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春豪:印度“改革的多边主义”别念错经
2020年11月10日  |  来源:环球时报  |  阅读量:2090

“改革的多边主义”是2020年印度外交的多频词。虽然早在2018年7月,印度总理莫迪在参加第十届金砖国家峰会时即已提出此概念,但真正被印度政府高官频繁使用、被国际舆论更多关注,却是在新冠疫情暴发之后。无论在联合国、二十国集团、不结盟运动等多边场合,还是双边层面的电话外交、视频峰会,印度政府都在越来越多地推介其“改革的多边主义”理念。

那么,印度所谓“改革的多边主义”到底有何内涵?在新冠疫情并未得到有效控制、对经济社会负面影响持续蔓延的情况下,印度在外交上如此活跃的目的和资本是什么?换个角度看,如果印度的战略意图出现偏差或者对本国实力做出误判,其“改革的多边主义”是否会“念错经”?

从印度官方表述看,其“改革的多边主义”有三层内涵:印度支持多边主义;现在的多边机制已经过时,迫切需要改革;印度可以而且应该引领多边主义。在印度看来,任何国家都难以在全球性议题面前独善其身,任何国家也无法凭一己之力应对全球性议题。因此,与单边主义相比,多边主义更是应对当前全球治理困境的合理路径。在这方面,印度与中国、德国、法国、俄罗斯等世界绝大多数国家持相同立场。

但印度更看重的,或许是后面两条,即:推动现有多边机制改革,甚至在此过程中扮演领导角色。在印度看来,当前的国际多边机制中,印度的话语权和影响力仍较低,并未反映“印度崛起”的现实,也难以满足其“世界领导性力量”的诉求。为此,印度积极推动现有国际机制改革,并寻求在改革后国际机制中的领导地位,将之作为“大国标配”,最典型的就是争取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

近年来美国对华战略打压的升级以及2020年新冠疫情的全球蔓延,被印度认为是推进其“改革的多边主义”的重大机遇。

一来,中美战略竞争的加剧使全球治理“领导权缺失”的问题更加凸显,为印度提供了“运筹”中美关系、填补治理真空的机会。在印度看来,片面追求“美国优先”弱化了美国对全球治理的领导权;而美国对中国推进多边主义的议程保持高度警惕,势必动用各种资源对中国予以打压,这将迟滞中国在全球治理中发挥更重要作用。此次新冠疫情非但没有成为中美公共卫生合作的契机,反而加剧了中美战略竞争和政治制度碰撞,这让印度从中看到了引领全球治理的机会。

二来,新冠疫情暴露了全球公共卫生治理的不足,印度有意愿且自认为有能力发挥积极作用。从数据上看,印度国内新冠疫情防控效果不尽人意,特别是6月“解封”以来确诊病例增长迅猛,严重冲击国内经济、社会发展。但这并没影响印度推进对外战略的意愿和动力。相反,印度认为其作为全球最大的低价仿制药和疫苗供应国,作为南亚地区主导国和不结盟运动重要领导力量,可以顺势打造“世界药店”“卫生安全净提供者”等角色。为此,印度采取了南亚国家疫情联防联控、向马尔代夫等印度洋岛国提供抗疫援助等举措,来提高自身在全球和地区治理中的领导力。

不过,要切实推进“改革的多边主义”议程,防止其跑偏走调,印度仍面临诸多挑战,至少要做到三防。

一是防止背弃战略自主,导致外交议程被绑架。近年印度外交的一大明显变化,就是越来越偏离战略自主传统。特别是在处理中美关系时,印度的基本判断是考虑到中美秩序博弈的长期性以及中印战略互信的缺失,美国主导的秩序比中国引领的秩序对印度更有利。故而在政策选择上,印度更倾向于“亲美疏华”或“借美制华”。

刚刚结束的第三届美印外长、防长“2+2”对话中,美印签署共享地理空间情报的《基本交流与合作协议》,进一步强化两国防务安全合作。这就导致政策悖论,即如何协调“印度优先”与“美国优先”的关系?如何平衡印度的多边主义与美国的单边主义的矛盾?如何去代表和维护广大发展中国家的权益?虽然印度不会公开放弃战略自主,不会正式与美国结盟,但其政策实践已经越走越远,与美国具备了“准同盟”关系内涵,这必然也会推高印度外交政策受美国影响、被美国“裹挟”的风险。

二是防止过度强调对华竞争,弱化中印合作基础。中印作为两个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和新兴经济体代表,在多边主义、全球治理以及维护广大发展中国家权益方面拥有诸多共识。曾几何时,中印在气候变化、国际金融体制改革等议题上的立场如此相近,以至于不少人半开玩笑地说两国谈判文件“只需更换国名、无需变更内容”即可交换使用。

但近年来由于担心与中国共推全球治理合作会导致自己“被矮化”,印度日益倾向于在全球治理中推出“印度方案”“印度倡议”。作为大国的印度强调这些本无可厚非,但倘若过度夸大对华竞争,则会导致两国在全球治理议题上关注重点、路径、节奏等方面的分歧扩大,最终弱化两国在全球治理层面的合作。因此,印度需要从合作而非竞争的角度来看待中印全球治理合作。

三是防止舍本逐末,导致力量透支。印度自独立以来就有强烈的大国抱负,从尼赫鲁的“有声有色的大国”到莫迪的“领导性力量”,概莫能外。即使综合国力不济的情况下,印度也希望能扮演“世界导师”(这是一个被印度教民族主义者热衷宣扬的身份)的角色。不过,包括印度自身以及其他大国的历史经验表明,如果不搞好国内发展、片面追求所谓国际影响力,最终会导致力量透支、半途而废。诚如印度前国家安全顾问梅农所言,“只有成为强大、繁荣、现代的印度,印度才可能成为世界强国,否则就是本末倒置。国内民众生活困苦的情况下,所谓的世界强国没有任何意义”。

(楼春豪,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南亚研究所副所长。)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