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春豪:“疫情风暴”暴露美印合作成色不足
2021年05月14日  |  来源:环球网  |  阅读量:1741

      最近,“美国不配全球领导”“疫苗黑手党”“美国虚伪自私”等言论频繁出现在印度舆论场。对于过去几年积极鼓吹美印“民主同盟”的印度舆论来说,当前这种“反美”论调实属罕见。引发这场舆论风波的,是前不久印度在面临严重疫情冲击之下吁请美国解除疫苗原材料出口管制,但美方先是拒绝,后来才勉勉强强同意向印度提供医疗物资援助。显然,在美国的疫情防控概念里,“美国优先”不仅是“美国第一”,简直就是“美国唯一”。印度舆论则认为,与被捧得老高的美印关系和火烧眉毛的印度疫情相比,美国援助来得太迟了。

      “美国优先”制约印度抗疫

      造成印度这波疫情风暴的原因,既有新冠病毒发生“双重变异”增大传染性和致死率的客观原因,也有印度政府盲目自信释放错误信息,乃至出于政治考虑鼓励竞选集会和宗教活动的主观原因。另外,美国禁止疫苗生产所需的原材料出口,抑制了印度疫苗生产能力和后续接种速度,某种程度上也制约了印度抗击疫情的能力。

      早在去年4月,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就援引《国防生产法》,限制乃至禁止疫苗生产原料、口罩等医疗物资出口。拜登上台后重新加入世卫组织,任命“全球新冠疫情应对及卫生安全协调员”,做出积极投身全球疫情防控的姿态,但并未废弃前任援引《国防生产法》的做法。在此情况下,印度即使号称“全球最大疫苗生产国”,也面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困境。印度最大疫苗生产商印度血清研究所首席执行官普纳瓦拉曾公开向美国总统拜登喊话,要求尽快解除疫苗原材料的出口禁令,但未获回应。

      到了4月下旬,印度前国家安全副顾问、辨喜国际基金会主席阿温德·古普塔等5名智库负责人发表《致美国朋友:请为全球疫苗生产提供便利》的联名信,称“在美国遭受严重疫情的情况下,印度政府顶住国内压力解除了羟氯喹出口禁令。今天,美国并不面临严峻形势,而且数千万剂疫苗在美国闲置不用。即使所有美国人接种疫苗后,美国将仍富余7000万剂疫苗左右”,并直言“印度需要美国支持(疫苗)生产链。”这封联名信透露出印度国内对“美国优先”日益积聚的不满。

      美国援助的政治考量

      虽然近期美国政府已表示向印度提供援助,包括疫苗生产原材料、快速检测试剂、手套等防护装备,还称未来几个月将向全球提供数千万剂疫苗,但美国的政策变化并不意味着其放弃“美国优先”政策,也非出于对印度疫情人道主义援助的主动行为。相反,美国政策变化是源自内外压力的被迫之举。

      一是担心“印太战略”遇阻。今年3月举行的美日印澳首次视频峰会上,美国推动四国建立“疫苗伙伴关系”、成立疫苗工作组,其中一项合作就是各国向印度提供援助,使其能在2022年底前生产至少10亿剂疫苗并分发给其他国家。美国当初的设想是通过推进四边“疫苗伙伴关系”,防范乃至抗衡中国“通过疫苗外交获得的影响力”,有着强烈的地缘政治动机,而印度疫情防控并未在其考虑之内。但眼下如果印度疫情失控,势必冲击其疫苗的生产和出口能力,冲击美国精心推动建立的美日印澳四边“疫苗伙伴关系”,迟滞美国在印太地区的“疫苗外交”。

      二是担心美印关系生变。近期,美国“见死不救”的冷漠已引起印度舆论对“美国是否值得依靠”的质疑。从拜登上台后美国舆论对印度国内“人权状况”的关注不断增强,到前期美国军舰进入印度专属经济区开展所谓“航行自由行动”引起的外交风波,美印关系的不和谐因素在增多。而美国对印度抗疫援助的不及时显然起了火上浇油的效果,甚至可能动摇美国“拉印制华”的努力。

      三是担心美国国内印度裔民众不满。印裔美国人在美国政治生活中占据重要地位,拜登胜选也得到不少印度裔选民支持,这对拜登政府构成了较大的内部压力。

      印度该搞清楚谁在真心帮忙

      西方有句谚语说“患难之交才是真朋友”,而美国在此轮印度“疫情风暴”中的做法明显“不够意思”。到目前为止,美国对印援助与之前两国官方宣传的关系并不匹配,美国并没第一时间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而且美国已经存储了其承诺援助的足够多的疫苗,为何还要等到未来数周乃至数月?对于印度现在最紧缺的制氧机、呼吸机等装备,美国又是否能提供与其国力和美印关系匹配的援助?


      与之相比,中国对重要近邻印度的疫情形势非常关注。中国是最早向印度提出支持和帮助的国家之一,是付诸实际行动最早的国家之一,也是提供医疗物资最多的国家之一。虽然印度一些政治人物或出于不愿服输的“瑜亮情结”,或出于纠结边界问题的“对抗心态”,对接受中国的援助不甚积极。中国人民真心希望印度政府能抛弃政治成见,以印度人民福祉为第一要务,切实与中国及其南亚邻国开展有效的疫情联防联控。诚如印媒在列举印度获得外国援助时的评论所言,“美欧作出了最大的承诺,但真正落地的大量援助却是来自亚洲”。

     (作者是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南亚研究所副所长。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站观点。)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