长大,1947年毕业于托木斯克铁路运输电气机械工程学院(现鄂木斯克国立交通大学),毕业后被派往苏联爱沙尼亚塔帕市工作(爱沙尼亚于1940年“自愿”加入苏联后,苏共中央派遣了大量爱沙尼亚共产主义者到这个新的苏维埃共和国),担任铁路工程师。


卡尔·瓦伊诺

对于一个野心勃勃的年轻人来说,这份工作有些无聊,政治事业更有吸引力。加入苏共之后,卡尔·瓦伊诺不断向权力中心靠拢。“鹰派”卡尔迅速成为塔林地区党委书记。1957年从莫斯科高级党校毕业,1960-1970年担任苏共爱沙尼亚中央委员会书记。在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阿列克谢·柯西金以及米哈伊尔·苏斯洛夫的帮助下,1978年7月,“新爱沙尼亚人”卡尔·瓦伊诺取代土生土长的爱沙尼亚人约翰内斯·卡宾成为爱沙尼亚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第一书记。

执掌爱沙尼亚十年间,他奉行与莫斯科完全一致的政策,加强了爱沙尼亚的俄罗斯化。1988年,爱沙尼亚独立,卡尔·瓦伊诺被免职,转到莫斯科工作,1988—1990年任苏共中央委员,1990年退休。

如果说安东·瓦伊诺是普京的门徒,那么卡尔·瓦伊诺则是同为托木斯克人的苏共中央委员叶戈尔·库兹米奇·利哈乔夫(1985-1988年间苏联排名仅次于戈尔巴乔夫的领导人,主持苏共中央书记处和意识形态方面的工作)的追随者。利哈乔夫则一直将卡尔·瓦伊诺视为同乡,尽力帮助他。

安东·瓦伊诺的父亲爱德华·瓦伊诺1949年出生于爱沙尼亚塔林市,1971年毕业于塔林工业学院,1978年毕业于全苏对外贸易学院。他的职业生涯始于塔林电工厂,先后担任工程师,部门副主管。1979年-1981年担任全苏汽车工业进口公司高级工程师。1981-1985年在苏联驻日本的贸易代表团工作。1985年-1990年,担任全苏汽车工业进口公司副主任、高级专家。1990年起在奥托瓦兹上市公司(JSC AvtoVAZ是一家苏联和俄罗斯的汽车制造公司,自2016年以来一直是法国雷诺集团的合并子公司)工作,先后担任该公司驻美国代表,总裁顾问,总经理,副总裁,高级副总裁。2010年起担任俄罗斯-古巴商业委员会主席。


爱德华·瓦伊诺

虽然并未从政,但爱德华·瓦伊诺与俄罗斯各界精英都保持联系。比如他与俄罗斯技术集团(Rostec)总经理谢尔盖·维克多罗维奇·切梅佐夫就有着良好的个人友谊。切梅佐夫是普京最亲密的战友之一,20世纪80、90年代在“光线”工业联合体驻德办事处工作,曾协助普京在德国开展情报工作。1997年3月,普京出任俄罗斯总统事务管理局副局长,主管法律和对外经济联系问题,而切梅佐夫则被任命为总统事务管理局对外经济关系部的负责人。后来切梅佐夫接管俄罗斯技术集团,负责出口军事装备,与外国开展军事合作。2018年被授予“俄罗斯英雄”称号。

2012年,爱德华·瓦伊诺在莫斯科郊区皮罗科沃精英游艇高尔夫俱乐部收购了一家小旅馆,邻居就是切梅佐夫以及俄罗斯联邦工业和贸易部长丹尼斯·瓦连京诺维奇·曼图罗夫。后来爱德华·瓦伊诺将这栋房子送给了儿子安东·瓦伊诺。

进入俄罗斯技术集团(Rostec)高层俱乐部并不是件容易事,但显然俱乐部的大门是对瓦伊诺家族敞开的,安东·瓦伊诺之后成为俄罗斯技术国家集团监事会的一员。据说切梅佐夫后来参与了2016年安东·瓦伊诺升任俄罗斯联邦总统办公厅主任的游说工作。

