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 纯:疫情对欧洲经济形势与中欧经贸关系的影响
2020年04月21日  |  来源: 华智全球观察  |  阅读量:2227


一、对疫情的认识

关于疫情,可以用两句话来概括,第一句是“是非经过不知难”。整个欧盟现在是有77万多的累计病例,有将近6万多人的死亡。欧洲真正的重视疫情,是在意大利出现了非常严峻的问题以后才真正认识到,这其实是认识过程的问题,但这也影响到欧盟后面对疫情的应对。

第二句话是它有给人“起个大早赶个晚集”的感觉。各个成员国和欧盟就疫情发出的预警其实并不晚,尤其是欧盟在疫情比较初期的时候就召开了卫生部长理事会,做了很多相关的部署。对欧盟疫情的评估现在讲还太早,我们还是低调地观察为好。

二、疫情对欧洲经济的影响及其政策应对

欧洲内部对这次疫情可能对经济造成的影响有不同的看法。有比较严峻的预估,也有相对比较乐观的评估。尽管疫情会造成非常大的冲击和下跌,但总体上来讲还是可控的。这涉及到到欧盟、欧元区疫后的经济走势和恢复的问题,比较多的争议主要是集中在V型的快速反转,还是U型比较缓慢的复苏的争论当中,现在大家比较认同的判断可能是U型的反转概率大。

在经济政策应对方面,短期的重点,是尽可能地维持整个经济活动和民生的正常持续,尤其是救助中小企业及照顾那些弱势群体或者失业者。欧盟以及欧洲成员国启动相应举措的速度比当时欧债危机时要快,相关举措的力度也比较大。不算新的财长会议的决议的5400亿欧元,欧盟和成员国一共欲筹措投入2.77万亿欧元。从各个成员国的经济政策看,基本举措首先是通过贷款担保或直接给钱的方式保持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的存活,避免出现大规模的破产;其次是通过各国本身的社会保障体系和出台众多的专门化举措补助弱势群体;还包括主要专针对劳动力市场的资助。

德法意西四国经济政策(来源:第一财经)

从总体的分工来讲,以各个成员国采取应对措施为主,欧盟为辅,主要依赖财政政策,也用货币政策。货币政策上,主要以欧央行为主。欧盟同意各个国家突破原先3%甚至后来更严格的2.5%的财政赤字的限制,允许各国去超规模地做财政投入是最大的绿灯。但是,欧央行用货币政策大规模放水一定会损害到经济比较强的德国、荷兰或者北欧国家的利益,这实际上是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不统一所造成的长期问题,欧债危机当中出现过,现在还会继续存在。

从长期来讲,有两个问题对欧盟来讲非常严峻,值得我们关注。第一是欧洲内部产业链的问题。如果是4月底基本上渡过危机、上半年能够控制住疫情,对产业链的破坏可能还没那么严重;但如果是疫情长期化,对产业的破坏就比较严峻,尤其是要考虑到疫情全球的传播和因疫情所造成的物流规模、速度、效率的降低等。第二,可能因重债负担导致再度欧债危机。欧央行前期大量的灌水和各国财赤投入埋下了祸根,现在取决于疫情的长短。简单来讲,危机进行过程中甚至危机过去以后,意大利和西班牙国等债务重财政状况糟糕的国家如果不能够快速恢复增长的话,这些国家就会成为原来欧债危机当时的希腊。

但是我总体感觉,这次疫情欧洲的经济应对还是比较好的,尤其值得关注的是这次欧委会非常积极,德国的担当也非常重要。

全球债务与赤字变化2007-2020(来源:IMF)

三、对欧洲一体化的看法

有关一体化,我的感觉是机遇与挑战是并存的,对一体化的前景比较乐观。比如从政治上来说,欧盟这些在位的政治人物本身的支持率都上升了。根据德国的民调,如果今天选举的话,64%的人会选默克尔继续担任第五任总理,马克龙的支持率也达到了51%,这是自2018年底以来的最高支持率。其次,疫情反映了马克龙、约翰逊、冯德莱恩、库尔茨等新一代欧洲领导人正在形成的执政风格,他们不太拘泥于政治教条,比较贴近事实,也比较灵活。

从治理上来讲,我也比较乐观。比如,欧盟的卫生领域属于各个成员国的权能,但现在通过这样的危机,成员国的卫生储备系统明显被拉到了欧共体层面。从本身的问题和挑战来讲是“盟退国进”,但每次出现危机时都这样,主权国家会挺进,欧盟会相对弱势。但是随着危机,尤其是度过极端情况,我估计这将会有所变化。总体来讲,机遇和挑战并存,但机遇和治理机制上进一步的深化可能会成为主流。

四、有关中欧关系的几个问题

第一,现在新一代欧盟机构对中欧之间的问题还没有最后的定论。容克那一届将中欧关系定格为经济的竞争者和体制的对手,这个相对比较负面的定论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变,新的一届领导机构还没有明确的讲法,这本身给我们留下了一定的空间和时间。

第二,现在总体情况是整个中欧关系从原来的合作竞争更多地走向竞争合作。从我们角度来看,必须要从中美欧大三角战略高度去考虑整个中欧的关系和定位,我比较支持现在的定位或者表态,就是强调合作大于竞争、共识大于分歧。

第三,中欧关系的重点就是经贸关系当中BIT(双边投资协定)的谈判以及签署。对欧盟或者对整个中欧关系来讲,应该对BIT给予非常高的重视。还有值得关注的欧盟两个经济政策动态。第一个是最近它越来越多地在欧盟层面做产业政策,而且产业政策会随着这次疫情巩固、加强。第二是外资审核的问题。

总之,在中美欧大三角中,我们应尽早做好顶层设计,主动作为,深化中欧关系。

作者系复旦大学欧洲问题研究中心主任、教授,欧盟让-莫内讲席教授,中国欧洲学会副会长,复旦大学一带一路研究院副院长。本文为2020年4月10日南大华智研究院举办的“疫情对欧洲和欧盟的影响”在线研讨会发言精编。)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