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心伯:明年一月份前,中美关系将迎来最严峻的时刻
2020年08月20日  |  来源:复旦大学EMBA项目  |  阅读量:8246

在这种背景下,我们怎么样来分析美国这种国家的走向?

01 乱象加剧。

如果特朗普继续执政,美国今后四年将继续动荡,如果拜登当选,特朗普的支持者会从国家到州、地方各个层面来挑战拜登,这个社会已经完全被撕裂了,没有一个人能够让这个国家弥合起来,这就是乱象加剧。

02 对于世界,美国越来越成为问题的一部分。

二战之后,美国主导建立了当今的世界秩序,然后在它的控制下,这个世界秩序、国际机制运行。但在特朗普执政下,美国越来越成为一个麻烦制造者,不断向其他国家,甚至包括美国的盟国施加制裁。比如现在美国越来越把美元武器化,动不动就对其他国家来进行制裁。美国也越来越多成为国际秩序的破坏者,从越来越多的国际组织和机构里退出,这是第一次集中出现这样的现象。

03 美国的榜样作用不断下降。

美国人讲到自己国家的时候有一个自我标榜,美国是世界的灯塔,用《圣经》的话来讲,是“山巅之城”,要给这个世界提供榜样。但是当今美国制度的模式、领导力,包括道义地位,都在越来越多受到质疑。不仅如此,美国国内公众的自信心、幸福感和自豪感每况愈下。

04 美国已经锁定中国为主要的战略竞争者。

去年特朗普跟卡特通电话,他说很担心中国在经济上超过美国。这就是为什么特朗普要跟中国打贸易战,扩展到技术,扩展到金融的原因。对中国赶上和超过美国,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这种恐惧被特朗普政府巧妙地利用了。特朗普最近讲,如果我输掉了选举,美国就完蛋了,那你们就等着学中文吧。保持领先地位意味着不断击退挑战者,这也是二战以后美国的一个霸权思维。在冷战时期,美国先跟苏联竞争,上世纪80年代日本经济奋起直追,美国又锁定了日本。中国是美国所面对的第三个对手。

5月以来中美实质上已走向战略对抗

最后我们来看一看中美关系的走向。特朗普执政后在经济上要跟中国摊牌,他认为长期以来,中国利用了美国的市场、资金、技术,然后又利用了美国主导建立的世界贸易组织这些国际机制,获得了大量的好处,对美国不公平,美国制造业衰落,失业率上升。所以特朗普竞选期间就发誓上台之后要改变这个局面。对特朗普这样一批经济民粹主义者来说,要尽可能阻止中国在经济上超过美国。在这一背景下,他在2018年对中国发起了贸易战,把中国定义为美国最主要的战略竞争对手。

中美之间的贸易战从2018年打到2019年,最后2019年12月份,谈判达成了第一阶段协议,到今年1月份签署。原本我们认为今年大选年,中美关系可以保持一个大致的稳定局面,两年内要从美国增加两千亿美元的进口,其中大量是购买美国的农产品。美国的农业州是特朗普的票仓,所以第一阶段协定签署以后,特朗普又可以在大选年拿上这个协议,作为他对华政策强硬的一个收获去向选民炫耀,让他们投他一票。同时,中美开始第二阶段谈判。这是1月初的时候,对今年中美关系走向一个比较合理的、合乎逻辑的推演。

1 2 3 4 5 6 7 8 9 10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