父亲的工作经历深刻影响了安东·瓦伊诺,随父在外国的生活使得安东拥有了远超同辈的视野和格局,在父亲工作调动居住日本期间,他开始学习日语,为其后来的驻日外交工作打下坚实基础。

安东·瓦伊诺1972年出生于爱沙尼亚首都塔林,但他从未上过爱沙尼亚的学校。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告诉记者:“安东出生在塔林,非常聪明,他的家人在他尚未上学时就离开了爱沙尼亚。那时他大概五岁。”这位知情人士还透露,安东的父母爱沙尼亚语都说得很好,但母语是俄语。

年幼时,安东·瓦伊诺会前往祖父在波罗的海沿岸的别墅过暑假。在那儿,他认识了七年级的卡尔·马丁·西尼耶尔夫(现在是爱沙尼亚著名作家)。根据西尼耶尔夫的说法,安东是一位音乐爱好者,他曾将许多西方音乐的唱片带到了祖父的别墅。在那里他们一起听了很多Quiet Riot和Mötley Crüe之类的金属乐队歌曲。

安东·瓦伊诺19岁那年苏联解体,居住在莫斯科的爱沙尼亚精英必须选择是领取俄罗斯护照还是爱沙尼亚护照。毋庸置疑,像曾祖父和祖父一样,安东·瓦伊诺选择了俄罗斯。1996年,安东·瓦伊诺毕业于俄罗斯政治精英的摇篮——莫斯科国际关系学院。他为人低调,从不张扬。唯一一次“抛头露面”是为了自己的朋友,康斯坦丁·马基延科(后来成为战略和技术分析中心副主任)回忆,在他因为不参加活动要被开除出共青团时,是安东·瓦伊诺在会议上为其辩护。

“排名第八”的普京继任者

从莫斯科国际关系学院毕业后,精通日语的安东·瓦伊诺在父亲的帮助下得以前往俄罗斯联邦驻日本大使馆工作。通常,新任外交官会在日本的大学花一年时间提升语言水平,但是安东·瓦伊诺因为日语极为出色,直接成为时任俄罗斯驻日本大使亚历山大·尼古拉耶维奇·帕诺夫的秘书。

1998年时任俄罗斯总统叶利钦访问日本时,安东·瓦伊诺就给总统留下了很深的印象。陪同叶利钦出访的礼宾局高级官员后来回忆,年轻的安东·瓦伊诺博学多才,十分专业。2000年7月在日本九州和冲绳举行的八国峰会上,28岁的安东·瓦伊诺受命接待普京。同年9月普京访日,安东·瓦伊诺再次伴随普京左右,其专业的能力、过硬的素质得到普京的赞赏。当时,俄罗斯联邦总统办公厅礼宾局的工作人员因为一些礼宾问题与日本方面发生争执,年轻的安东·瓦伊诺见状主动请缨,向日方工作人员提出个人请求,竟迅速解决了问题,日方做了让步。

2001-2003年,他返回莫斯科,担任俄罗斯外交部第二亚洲司雇员。2003年,他被调任至总统办公厅礼宾局,先后担任顾问、参事和副局长。礼宾局主要负责监管国家元首的日程安排,承担国家对外礼仪和典礼事务,组织协调国家重要外事活动礼宾事宜,虽然并无实权,但长期陪同国家元首身边,参与各项核心工作。

2004-2007年,安东·瓦伊诺担任俄罗斯总统办公厅礼宾局和组织局副局长,俄罗斯联邦二级国家顾问。筹划并组织了2005年庆祝卫国战争胜利60周年和2006年于圣彼得堡举行的八国集团峰会的多场大型活动,并因此获得俄罗斯联邦总统感谢证书和勋章。

