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岩:三重视角下的全人类共同价值
2022年09月08日  |  来源:现代国际关系  |  阅读量:2663

弘扬全人类共同价值,是习近平总书记对新时代我国对外工作提出的重大战略思想,反映了中国共产党推动全人类进步的最新探索,是在百年变局背景之下就文明文化差异、国际思潮发展、国际格局走向等重大问题提出的中国方案。如何看待全人类共同价值的时代意义和进步特征,可以围绕中国外交理念、国际思潮、国际传播三个维度进行阐释。

首先,全人类共同价值反映了中国外交理念的底层逻辑,是在新时代认识并践行中国外交理念的思想基础和理论基石。底层逻辑,指的是从事物的底层、本质出发,寻找解决问题路径的思维方法。纵观中国外交理念数十年的发展历程,和平、发展、公平、正义、民主、自由的全人类共同价值,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外交理念的精神内核,是在过去几十年塑造中国外交理念的底层逻辑。建国初期,周恩来总理提出“和平共处五项原则”,指出要超越社会制度和意识形态的差异来发展国家间关系。“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包含了尊重主权、呼唤正义、保护民主的价值理念,成为中国处理对外事务的基本准则。20世纪80年代,世界形势发生重大变化,邓小平同志提出“和平与发展是当代世界的两大主题”重要论断,并在此基础上逐步形成了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和平与发展的理念,呼应各国人民面对长期的冷战威胁而渴望安居乐业、希望和平发展的根本诉求,在随后几十年不断深入人心。进入21世纪,中国提出并实践“和平发展”的外交理念,对内求发展、促和谐,对外求合作、促和平,主张尊重各国各群体的多样性,大力倡导国际关系民主化,这其中也充分体现了全人类共同价值的诸多内涵。

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面对国际形势的深刻变化,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了一系列具有开创性、引领性意义的外交新理念、新主张、新倡议。从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到相互尊重、公平正义、合作共赢的新型国际关系主张,从正确义利观到亲诚惠容的周边外交理念,这些重要外交思想,均蕴含着全人类共同价值的思想内核。在新时代中国外交的战略布局中,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重大倡议是新时代中国外交思想的核心旗帜;建设持久和平、普遍安全、共同繁荣、开放包容、清洁美丽的世界是行动方向;构建新型国际关系是实现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必由之路;弘扬和平、发展、公平、正义、民主、自由的全人类共同价值,则是阐明了中国外交的价值追求。就此而言,全人类共同价值本质上是塑造新时代外交理念和国际战略的思想内核,充当了中国对外工作领域治国理政思想的底层逻辑。习近平总书记明确指出:“我们应该大力弘扬和平、发展、公平、正义、民主、自由的全人类共同价值,共同为建设一个更加美好的世界提供正确理念指引。”党的十九届六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第一次将“全人类共同价值”写入党的全会文件,指出:“面对复杂严峻的国际形势和前所未有的外部风险挑战,必须统筹国内国际两个大局,健全党对外事工作领导体制机制,加强对外工作顶层设计,对中国特色大国外交作出战略谋划,推动建设新型国际关系,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弘扬和平、发展、公平、正义、民主、自由的全人类共同价值,引领人类进步潮流。”

其次,全人类共同价值阐释了国际思潮激荡中的“中国方案”,是在国际格局变动期引领国际思潮向善的划时代思想。思潮问题隐于历史发展、时代变迁之后,虽然肉眼难辨,却是影响国际形势的底色和暗流。当前在百年变局背景之下,国际社会思潮多元化、文化多样化的基本特征日趋明显,全球意识形态领域呈现愈发异彩纷呈而又日趋复杂的发展态势。反全球化、民粹主义、国家主义及资源民族主义、粮食保护主义等重大社会思潮交织激荡,共同潜移默化地塑造百年变局的走向。面对各类思潮思想激荡共振,中国近年来强调弘扬和平、发展、公平、正义、民主、自由的全人类共同价值,实为正本清源,就如何看待文明差异、如何看待价值观分歧、如何审视不同发展道路的合理性、如何应对人类共同面临的各种危机等重大问题,发出中国声音、提出中国方案。

