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晓通、郝念东:新冠疫情对欧盟的中长期影响
2020年07月13日  |  来源:光明网-学术频道  |  阅读量:5088

【摘要】欧洲作为世界疫情“震中”,在前所未有的多重危机与挑战面前准备并不充足。内部不团结、体制局限、经济疲软严重影响到欧洲应对疫情的能力,新一轮欧洲债务危机或将到来。然而欧洲自我修复与化危为机的能力在此次疫情刺激下,正在焕发新的活力,可能挽救甚至加强欧洲一体化。受疫情及经济危机的双重影响,欧洲未来可能走向 “欧洲堡垒”,对外政策正面临地缘政治转向。


疫情当前,欧盟面临生死考验。欧委会主席冯德莱恩喊出“欧洲万岁”的口号,呼吁各国团结抗疫。我们判断,疫情将给欧洲带来长时间的动荡,欧盟一体化进程整体不会逆转,危机会一定程度加速其内部权能的整合与让渡,但欧盟将逐步转变为封闭保守的“欧洲堡垒”,对中美俄等大国保持地缘上的高度戒备,欧洲力量或将出现地缘政治转向。

疫情形势

作为当前疫情“震中”,欧盟27国已全部“沦陷”。纵使疫情在今夏结束,其影响或将持续一年以上。目前欧洲各国疫情进展、严重程度与防控举措各有差异,疫情总体走向好转。欧洲国家已逐步实施解禁,内部边界重新开放,但限制依然存在。

与疫情接踵而至欧洲的除公共卫生危机外,还有经济危机。欧洲面对难度升级的多重挑战显然没有做好准备。其困难主要来自四个方面:第一,内部不够团结。部分成员国“自扫门前雪”,德国扣押出口瑞士的消毒液,奥地利查封意大利的口罩,意大利扣押希腊等国的呼吸机。欧盟不团结被媒体痛批像“一盘散沙,各自为战”。欧委会主席冯德莱恩批评欧盟各成员国面对疫情的最初反应是“太多人只想着他们本国的问题”,提出欧盟不能仅仅是一个“好天气联盟”(fair weather union)。法国呼吁欧盟实行共同贷款共同偿还,一起应对新冠疫情,意大利等9国表示支持,但德国表示反对。与此同时,成员国对欧委会出现信任危机,马克龙呼吁给予欧委会更多权限。

第二,体制局限。从欧盟权限上看,欧盟的主要作用是协调,公共卫生、社会政策、宏观经济政策不属于欧盟专有权限。卫生医疗等社会领域的主权权能主要还在各成员国政府手中,欧盟更多运用指导性手段,通过软性约束机制——“开放性协调机制”——推进该领域的协调、趋同与和谐化。因此,这次疫情防控工作主要由各成员国负责和承担。这就意味着,各成员国将大幅增加支出,突破预算赤字上限,更多举债。德国政府公布高达7500亿欧元的一揽子救助计划,并计划自2013年以来首次发行新债。

第三,“弹药”不足。据保守估计,应对欧洲疫情需要数万亿欧元,欧央行为此不断扩大购债规模以应对防疫需求,同时欧洲面临经济下行风险。欧盟各国能否达成债务分摊协议(joint liability)成为关键。意大利、西班牙、法国等南欧国家已经在呼吁债务分担,要求发行“疫情债”(corona bond),但德国、荷兰及北欧国家表示拒绝。中国抗疫尚未结束,欧洲抗疫时间可能要更长。

第四,从世界经济长周期康德拉季耶夫周期判断,2008年-2025年很可能是一个漫长的经济萧条阶段,美国股债市的近期表现也充分显示低落的市场信心。当世界经济都陷入萧条之际,各国加大保护力度,全球化放缓,全球价值链四分五裂,即使是曾经的全球霸主美国,其衰落也呈加速态势,各方都无力救助欧洲。这将使欧洲抗疫努力更加困难。

欧洲经济本就如履薄冰。意大利是欧洲债务第二高的国家,作为欧洲疫情重灾区,意大利政府不惜提高预算赤字,拿出大量资金刺激经济,启动7500亿欧元的计划,以应对此次疫情危机。这些都意味着政府增加支出,负债率急剧攀升。欧洲四大经济体是德国、法国、英国和意大利,它们目前仍旧是主导欧洲经济走向的国家之一。意大利的失陷对欧洲经济打击可见一斑。西班牙疫情仅次于意大利,其经济形势同样令人担忧。2013年起,西班牙政府总负债占GDP的比超过90%,此后一直居高不下。国家停工防控措施无疑为国家GDP增长带来更为不利的影响。由于国家防疫支出导致财政支出增加,因防疫采取的管控措施会造成一定程度的社会矛盾,使经济进一步承压,欧洲各国经济2020年负增长态势似乎已成定局。法国政府赤字GDP占比从此前的2.2%激增至3.9%。德国今年经济收缩幅度可能超过2008-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期间经济萎缩的5%。再加上欧元区近两年经济形势并不好,低于整个世界经济增速,其货币政策的操作空间和效果都难言乐观。在疫情、难民危机、金融市场动荡三重风险因素夹击下,若其他主要欧盟成员国能够有效控制疫情,减缓经济衰弱并在疫情结束后尽快恢复经济,意大利还有可能在欧盟的帮助下挽救因疫情触发的债务危机。因此,需及早设置方案应对即将到来的新一轮主权债务危机。

但也不能低估欧洲自我修复和化危为机的能力。欧洲央行理事会在疫情防控期间不断加大疫情紧急采购计划的资金规模,并取消其购债结构限制。欧盟的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雅各布-芬克-柯克加德(Jacob Funk Kirkegaard)撰文表示,欧洲中央银行(ECB)通过无限额疫情紧急采购计划(PEPP),使欧洲大陆比以前想象的更接近政治和金融统一,挽救了近几年业已消退的梦想。

综上,我们判断,疫情可能持续1年,但疫情对经济的影响将持续3年甚至更长时间。经济危机的压力已经初现,欧洲一些国家迫切开始在严密防控疫情的基础上制定旨在最终恢复正常社会生活的计划,奥地利、丹麦、捷克等国已开始行动。各国亟需在维护本国人民安全需要与经济严重衰退的风险之间找到平衡点,疫情或将进入长期化、常态化阶段。

1 2 3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