2007年4月,安东·瓦伊诺担任俄罗斯总统办公厅礼宾局第一副局长;2007年8月担任俄罗斯联邦政府总理维克托·祖布科夫的办公厅副主任。

2008年4月22日,安东·瓦伊诺成为俄罗斯联邦最高级别的一级顾问,4月25日被任命为俄罗斯联邦政府办公厅副主任;2011年12月27日至2012年5月21日,任俄罗斯联邦部长兼俄罗斯联邦政府办公厅主任,正式成为时任俄罗斯总理普京团队一员。经济危机期间,时任俄总理普京在全国范围内的访问活动有所增加,安东·瓦伊诺高效率地优化了各个活动的时间成本,精准完成了总理出行地各项安排规划,2012年2月16日获俄罗斯联邦总统荣誉证书。


俄罗斯政府办公厅副主任瓦伊诺陪同时任总理普京出席莫斯科中央陆军冰球队俱乐部的活动

2012年5月2日,日本民进党高层、前外相前原诚司访俄,安东·瓦伊诺与其举行了全日语会议,受到日本媒体广泛称赞。即便是离开外交部门,他依然保持对日本政治、经济的充分关注,日语水平依旧出色。

普京第三次当选总统后,几乎整个政府机构都移师总统府,安东·瓦伊诺身为政府机构的一员也不例外。2012年5月22日,他调任俄罗斯联邦总统办公厅副主任。2016年8月12日,安东·瓦伊诺担任俄罗斯联邦总统办公厅主任,俄罗斯联邦安全会议常务委员。2016年9月7日,成为俄罗斯联邦总统经济委员会成员。

俄罗斯媒体经常将安东·瓦伊诺与其祖父相比较,他们都是国家系统的重要官员,紧靠权力中心,但安东·瓦伊诺比其祖父走得更远。2012年担任俄罗斯总统办公厅副主任之后,安东·瓦伊诺就正式进入了克里姆林宫的核心政治圈,被公认为是普京亲信。正如2016年8月12日安东·瓦伊诺就职当天对普京所言:“我认为行政部门的主要任务就是保证您的活动”“监管您的命令和指示的完成情况”。

据《共青团真理报》报道,“在过去四年里,安东·瓦伊诺陪同了普京的一切出行活动,几乎参与了所有的重要工作”。有专家曾表示,与其说安东·瓦伊诺是政治家,不如说他是专业的官僚,一直追随领袖,这是他最大的优点。还有知情人透露,安东·瓦伊诺练习桑搏(俄罗斯徒手格斗术)多年。出自对搏击术的共同热爱,普京给予了安东·瓦伊诺更多的信任。彼得堡政治基金会的专家曾对俄罗斯总统普京最有可能的继任者进行了评级。2012-2018年的名单里有19人,安东·瓦伊诺位列第八。

2020年11月2日,俄罗斯《独立报》发布了“俄罗斯政治百强”月度排名榜,年仅48岁安东·瓦伊诺位列第三,仅次于总统普京和总理米舒斯京,位列其后的分别是俄罗斯安全会议副主席的梅德韦杰夫和国防部长绍伊古。此名单时有变化,2020年初,安东·瓦伊诺的排名一度超过总理米舒斯京,位列第二。


俄罗斯《独立报》“俄罗斯政治百强”10月排名榜

俄罗斯总统办公厅在俄罗斯政坛拥有特殊的重要位置,素有“影子内阁”之称。它是总统的主要直属办事机构,保障国家元首的一切活动,为总统实施宪法职权创造条件。因此历届总统办公厅主任都握有实权,总统的所有活动、签署的文件、发布的指令都出自其手,是不折不扣的“大内总管”。安东·瓦伊诺的前任谢尔盖·纳雷什金、谢尔盖·伊万诺夫都曾一度被视为普京的接班人。此外,总统办公厅主任不仅仅是克里姆林宫的大管家,还是俄罗斯的国家领导人,在地位上要高出一般的俄罗斯副总理,享受国家领导人的待遇。