从整体看,全人类共同价值反对价值观的优劣论,尊重各种思潮存在的必然性。全人类共同价值建立在承认文化多样性、思潮多元化的基础之上,认为不同国家、种族、宗教群体存在不同价值观具有必然性或合理性。“各种人类文明在价值观上是平等的,都各有千秋,也各有不足。”“各国历史、文化、制度、发展水平不尽相同,但各国人民都追求和平、发展、公平、正义、民主、自由的全人类共同价值。”因此,全人类共同价值主张把共同价值的思想内核与本国具体实践相结合,尊重不同群体对价值取向和实现路径的探索,在追求和实现本国人民利益的实践中贯彻共同价值。就此而言,全人类共同价值追求的是文化和思潮多元性中的共通性,这与西方推广排他性的“普世价值”、将“普世价值”用于对外干预以谋取私利,存在着本质区别。

从具体内容看,全人类共同价值直面当今世界面临的突出问题,以进步性来引领国际思潮向善、向积极方向发展。和平与发展,直接针对当今世界仍然存在的冲突、战争、贫富差距等各种挑战,是对当前国际形势动荡变革的直接回应,反映的是中国对当今时代主题的认知。和平与发展的时代主题当前虽然遭遇严峻挑战,但求和平、求发展仍然应成为各国和全人类追寻的价值理念。公平与正义,直接针对国际政治经济领域长期存在的不公正不合理现象,反映的是广大发展中国家反对西方国家利用主导地位搞强权政治、谋取私利的诉求。面对极端思潮的影响,以及个别国家频频恃强凌弱、采取双重标准的表现,公平与正义更应成为促进国际思潮向善的应有之义。民主和自由,打破了长期以来西方“普世价值”的话语傲慢,是对西方泛民主化、绝对自由主义的批判。民主作为全人类的共同价值,由于经济、历史、文化和社会等条件不同,在不同国家必然会呈现不同的构建方式和发展路径。中国近年来提出全过程人民民主的重大理念并积极推进,把民主的价值和理念进一步转化为科学有效的制度安排和具体现实的民主实践。

再次,宣介全人类共同价值,需要创新话语体系,通过更加精准有效的国际传播方式加以宣传。长期以来,我们党带领人民不断解决“挨打”“挨饿”“挨骂”三大问题。经过几代人不懈奋斗,前两个问题基本得到解决,但“挨骂”问题还没有得到根本解决。全人类共同价值的提出是对西方“普世价值”强有力的批判,是对西方话语霸权的重大突破,纠正了西方舆论界在价值观上对中国的抹黑和贬损,在国际政治理论和国际关系实践中占领了道义制高点。但也正是因为上述重大意义,全人类共同价值自然受到西方国家的关注,成为西方对中国实施意识形态攻势、炒作所谓“中国谋求改变国际秩序”的重要针对目标。

面对上述形势,中国宣介全人类共同价值、使之真正带动世界发展和人类进步,需要通盘谋划,以系统思维创新话语体系,做好与之相关的国际传播工作。其一,在全人类共同价值的宣介过程中,应该注重阐释其“全球性”,不宜过多强调其作为中国理念的“特色性”,以求淡化意识形态争锋的色彩。其二,要将全人类共同价值的宣介落实于践行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的具体过程之中,落实于践行中国外交布局的全过程和各领域,使其真正具有认同感、向心力和引导力,彰显进步性。中国近年来先后提出全球发展倡议、全球安全倡议,全人类共同价值的宣介可以充分体现在上述两大倡议的落地实施过程之中。其三,要从重构国际价值秩序、提升中国话语权的战略高度,重视宣介过程中的话语体系创新、国际传播思路创新。宣介全人类共同价值,要找准“解构”与“重构”的平衡点。所谓“解构”,就是要通过全人类共同价值的宣介,揭露西方所谓“普世价值”的排他性和虚伪性,打破“西方中心论”和“西方文明优越论”。所谓“重构”,就是要通过全人类共同价值的宣介,系统性阐释中国对于价值观问题、对于文明差异问题、对于事关全人类的危机等的观点主张。此外,宣介全人类共同价值,要把握好观念输出与语言转换的传播有效性精准性。国际传播是一个涵盖诸多环节的复杂过程。如何准确翻译全人类共同价值,如何用适合对外传播的“中国故事”阐释全人类共同价值,这些细节问题都至关重要。

(作者为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政治研究所所长。文章原载于《现代国际关系》2022年第7期的“全人类共同价值”专题研讨栏目)


分类: 全球治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