韬光养晦还是奋发有为?中国外交皆要!| 贾庆国黄仁伟解答1
2019年02月25日  |  来源:文汇报  |  阅读量:10866

“美国第一”的对外政策引发内外不满,尤其降低了美国领导地位

上海师范大学国际关系专业硕士生朱亦清:特朗普推行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等一系列行为,引起了包括美国传统盟友等诸多国家的不满。是否可以认为,特朗普的行为损害的是这一届美国政府的信誉,许多国家对于美国的价值观、意识形态、文化认同等方面并未出现根本性的动摇。如果建制派执政美国,美国的一切将重回正轨,特朗普难以预测的外交观会不会造成我国大国外交上的错觉和误判?

贾庆国:你的基本描述是正确的。特朗普政府上台后,他的一些做法确实对美国的军事同盟关系产生了相当大的负面冲击。无论日韩还是欧洲盟国均表示对此不满;美国的各种退群行为,也引起其他非同盟国的不满。其实,美国国内建制派精英对特朗普的这种做法也很不满,这种不满在一定程度上导致美国对中国的强硬,这是因为一部分美国人担心如果特朗普对盟国这样施加压力的情况继续下去,将会给美国的同盟关系带来无法挽回的伤害,所以,所以他们刻意强调中美冲突以转移特朗普的视线,缓解对盟国的压力。我相信特朗普之后的新任美国总统,一定会设法努力修复同盟关系,因为这才是美国的根本利益所在。特朗普强调美国优先的做法确实降低了其在国际上的影响力。这几年,我参加过无数个国际会议,大多数外国学者对特朗普的做法十分不满,可以说,他们有些人对特朗普的不满甚至超过了我们对特朗普的不满。

如建制派执政,外交政策未必回到从前,美国迫切需要自我革命

特朗普之后如果是建制派的人当总统,他肯定会设法纠正特朗普的做法,但美国的对外政策是否会恢复到以前的状态?我认为很难。这是因为美国变了。应该说,美国之所以会产生特朗普这样的领导人,出现这样的政策,这不完全是偶然的。在很大程度上,还是因为美国自己没有把自己的事做好。在全球化的过程中,美国获得了比其他国家都要多的好处和利益,但这些好处和利益没有得到合理的分配。华尔街的一些人获得了巨大的利益,但中西部的普通老百姓却没有得到应有的好处。我认识一个美国家庭几十年了,这么多年他们家的经济状况始终没有明显改善,而且由于老两口年龄增长,生活甚至还不如从前。这种情况是美国这么多人支持特朗普当总统的重要原因。

美国最大的问题是解决不了自己的内部问题。从某种意义上讲,由于权利的制衡,即使找到一个解决问题的良方,也很难把它落实。此外,美国还有一个“坏习惯”,那就是,在解决不了自己内部问题的情况下,就跑到国外寻找解决问题的良方。例如,美国解决不了国内毒品交易的问题,就跑到墨西哥进行打击贩毒的战争。现在,美国解决不了自己国内的经济分配问题,就要求中国进口他的商品。总之,美国总是试图从外部解决它自己的内部问题,短期内,这也许是有效的,但我认为从长远的角度看这样做是不行的。

所以,即使未来上任的领导人想要把美国的政策恢复到过去也很困难。过去的一些做法已经过时,需要改变。美国将来改成什么样尚不清楚,他最大的挑战是自己,那就是怎么把自己的事情做好,美国与中国一样,需要改变自己,并通过改变自己来推动世界朝积极的方面发展。

为地区安全提供公共产品,如稳定中东局势,将是中国大国外交的新内容

中学教师沈世皓:中美俄这些大国与一些中等国家和组织,例如,东南亚联盟、中东的海合会(海湾阿拉伯国家合作委员会)、非洲、拉美地区的关系中,有些比较紧密,有些比较松散。在美国“退群”的背景下,中国如何在外交、人文、经济合作与交流方面为自己争取更多的利益?

黄仁伟:在美国全球霸主地位削弱的情况下,地区大国的作用肯定会加强,但是地区大国能否稳定该地区秩序,是非常不确定的因素。如果美国从中东撤出,中东谁说了算?是沙特、伊朗,还是土耳其?这三个国家互相争斗,可能会使中东更加混乱。中国是中东石油的最大购买国,每年从中东进口一亿几千万吨的石油,是美国购买量的十倍以上。我们难道不应该对中东的地区秩序提供一些公共品吗?即与三个国家都友好的中国帮助中东建立地区秩序,那么,通过公共品的提供,地区大国和中国的关系将有新的表现形式。我们与拉丁美洲,和巴西、阿根廷、智利、墨西哥都是好朋友,虽然这些国家之间存在竞争。印度尼西亚就是东南亚的地区大国,印度是南亚地区的地区大国。中国应与每个主要的地区大国都成为好朋友,例如,中国将一部分资源让渡给中亚的地区大国哈萨克斯坦,与他们合作。这可能是今后中国重要的大国外交的新内容。

(整编:李念、金梦、袁琭璐)

1 2 3 4 5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