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战:俄乌冲突对全球政治经济变局的影响及中国应对
2022年07月20日  |  来源:SCIEE  |  阅读量:702

2022年2月爆发的俄乌冲突及其进展,正日益成为左右全球政治经济格局走向的重大事件。从经济角度看,俄乌冲突的爆发是世界经济长周期危机激化的结果;从地缘角度看,俄乌冲突发生在欧亚大陆心脏地带,牵一发而动全身。对此我从五个方面谈谈个人看法。

(一)俄乌冲突将是百年变局的重大历史事件

俄乌冲突爆发在“两个百年”的百年变局之际,怎么从“两个百年”看俄乌冲突?首先是从世界经济长周期看百年未遇大变局中的俄乌冲突。当前我们仍然处于一个世界经济的相对衰退期。在相对衰退期间,各个国家,特别是一些主要国家,增长率比较低迷。而增长率比较低迷在民主国家选举时往往会促使矛盾外化,转化为地缘政治冲突的激化,同时国际社会还遭遇着当前的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因此我认为,当前是经济危机、地缘危机、社会危机三个危机的叠加期。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至今都未完全结束,因为美国采取印钞的量化宽松办法,在疫情流行后,仍继续在全世界超发货币。2016年特朗普上台以后,更加剧了地缘矛盾与冲突。与此同时,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比预期更严重,本以为会在2020年年内结束,却持续了两年半,直到现在仍在继续。所有这些事情都会反映在地缘政治矛盾的激化上,这个激化在当前的表现就是俄乌冲突。所以我们认为俄乌冲突不是孤立的事件,要从百年大格局来看。

俄乌冲突也间接关系到我国如何在世界经济长周期的衰退期实现“百年振兴”。首先要判断当前我们是不是仍然处于一个战略机遇期?关于这一问题实际上有过两次讨论。一次是在跨世纪加入WTO的时候,我们处于战略机遇期,目前来看的确是这样的。但是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后,我们仍然处于战略机遇期吗?在2014、2016年两次中央有关部门召开的座谈会上,我认为还是处于战略机遇期,只是它的内涵发生了变化,已经不是大规模利用外资的战略机遇期,而是一个与危机联系在一起的战略机遇期。每次世界经济相对衰退期里有两个现象特别突出:一是危机,二是创新。所以,要抓住这个战略机遇期,就看是否能够在危机当中寻找到创新的机遇,这个阶段已经不能再依靠仿制和“消化吸收”,必须要靠自主创新。

(二)俄乌冲突要透过现象看本质

俄乌冲突关键要看清楚背后的美国因素。其中有一点我们比较容易看清楚,就是美国要维持世界霸权。居间平衡是美国惯用的战略。拜登上台后,美国在欧亚大陆调整战略,乌克兰成为美国、欧洲、俄罗斯三者的居间平衡新热点。在这个调整中,欧亚大陆被分为“东南西北”四大块。在北面,通过北约控制欧盟和俄罗斯之间的居间平衡。在西南面,从阿富汗撤出以后,主要通过印度形成某种战略合作,可惜阿富汗问题没控制好,所以现在紧紧抓住叙利亚来保持居间平衡。在南面,美国通过“印太四国”控制欧亚大陆最重要的点,这也是印度洋、亚太、太平洋之间的一个最重要的通道。在东面,通过“四海”问题制衡中国,除台海之外,还涉及南海、东海,事实上,在美国的打算中还包括黄海。这就是美国的全球战略布局,我们需要从这样的角度去看待当前美国为什么挑起乌克兰冲突,并不遗余力地从中挑唆。

美国为什么要挑唆?美国挑唆的目的不仅仅是在帮欧盟或使北约合法性加强,美国国内因素也是重要的原因。现在,从表面上看,美国联合了很多国家,貌似很强大。但是毛主席也曾讲过,“一切帝国主义都是纸老虎”。如果现在仔细观察美国国内的情况,美国已经表现出有些外强中干的样子。我们在研究美国问题时分析过美国目前的十大矛盾,经济方面包括通货膨胀、制造业回归不成功、贸易逆差、收入分配分化、增长速度下降五个矛盾,因此通胀很有可能变成滞胀。同时,疫情等问题使美国在国内政治方面面临另外五大问题:民族矛盾激化、宗教矛盾激化、阶级矛盾激化、政治极化、枪支泛滥。因此,美国领导人在国外做的一系列动作都是为了在国内拉选票。虽然拜登支持率没有上去,但预计在2022年11月中期选举时,民主党的选票会有所增加,不排除2024年奥巴马可能重新上台。所以,分析俄乌冲突的美国因素,既要研究长期适用、服务于美国的海权理论和居间平衡战略,也要观察美国国内选民的诉求。

