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国友:中美在打“企业代理人战争”?
2020年10月31日  |  来源:环球网  |  阅读量:1769

在美方以单边霸凌的方式对中兴、华为、TikTok等中国高科技企业进行蛮横打压的现实情况下,有西方媒体又发明了一个新词,宣称中美之间正在进行一场“企业代理人战争”,认为和冷战期间美苏两国通过第三方代理人进行战争类似,中美间的“企业代理人战争”是通过打击企业来打击对方,损害对方利益,从而取得竞争优势。

这种观点和西方近些年来围绕中国出现的很多论调有相似之处,就是追求眼球效应,忽略具体情况,简单类比某一段历史,得出“炫目”结论,并且可能引发西方媒体连锁炒作,成为西方民众或政府对华误解或攻击的素材。中美“企业代理人战争”又是一个似是而非但经不起深入推敲的新名词。

这种观点的大前提就是错误的。在中美“企业代理人战争”的叙事下,中国已然变成另一个苏联。问题在于,中国根本不是苏联。中国不对外输出意识形态,不培植势力范围,不搞对抗性军事同盟,没有对外发动战争。在经济上,更是早已通过不断深化改革开放的长期战略拥抱市场经济。把中国类比为苏联,是对中国的巨大错误认知。

基于这个错误前提,主观认定中美正在进行冷战期间的那种“代理人战争”,当然也是错误的。当前中美关系确实冲突升级,竞争加剧,但断言什么“新冷战”言过其实。然而,在中美“企业代理人战争”的描述中,中美似乎已经进入冷战阶段,“企业代理人战争”只不过是替代“第三国代理人战争”的另一种冷战对抗形态。假如两国管控危机失当,中美确实有滑向冷战的可能,无论如何目前中美关系总体还算是正常的大国关系。中美双边贸易额是全球国家间规模最大的,并未有显著下降的迹象,更不用说出现双向停止的可能。中美都不在冷战当中,如何出现冷战期间的“代理人战争”?

最为重要的是,这种观点的基本事实完全是错误的。中美之间近年围绕部分企业所发生的经贸摩擦,如果一定要说是战争的话,不是第三方代理人战争,而是美国对华发动的单边直接经济战争。在主动对中国发起的“经贸战”中,美国战术凶狠,精准打击,通过禁止贸易、金融制裁以及封锁企业等方式,严重损害中国发展利益,扼杀中国企业创新。必须明确,美方进行的是不义之战,而中国进行的是正义回击。这种观点把中美经贸战类比成第三方代理人战争,不承认美方是蛮横无理的进攻方,不肯定中国是被迫反击的防守方,试图模糊经贸战的道义属性。

中国从未像美国一样,在国内外针对某个美国公司,想要置之死地或者巧取豪夺。中国对美国企业越来越开放,欢迎美国企业到中国投资,把美国企业看成是中美经贸关系稳定的重要因素。而美国,对中国企业越来越封闭,排斥中国企业到美国投资,甚至已经把中国企业看成是地缘竞争的工具。两者相较,谁在蓄意从事“企业代理人战争”一目了然。因此,这种观点看似中立,实际偏袒美国。

其实真正需要警惕和反思的,已不仅仅是西方媒体所提出的“企业代理人战争”这种具体观点的对与错,而是西方媒体对中国以及中美关系的议题塑造能力和舆论主导能力。在所谓的中美“企业代理人战争”国际宣传中,强行把中国类比成苏联,进而把中美关系类比美苏关系。这样的观点即便伪装着有部分表述支持中国或者批评美国,但仍极其可恶。它的可恶之处就在于强化了中国的“苏联”角色,让国际社会产生强烈的冷战带入感,把中国等同于苏联,赋予中国被强加的负面形象。

苏联已经解体,只能被冷战的胜利者美国及西方世界任意打扮。对于中国,美国等国家可以继续利用冷战这一词汇,唤起西方民众的冷战记忆,动员、刺激与中国对抗。如何根本地打破西方的对华舆论宣传,成为中国必须破解的难题。否则,即便中国有能力对任何不实观点加以深入批驳,也仍难以避开西方针给中国设定的系统性的形象陷阱。

(作者是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副主任、教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