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洪君:乌克兰独立以来的内政外交与东乌克兰问题的由来
2022年03月02日  |  来源:环地中海研究  |  阅读量:3005

(22日环地有关乌东局势在线研讨会发言)大家知道,苏联解体,乌克兰独立30年,政局动荡、社会失序、经济凋敝,国土分裂,对外关系日趋复杂,根源就在于极端民族主义和激进民主思潮的相互作用。独立之初,被极端民族主义和激进民主主义所裹挟的执政当局,缺乏构建新国家政权、组织新经济建设、协调新民族关系、建立新生活秩序,稳妥处理对外关系的能力。国家治理与发展混乱无序,社会撕裂催生的各种矛盾与俄乌之间的冲突彼此牵动,导致乌克兰的政治危机与社会对抗长期得不到缓解。

进入21世纪之后,乌克兰两次发生颜色革命,俄乌关系进一步激化,乌克兰不但进入了经济低速增长的轨道,同时陷入了政治动荡与民族冲突的深渊。美国、欧盟出于地缘战略考虑,刻意地加剧乌俄之间矛盾和对立,致使乌克兰国内反俄仇俄的民族主义情绪和极度亲西方的激进民主思潮相互推动、彼此拉动,最终导致了俄罗斯人占绝大多数的东部地区,走上了分离主义道路,东乌克兰问题应运而生。

第一,乌克兰民族主义是推动苏联解体,并与俄罗斯分道扬镳的重要动力之一。苏联解体的原因很多,民族主义是其中一个重要因素,而乌克兰的民族主义在推动苏联瓦解方面起到了重要作用。

从民族学上说,乌克兰人、俄罗斯人、白俄罗斯人,都属于斯拉夫人,这三大民族之间的联系盘根错节、源远流长。过去我们都不大注意它们之间有什么差别,但现在从历史上看到乌克兰人居住的地区屡屡发生反俄运动,历史上具有积怨,应该说是从19世纪后期,乌克兰人的民族意识就开始形成了,1890年时,西乌克兰就已出现独立政党 “激进党”,开始闹独立。20世纪以来,乌克兰人的民族觉醒进程大大加快。1900年的时候,沙皇俄国境内就出现了第一个由乌克兰人建立和参与的政党。在苏联解体之前,乌克兰人闹得很厉害。乌克兰共产党的第一书记高举乌克兰民族主义大旗,在推动瓦解苏联中央政权方面起到很大的作用,所以当时戈尔巴乔夫说没有乌克兰的苏联是不可想象的。后来乌克兰在1991年12月搞独立公决,同时选举自己的总统,退出苏联,而后苏联解体。

所以乌克兰人同俄罗斯人的矛盾,或者说俄乌关系的紧张,由来已久、积怨甚深,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所以,我们不可忽视乌克兰民族主义。这个民族主义是根深蒂固、盘根错节,影响着乌克兰几代人的思想、生活和行为方式。

第二,苏联解体之后,乌克兰民族主义不断升温,导致俄乌关系持续紧张和激化。乌克兰、俄罗斯、白俄罗斯共同发起成立独联体,但是,极端反俄的乌克兰民族主义势力并没有因为摧毁了联盟、建立了新的独联体就偃旗息鼓,他们继续推动乌克兰向西而行,离俄远去、走进欧洲。

由于乌克兰地处俄罗斯同欧盟进行地缘政治博弈、与北约进行战略安全对垒的结合部,它的战略地位非常敏感、非常特殊,俄罗斯是坚决反对乌克兰加入欧盟、加入北约,这就是矛盾的焦点、突出点。所以乌克兰跟俄罗斯关系始终处于非常复杂和紧张的状态。2018年乌克兰与俄罗斯关系严重恶化,乌克兰正式退出独联体,而这个独联体本身也松散无力、似有似无,乌克兰离心倾向也是相当明显。独立之初,它就曾经宣布要搞多项平衡外交,但是历史和现实决定了乌克兰与俄罗斯的矛盾没法调和,所以库奇马执政的时候,乌克兰就组建了一个对抗俄罗斯的小圈子,就是格鲁吉亚、阿塞拜疆、乌兹别克、乌克兰、摩尔多瓦。

