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立坚 杨洁萌:中国法定数字货币发展新机遇
2020年09月25日  |  来源:中国金融杂志  |  阅读量:2895

非经注明,文中图片均来自网络

2020年伊始,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对我国经济和社会发展产生了巨大影响,同时也强化了“宅经济”,这给各类“非接触式”支付工具带来更大的发展机会,更给法定数字货币的研发带来新机遇。

国际清算银行2020年发布的对各国中央银行数字货币的调研报告显示,厄瓜多尔、突尼斯、塞内加尔、马绍尔群岛、乌拉圭和委内瑞拉六国已发行中央银行数字货币,80%的中央银行正开展相关研究,40%的中央银行已从概念研究阶段转向实验或概念证明阶段,还有10%的中央银行已启动试点项目,已经形成全球竞相发行的趋势。

中国人民银行早在2014年就开始了法定数字货币的研究,一直处于领先地位。中国法定数字货币(DC/EP)具有坚实的信用背书、庞大的用户基础、牢固的用户习惯、领先的理论框架、人民币国际化五大优势。2019年人民银行基本完成了法定数字货币顶层设计、标准制定、功能研发和联调测试等工作。2020年,从新冠肺炎疫情在国内得到控制的4月起,DC/EP开始了小范围的试点工作。

后疫情时期中国法定数字货币迎来新机遇

第一,疫情将提高大众对于法定数字货币的认知与接受程度。

在这一特殊时期,更多的人倾向于“网购”和使用“非接触”的电子支付手段,通过减少外出和集聚,减少纸币和硬币的使用,阻断疫情传播途径。根据人民银行发布的《支付体系运行总体情况》数据,2020年第一季度我国移动支付业务量保持增长态势,网联平台处理的业务量达884.41亿笔,同比增长16.65%;总金额63.63万亿元,同比增长16.29%,并未受疫情显著影响。可以说,2013年互联网金融崛起后各类第三方支付(微信支付、支付宝等)的普及,为此次“宅经济”的兴起提供了基础条件。

支付交易的线上化不仅仅便利了用户,也节省了金融机构的运营成本,移动支付的普及为法定数字货币的推广起到了培养用户习惯的作用。法定数字货币未来不仅能满足用户对于“非接触”支付的需求,国家信用的背书、较强的抗偷盗以及可追溯性使得它具有更强的安全性,而近乎于零的交易成本、低延时性、广应用范围也使得法定数字货币具有更强的便捷性。

此外,中国有较好的接受法定数字货币的用户基础。2019年12月末,我国网民规模达9.35亿人,全国互联网普及率达64.5%,其中手机网民规模达8.97亿人,目前99.3%的网民通过手机端上网,中国已经进入移动互联时代,庞大的用户群体为推行法定数字货币提供了广阔的空间,海量的移动端应用也给法定数字货币提供了更多的下沉落地场景。

两大移动支付平台——微信、支付宝

第二,法定数字货币可补齐现有支付体系短板,更好满足后疫情时代支付需求。

目前数字经济支付主要依靠支付宝和微信支付两大平台,它们已各自构建起多样化的生活服务生态,覆盖了用户大部分日常所需的交易场景,移动支付等非现金支付工具对现金的替代率越来越高。但是现在的第三方支付平台是公司化的支付体系而非法定的支付体系,用户需要承担手续费和扫码设备安装成本,平台间存在交易壁垒,不可避免存在盗号、欺诈等潜在金融风险。

同时,第三方支付不能完全满足公众对匿名支付的需求,而中央银行不同于商业机构,不会通过用户个人信息牟利,隐私泄露风险较小。法定数字货币具有可追溯的匿名性,不仅能满足匿名支付需求,还能在必要时进行监管,防范欺诈、洗钱等问题,更加尊重用户隐私。更重要的是,法定数字货币可以开启公司企业部门与政府部门的数字支付,开通数字支付的对公场景,弥补目前第三方支付等工具没有对公支付的空白。

此外,第三方支付非常依赖于网络通畅和支付设备的完好,此前出现过微信支付和支付宝系统崩溃影响用户进行正常支付的事件,并且现有技术只能支持第三方支付实现“单离线支付”,仅限于在联网交易场景使用。而法定数字货币基于特殊设计,通过数字钱包实现价值转移,除了可以像网上银行、微信支付、支付宝等一样进行联网收付以外,还可以不依赖于网络进行点对点的交易,实现像现金一样的“双离线支付”,能更好地满足数字经济未来的发展,也能更好地应对诸如疫情、自然灾害等突发事件下的支付需求。

第三,疫情促使数字经济进一步发展,数字经济必将催生法定数字货币。

数字货币是数字时代最重要的金融基础设施,数字经济强国呼唤数字货币的诞生。据统计,我国数字经济规模2019年已达35.8万亿元,占GDP比重达36.2%,成为全世界公认的数字经济大国。新冠肺炎疫情进一步加速了数字经济的发展,数字经济正成为国家经济发展的新引擎。

数字经济必将催生法定数字货币,而法定数字货币又将赋能数字经济行稳致远。法定数字货币可以对冲私有机构发行的虚拟货币和数字货币的干扰与冲击,有利于金融秩序的稳定,消除非法定数字货币给数字经济带来的负面影响。而且法定数字货币的便捷性、安全性、稳定性也与数字经济追求的快捷性、高效性相一致,可以推动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发展相融合,两者相辅相成、互为促进,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

第四,后疫情时期法定数字货币可以丰富货币政策手段,更好助力经济复苏。

后疫情时代,帮助经济尽快走出疫情阴霾,走上复苏道路已成为中央银行的重要任务。中央银行在法定数字货币的设计上将会采用大数据分析、人工智能等创新机制,将使货币创造、记账、流动等数据实时采集成为可能,通过大数据等技术手段进行深入分析,为货币投放、货币政策制定与实施提供更多参考,使存款准备金率、利率等政策的有效性加强,使我国货币政策传导过程更加通畅。

1 2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