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心伯:明年一月份前,中美关系将迎来最严峻的时刻
2020年08月20日  |  来源:复旦大学EMBA项目  |  阅读量:8248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一个情况?首先是领导人的因素,特朗普极不靠谱。一开始疫情在中国爆发,特朗普并没有把它太当一回事。疫情在美国大范围爆发以后,他应对无方,也不大愿意听专家的意见,连口罩都不愿意戴,物资储备也不充足。之后为了选举追求个人的政治利益,为了自己的政治前途不惜混淆视听,让美国公众付出健康和生命的代价,这就是特朗普搞砸抗疫最主要的原因。

除了领导人因素以外,也有体制的因素。美国是一个联邦制国家,联邦政府的命令不意味着州一级要完全遵守,不像中国从中央到地方,是一竿子插下去。在美国,联邦制很大程度上妨碍了在危机应对方面运作的效率,而且美国的社会和结构里面基层组织几乎不存在。

还有一个因素是公众层面的。美国社会崇尚的政治理念是自由主义、个人主义,甚至还带有一种傲慢和偏见。这种个人自由主义到了危机的时候,特别是像新冠疫情的时候,妨碍社会有效的动员和运作。

美国民众反居家隔离示威游行。图源:央视新闻

疫情带来了美国生命和财产的巨大损失。美国经济在经历了历史上最长的增长周期后,已经连续两个季度下降,第三季度经济重启后,又碰到疫情反弹,所以第三季度经济的发展也不乐观。今年全年美国经济增长应该是-5%到-10%之间,经济损失已经远远超过2008年的金融和经济危机,陷入衰退。这场疫情对美国的打击可能是长期的,有生命的、有财产的、有心理上的、有制度上的、社会的各个层面。

美国的第二个变化就是骚乱和动荡。黑人男子弗洛依德因为警察施暴而死亡,引发了大规模的抗议和骚扰,这样规模的骚乱在美国还是很多年未见的,首先暴露的就是种族歧视这个美国社会的系统性弊端。什么叫系统性弊端?就是制度性问题,不是个案,是困扰美国社会的最尖锐、最深刻的矛盾,导致周期性的社会冲突。历史上美国发生的很多骚乱都是跟黑人受到不公正待遇引发的抗议、示威相联系。

今天在美国社会,黑人和白人的地位名义上是平等的,但实际上社会地位明显比白人低,这是一个根深蒂固的问题。目前美国的抗议示威活动还在蔓延,对美国政治和社会的冲击还在进一步扩大。今年美国发生的疫情、社会骚乱和政治动荡,背景就是美国的政治极化和党争失控。美国政党、精英和民众、再加上观念和意识形态上高度分化。共和党变得越来越右,民主党越来越左。这种两极化是特别尖锐的两极化,存在的时间比其他大多数国家时间更长、根基更深、涉及面更广,因为美国的左右两极除了政治以外,还掺杂了种族、宗教和其他的因素。

当社会分裂成党派阵营,各方截然不同的世界观、价值观,这些分歧被认为是不可调和的,政治对立就可能演变成党派仇恨。2018年美国皮尤研究中心的一项调查显示,49%的共和党员和33%的民主党员,称对方政党让他们害怕。在美国,有时候我跟民主党或者共和党人聊天,他们在讲到对方的时候,用的那种语气、表现出的那种情绪,让你感觉他们简直不是一个国家的人。《纽约时报》专栏作家布鲁克斯说,“在过去的半个多世纪里,我们把政治从解决共同问题的实用方法,变成展示仇恨的文化舞台。”基于意识形态、宗教、种族因素,大家持截然相反的政治观点,互相对抗,最后就成了仇恨的来源。党政因素使得“权力制衡”机制变成“否决政体”,政治制度机能失调。美国的制度设置是三权分立,逻辑就是让权力相互制衡,这种制衡最后就变成“否决政体”,机能已经越来越失调。这就是制度的衰退。

1 2 3 4 5 6 7 8 9 10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