1994年乌克兰加入北约和平伙伴关系计划,俄罗斯坚决反对,欧盟、北约没敢贸然行事,乌克兰加盟入约没能最终成功,但是它一步步地朝这个方向努力,而俄罗斯也在一步步阻挡,所以双方关系就越来越紧张,越来越复杂,出现对立,俄罗斯人对乌克兰十分反感,而乌克兰的厌俄情绪也不断升温。后来乌克兰在库奇马时期确实也提出过“更少的壁垒、更多的桥梁”这样一个对俄政策构想,俄乌关系一度由于经济利益问题、现实需要有所改善,俄罗斯也不想把乌克兰彻底变成自己的敌人,但是后来还是不行。

21世纪到来之前,乌克兰最终放弃核武器,不再要求分割苏联留下的黑海舰队,俄罗斯长期租用军港的问题也得到初步解决,双方甚至缔结了友好合作条约,但是好景不常,尤先科执政时期,乌克兰对外政策加速西斜,谋求加入北约、欧盟,步伐进一步加快,俄乌关系又开始紧张,就这样起起伏伏。2003年,双方围绕刻赤海峡的领土争端,关系激化,双方的经贸纠纷也不断升级,物质合作项目很多都陷入瘫痪,但是俄罗斯还是乌克兰的第三大贸易伙伴,这在一段时间内或者短期内也没法改变。

第三,乌克兰的激进民主化之路越走越远,加剧了乌克兰的社会分裂与政治危机。独立之初,原共产党领导人克拉夫丘克摇身一变,成为强烈的、极端的反共人士,民族主义精神领袖、政治旗手。他其实缺乏建立新兴国家政权、组织新的建设、协调新的民族关系、建立新的社会秩序的能力,在处理对外事务处上面的经验更是不足。国家治理、经济发展长期混乱失序,党派斗争十分激烈。到1996年,也就是第二任总统库奇马执政时,乌克兰才通过新宪法。

尽管乌克兰是独联体地区最后完成制宪的国家,但是在库奇马的领导下,毕竟乌克兰有了宪法,成为总统议会制共和国。宪法赋予总统很大权力,而且总统集权的倾向不断加剧。这个社会本来就高度撕裂,各种矛盾不断使乌克兰同外部的关系日益紧张,所以乌克兰国内政治危机也得不到缓解。那时候库奇马作为刚刚出道的政治家,执政后,他也注意调整乌克兰内外政策,但是现实决定了它没有太大作用,所以他虽执政10年,但是乌克兰国内矛盾没缓解,各派势力的斗争形势反倒越来越浮躁,特别是基辅的中央政权同东部俄罗斯人为主的各个州之间的关系、西部乌克兰人同东部俄罗斯人之间的关系,也就是中央政权和地方政权的矛盾越来越尖锐化、表面化。但也正在这个情况下,2004年乌克兰总统选举,来自乌克兰东部地区的领导人亚努科维奇几乎胜券在握,却在极端亲西方的民主派人士——尤先科领导的反对党的操纵下使得选情大变,通过颜色革命、街头抗议,亚努科维奇丧失政治优势,总统就落到尤先科手里,成为乌克兰第三任总统,把乌克兰同俄罗斯关系带进了死胡同。尤先科上台后,各个党派同舟共济联合行动,共同对付尤先科这个民主派总统,乌克兰的又回到了议会总统制轨道,总统权力开始受到限制。这本来是一个好事情,是对这个极端民主派是个制约,所以2006年的时候,亚努科维奇就被推为总理了,总理和总统就成了两个死对头使得乌克兰的政治危机雪上加霜,政党多如牛毛,互相争夺,相互角逐。2010年,亚努科维奇在大选中得到了东部地区的广泛支持,成了第四任总统,结果他没当几年,2014年基辅内层大动乱,他亡命他乡成了悲剧人物。