(三)俄乌冲突结局直接影响国际政治秩序格局

2022年5月9日俄罗斯纪念卫国战争胜利日之后,俄乌冲突的两种不同结局对国际政治格局的影响也不同。第一种情况,俄罗斯在战争中占据有利局面,同时能够取得乌克兰去军事化、中立的结果。乌克兰是欧亚大陆的一个交通枢纽,对于俄罗斯向欧洲的能源输出和中国的中欧班列来说,都是很主要的通道。并且乌克兰还可能继续成为欧亚大陆的一个投资、贸易、经济交往的桥头堡。第二种情况,乌克兰在美国的支持下,取得比较有利局面。这个局面对美国是最有利的。一是美国对国内选民有交代,有利于民主党的选举。二是北约地位会得到进一步巩固。实际上,北约合法性的探讨已经出现分歧,但俄乌冲突使得北约找到了存续的理由。三是美国获得巨额石油收益。四是带动美国军工产品的出口。美国至少在这四方面都可能得到好处,在这种情况下,会是最大的赢家。这种结局还会持续影响到国际秩序与国际组织构架的调整,美国将促动包括WTO、WHO、IMF、世界银行、联合国等一系列国际组织构架调整,改变二战以来的国际秩序格局。

(四)俄乌冲突拖累国际经济

俄乌冲突对国际经济的影响主要表现在四个方面:

一是影响经济增长率。按照此前观点,如果抗疫取得成功,世界经济会有一次重启甚至比较大的反弹。但至目前,世界银行、IMF等权威金融机构已将增长率调低至2%左右。所以,世界经济今后将呈现K字形增长,少数国家可能发展比较好,但是对全世界大多数国家、大多数人民而言,这是一个灾难。所以,经济增长率的前景并不乐观,甚至有出现大问题的可能。

二是导致全球通胀。自2008年起,美国先后实行了三次量化宽松政策。为应对新冠大流行对经济产生的影响,欧盟、日本等都在印钞。此次俄乌冲突发生以后,各方面问题集中爆发,尤其反映在能源领域,粮食等大宗商品价格上涨。这些问题既是结构性的,也是货币超发推动的结果。当通胀遇到经济增长停滞,就有可能变成滞胀,一边经济发展速度降低,一边通胀进一步加剧。英国最近的数据显示,其通胀率已经达到10%。

三是关注此轮长周期的危机和创新。在危机方面,首要关注三种危机:金融危机、能源危机与粮食危机。其中,粮食危机今后对我国有较大的影响。危机的另一面是对国家创新的倒逼。谁能够在创新方面领先,谁就有机会摆脱滞胀。我们应抓住机会,推动创新。此轮创新的兴起有可能推动世界经济进入下一个相对繁荣的长周期。这也是我们需要进一步去研究的问题。

四是战后重建问题。据《经济学人》的报道,乌克兰的战后重建可能需要6000亿美元。目前战争仍在持续,整个经济损失可能达到5000亿美元。美国支持战争,目的是不遗余力地帮助自身消耗军火库存。然而,人们不禁要问,几千亿美元的战后重建资金将由谁来出?美国B3W计划需要的几万亿美元投入从何来?如何建设?对于我们而言,乌克兰也是中国“一带一路”的交通枢纽,我们该怎么办?

(五)俄乌冲突与中国应对

中国目前处理俄乌冲突的立场、措施是正确的。未来我们应该始终坚持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这是一项长期工程,当前要重点考虑推进“一带一路”2.0版。“一带一路”2.0版不应该把战线拉得太长,应更多着眼“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特别在周边国家、沿线65个国家当中以健康“一带一路”、绿色“一带一路”、数字“一带一路”等新理念来推进发展,例如推动建成几个“四小龙”。如果我们能够借助“一带一路”促进部分国家“起飞”,将进一步凝聚更多国家共同发展的信心。同时,要坚持多边合作,这是欧盟、中国等绝大部分国际组织和国家一直强调的。在坚持多边合作的同时,我们也特别要处理好中美、中俄、中欧的关系。

最重要的是做强我们自己。新时代是强起来的时代,强起来主要反映在两个方面的创新。一是自主创新。从鸦片战争到现在,我们第一次站在第一梯队,尤其是在数字经济领域,这是自主创新的突破。无论美国怎么打压,我们都不能放弃5G技术、区块链、量子通信等方面的发展。二是制度创新。到目前为止,我们的市场经济仍有很大的发展空间,例如农村土地到现在都没有流转。如果通过生产要素市场化使中国农村土地(特别是宅基地)流转起来,那么对中国的新一轮制度创新将会发挥重大的推动作用。

最后,俄乌冲突也使我们看到国际舆论阵地的重要。中文还不是世界上普遍使用的传媒文字,国际上每天80%的传播量都产生于主要的英文报刊。中国如何争取国际舆论阵地,值得我们去深入思考和研究。

(作者为上海市社联主席、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上海分中心理事长。本文转载自《俄罗斯研究》2022年第3期)

分类: 全球治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