安东·瓦伊诺之前的总统办公厅主任是谢尔盖·鲍里索维奇·伊万诺夫。伊万诺夫是普京亲信,曾是普京在列宁格勒大学的同窗,又是在克格勃长期共事的战友。2001年普京力排众议任命伊万诺夫为俄罗斯首位文职国防部长,打破只有职业军人才能担任俄罗斯国防部长的传统,并在其后几年助其站稳了脚跟。


安东·瓦伊诺(右)取代了老伊万诺夫(左)担任总统办公厅主任

安东·瓦伊诺在接任伊万诺夫之前,几乎不为大众所知。在普京宣布对其任命后的一分钟里,许多俄罗斯媒体都表示对这个名字感到十分陌生。不是公众人物却能得到老伊万诺夫的推荐,获得普京的信任,年仅44岁便出任俄罗斯总统办公厅主任,其貌不扬的瓦伊诺绝非等闲之辈。俄联邦委员会国际事务委员会成员奥列格·莫罗佐夫曾在Facebook赞扬安东·瓦伊诺:他是一个不会犯错的人,工作能力惊人,对整个国家的政治和管理精英都很了解。前俄罗斯总统办公厅礼宾局局长,俄罗斯总统顾问弗拉基米尔·尼古拉耶维奇·舍甫琴科回忆道:“我陪同鲍里斯·叶利钦访问日本时遇到安东·瓦伊诺,他那时候就引起我的注意。他非常博学,我很骄傲礼宾局的年轻人正往山上走并占据自己的位置。他们一直坚持不引人注目,不兜圈子的原则,致力于做好工作,以免让总统及其周围的人失望。安东就是这样的人。”

2024年后能否“再进一步”?

安东·瓦伊诺很注意保护家人的隐私,网上几乎搜集不到其妻子及儿子的相关信息。安东·瓦伊诺的妻子埃琳娜·阿列克谢耶夫娜·舒伦科娃出生于1968年,是莫斯科州柳别尔齐人。儿子亚历山大·安东诺维奇·瓦伊诺与父亲一样毕业于莫斯科国际关系学院。

根据政府官方网站上发布的财产公示信息显示,安东·瓦伊诺2018年的收入为960万卢布(约合人民币82.6万元),妻子收入为500万卢布(约合人民币43万元)。

安东·瓦伊诺出身名门,但一直低调行事,从不张扬,无论是在大学期间还是在平步青云之后,几乎从未有过负面新闻。总统办公厅幕后工作的性质更是将这份低调发挥到极致。十几年来在普京身边潜心工作逐渐赢得其信任,得以身居要位。进入核心政治圈后,安东·瓦伊诺依然与强力部门和政治家保持充分距离,从不借“大内总管”身份干预克里姆林宫的内部事务。

此外,尽管安东·瓦伊诺光鲜的晋升之路背后依稀可以探寻到祖父和父亲活动的影子,但多年来他在俄罗斯国内外各种重大活动中一丝不苟地完成任务,广受各位高层人物称赞,也直接证明了其44岁便出任俄罗斯总统办公厅主任绝不是偶然,没有哪个“关系户”能仅靠关系就成为“三号人物”。

与其他几位排名靠前的政治人物相比,俄罗斯总理米舒斯京54岁,国防部长绍伊古65岁,安全委员会副主席梅德韦杰夫55岁,而安东·瓦伊诺仅48岁。突出的能力、年龄的优势、对普京的忠心、十几年来对核心工作的全面参与、对政府人事安排的精准把握等几乎注定俄罗斯总统办公厅主任的职位不是其政治生涯的终点。

近年来俄罗斯高层人士变动暗示着俄罗斯政治圈要进行一场彻底的更新换代,技术型年轻官员明显更受青睐。2024年之后,积累了足够政绩的安东·瓦伊诺将在俄罗斯政坛扮演怎样的角色?能否“再进一步”?让我们拭目以待。

(冯玉军,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副院长、教授,复旦大学一带一路研究院战略与国际安全研究所研究员。周楚人,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硕士研究生。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