第四,极端民族主义和激进民族情绪阻断了乌对外合作也引发了战乱分裂。乌克兰的自然禀赋本来是不错的。但是,1993年最困难的时候,它的通货膨胀率曾高达4735%。进入21世纪,就这20多年,乌克兰经济改革力度加大,外资引入速度加快,经济也确实有所改善。有一段时间,01年到06年,乌克兰的平均增速到了8%,通胀率下降到同等水平,失业率为7%,但与俄罗斯的发展差距还是在不断拉大,因为俄罗斯进入普京时代后,俄罗斯的经济也度过了最艰难的岁月,开始实现较快增长,所以双方差距还是有的。08年,欧洲经济危机爆发,乌克兰受到很大冲击,再加上尤先科不断激化乌俄关系,俄罗斯在经济上对乌克兰也施加了很多压力,乌克兰经济跌入低速增长轨道。到2013年,乌克兰的经济形势就非常严峻了,亚努科维奇指望着俄罗斯援助,希望通过俄罗斯的援助来度过危机,他决定推迟签署乌克兰对欧盟达成的协议,结果这个举动,引发乌克兰大乱,基辅大闹了一场,反对派联合起来逼迫亚努科维奇,西方国家也公开干涉,要求亚努科维奇释放前总理、反对派领导人,还有要求按照欧盟的意图来解决乌克兰的危机,最后基辅暴乱。激进的反俄情绪不断膨胀,图尔奇诺夫成了代总统,推动议会进一步通过一系列反俄法案,西欧开始全面主导乌克兰发展进程。在这种情况下,俄居民占多数的克里米亚半岛和整个东部地区都出现了有组织的分离运动。那么,俄罗斯这个时候就不顾乌克兰和西方国家的反对,坚持为上述地区提供各种各样的援助和支持,在此背景下,俄罗斯兵不血刃就和平地拿回了克里米亚半岛,把克里米亚半岛变成俄罗斯的一个新的联邦主体。在此背景下,卢甘斯克、顿涅茨克宣布独立,成立了两个人民共和国,对乌克兰来说,领土分裂了,国就不国了,所以就坚决要遏制这个势头。但对俄罗斯来说,那个地区事关俄罗斯安全篱、国家形象、几百万讲俄罗斯语的俄罗斯居民的前途命运,俄罗斯就果断地以提供人道主义援助的方式介入了东部地区独立,可以说乌克兰的政治危机、经济危机、民族关系危机、对外关系失策,导致了东部乌克兰问题的发生和发展,导致了顿巴斯地区的分离运动,乌克兰的从某种意义上说,也是自己酿下了苦果,当然,俄罗斯作用、西方的作用不可小觑,导致乌克兰就陷入了今天这样一个这个国破山河岁月的灾难的境地,后来的总统泽连斯基其实做了很多努力,也没有从办法缓解东部局势。从14年到现在,8年过去了,最近形势就复杂了。最近大家知道有过明斯克协议,但是8年了,明斯克协议没有得到很好的执行。最近一段时间,美国、欧盟一再用乌克兰对俄罗斯进行威胁,乌克兰也摆出急于加入这个北约的架势,俄罗斯已经到了一个抉择关头,所以普京总统才这样做。其实去年7月12日,普京总统就发表一篇长文,阐述他对乌克兰问题的看法。为什么普京有今天这样一个举动,绝非偶然,这不是一时冲动,不是权宜之计,不是为了对付美国和欧盟的一张新牌,而是普京一个深思远虑的一个战略性的部分。从长久讲,俄罗斯人和乌克兰人是一个民族、一个整体,都是古俄罗斯的后裔,最重要的是俄罗斯西部和东部地区的人们都说同一种语言,他们信仰的都是东正教,直到15世纪中叶,统一了教会,政府仍然存在。而在12世纪的书面文件中的出现了“乌克兰人”这个词,是一个保护外部边界的边防部队的称谓,普京否定一个民族概念,也讲乌克兰人过去在整个苏联时期,还担任过重要职务,比如说赫鲁晓夫、勃列日涅夫,他们都与乌克兰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他讲了很多例子,看得出来,普京并不认为乌克兰人是一个独立的民族,特别是东部地区的俄罗斯人,是人为地被割裂出来的,普京对于1917年二月革命发生的一系列事件,包括十月革命深恶痛绝,他认为是二月革命、十月革命乃至苏联的成立,导致乌克兰同俄罗斯就越走越远了,他使用了很多很情绪化的语言,甚至指名道姓地批评了列宁、斯大林这些人。另外,他特别讲乌克兰当时以一个实体的身份加入苏联,并且后来把“可以自由退出联邦”写入宪法,埋下了一颗定时炸弹。

(作者为浙江外国语学院环地中海研究院学术委员会特邀专家、中国前驻乌兹别克斯坦共和国大使、中国论坛特约专家。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本平台观点。)

分类: 全球治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