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大学副校长陈志敏、复旦一带一路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黄仁伟应邀出席“建设南联”研讨会
2019年06月28日  |  来源:NZ China Council   |  阅读量:4096
关键词:

让新西兰成为中国和南美之间一个重要而自然的联接点,这个构想发展的时机已经到来。

6月25日,来自新西兰、中国、阿根廷和智利的商界人士、政府官员和学术界领袖约150人参加了“建设南联”大会。

会议由新西兰中国关系促进委员会、拉丁美洲新西兰商业委员会、阿根廷国际关系理事会、复旦大学和智利太平洋基金会共同主办。

“南联”将通过新西兰这个在中国和南美之间最短的航线,为乘客和多式联运货物提供比北半球的其他枢纽更方便无缝的货物和人员流动。

 

新西兰贸易部长David Parker在南联大会开幕发言中阐述,新西兰与南美的关系与新西兰与亚洲的关系息息相关。利用新西兰的地理位置,扩大亚洲和南美之间的合作“时机已到”。

 

前贸易部长Tim Groser呼吁与会者“加速推进”“南联”构想,并提醒与会者“在区域关系中,小国必须迅速行动,而且必须果断行动”。

 

来自中国和南美国家的发言者强调了这一机会的规模。复旦大学黄仁伟教授指出,中国目前是南美第二大贸易伙伴,新西兰是两大洲理想的航空枢纽和中途交汇点。以旅游业为例,任伟教授认为奥克兰机场“应该比现在大五倍”,并补充说,未来十年将有2亿中国人出国旅游。

复旦大学副校长陈志敏继续了这一主题,他指出南美国家正在成为全球化的重要引擎。智利大学的Carlos Portales大使详细介绍了南美国家的对外贸易和投资数据,显示了各方面的强劲增长。

智利太平洋基金会执行董事Loreto Layton以将连接亚洲和南美的高容量海底数据电缆为例子,阐述除了人员流动和实物商品流动,在数字空间建立互联互通将有利于“南通”沿线的电子商务、电信、数据传输和云服务。

 

新西兰中国关系促进委员会执行董事Stephen Jacobi指出,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为新西兰开启“南联”建设提供了动力、理由和框架。中国驻新西兰大使吴玺强调,该项目符合“一带一路”的多边主义、互联互通和开放包容的目标。

 

当天下午,普华永道(PwC)主持了两场同时举行的专题研讨会,探讨南联的价值主张。一场研讨会的重点是扩大人员流动,另一场研讨会的重点是商品流动,以及需要克服的障碍和为实现目标而需要建立的桥梁。

关于人员流动问题,大家一致认为,新西兰的位置长期以来被认为是一个不利因素,现在却成为一个有利因素。这与Parker部长的评论相呼应,Parker部长说:“在我们的近代史上,我们发现自己第一次接近了增长市场。”

与会者一致认可,通过在奥克兰或及基督城建立一个区域性枢纽,将增强航空公司网络航线的可行性,更大的客流量将有助于新西兰在地区和全球范围内发展航空联系。已确定的障碍包括语言差异、基础设施不足、过境签证和处理时间等监管设置以及可以精简的航空服务协议。

“南联”将使新西兰在创新、文化、创造力和人才方面受益,加强面对面接触和知识共享的价值,加强教育联系和培养外语技能,打破仇外心理和文化距离。

在商品运输方面,与会者认为,“南联”的一个关键好处是为出口商提供了更多的贸易路线选择,更好的可追溯性和企业对企业的连接,以及对出口商来说更低的成本。更短的交通线路可能会减少碳排放和增加可持续发展。

与会者指出,需要做一个试点计划来证明,经由新西兰将货物在中国和南美之间运送的价值。进一步的专门研究将加强向出口商阐明南联价值主张的必要性。

在人员和货物的流动方面,与会者一致认为,要使新西兰成为中国和南美的枢纽之一,与世界各地已众所周知的枢纽竞争,需要一个令人信服的说明,必须将“南联”带来的机会很好地传达给相关受众。

会议结束时,奥克兰市市长Phil Goff发表了最后的想法,Tim Groser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Groser要求与会者在建设南联的过程中要大胆主动。他指出,在更广泛的地缘政治环境中,政治敏感性和挑战,以及商业营销方面的工作,都是推动这一想法向前发展必须解决的问题,但他辩称,前面的道路是很明确的。

Stephen Jacobi向与会代表表示感谢,敦促组成一个新的跨部门和国家的“共同意愿联盟”,开展与“南联”相关的积极的工作计划。会议结束前,他正式宣布南联今天正式诞生。

推进南联工作组已经成立,并将提出一份报告,列出如何为“南联”从概念变为现实制定具体行动计划。

(原标题:推进“南联”构想)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