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玉军:国际能源战略格局新变化与中俄能源合作
2018年06月05日  |  来源:《欧亚经济》2018年第3期  |  阅读量:6345

近年来,国际能源战略格局正经历着历史性的深刻变化。这种变化是技术进步和供需变化导致的结果,不仅造成了油气价格的剧烈波动,也将对能源地缘政治和国际能源合作带来至关重要的影响。

这些变化集中体现在四个方面:

第一个重要变化是美国凭借着“页岩革命”已经成为世界能源市场最重要的变量。根据美国能源部数据,美国境内从技术上讲可以开采的页岩气储量达25万亿立方米,若再加上其他油气资源可供使用200年。自“页岩革命”以来,美国天然气产量增长迅速,液化天然气(LNG)出口也因此受益匪浅。据《华尔街日报》报道,截至2013年年底,美国签署的液化天然气出口协议的年出口量就已经达到5 505万吨,出口目的地包括英国、西班牙、印度、韩国和日本等众多欧亚国家。特朗普上台后,更加积极地推动液化天然气终端建设和出口,并前所未有地允许向未与美国签订双边自由贸易协议的国家出口液化天然气。预计至2019年年底,美国将有五个液化天然气出口终端开始运行,年出口能力将从2017年的1 350万吨增至6 600万吨。

“页岩革命”的突破性进展,在内外两个方面对美国产生了巨大影响:从内部而言,页岩油气生产能促进经济发展,创造就业机会。减少能源进口有助于实现收支平衡,而新增税收能缓解政府预算压力。能源价格下降使美国工业在国际上更具竞争力,尤其是石化、铝、钢铁等能源密集型工业。美国能源研究所(IER)一项数据显示,恢复传统能源生产将会给美国年财政收入带来7 000亿美元的增长。根据美国劳工部的统计,目前化石能源行业就业超过200万人。特朗普曾表示,页岩气生产在未来七年可以新增200万个工作岗位;就对外政策来说,除了美元、“美军”和“美援”之外,美国又拥有了影响国际事务的额外杠杆,那就是“美油”和“美气”。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了能源独立之后,美国对中东的能源依赖已经相对下降,其近来在中东采取相对保守而非激进的政策,在很大程度上与此有关。而“页岩革命”还给美国外交政策带来其他好处,正如约瑟夫·奈所言:“美国利用石油制裁使伊朗回到核问题谈判桌旁,不仅仅仰仗了沙特阿拉伯愿意填补伊朗减少的每日百万桶石油产量,而且得益于‘页岩气革命’引发的普遍预期”。此外,“页岩革命”还使委内瑞拉等国家通过输送石油在联合国以及由加勒比小国家结成的区域性组织中拉票的能力减弱。此外,“如果美国政府批准增加液化天然气出口,那么俄罗斯以切断天然气供应来胁迫其邻国的能力最终会削弱”。可以说,由于有了更多的能源工具,美国对于欧洲、亚太经济甚至安全事务的影响力也会进一步提升。

美国的“页岩革命”以及放松对外油气出口限制为中美能源合作提供了新的空间。2016年10月,来自美国的第一艘液化天然气船到达中国。2017年11月9日,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以下简称“中石化”)同阿拉斯加州政府、阿拉斯加天然气开发公司(AGDC)共同签署了中美联合开发阿拉斯加液化天然气项目意向性文件;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以下简称“中石油”)与美国切尼尔能源公司签署了《关于液化天然气长约购销的谅解备忘录》。2018年2月9日,切尼尔能源公司宣布2018~2043年每年将向“中石油”供应大约120万吨液化天然气。国际能源署(IEA)预测,未来五年全球天然气需求增长的40%将来自于中国,而美国目前对中国出口的液化天然气仅占中国进口液化天然气总量的7%。预计至2030年,中国的液化天然气需求量将是现在的三倍。中美在液化天然气领域的合作可以为中国提供新的进口天然气来源选择,有利于中国在进口天然气长期协议价格谈判方面提高议价能力。

第二个重要变化是受西方制裁、油价下跌等因素影响,俄罗斯能源产业遭遇挫折,其在国际能源战略格局中的地位呈现衰势。一方面,俄罗斯现有主力油气产区基本已达到生产峰值,如果要保持现有产量,俄必须对远东、西伯利亚和北极地区的新油气产区加大投资。但是受技术落后和投资不足制约,这些地区的开发未来会遇到诸多困难。乌克兰危机后,西方一些跨国石油公司相继退出与俄罗斯共同开发北极油气产区的项目,俄北极开发的难度进一步增大。另一方面,俄罗斯在传统的欧洲能源市场遭遇到现货液化天然气、欧洲加大能源进口多元化以及能源宪章规则的多重压力,其在欧洲市场上的原有强势地位已风光不再,被迫对欧洲客户打折销售天然气,并在逐步改变天然气价格同油价挂钩以及“照付不议”等传统做法。2016年第一季度,俄罗斯对欧供气价格比上年下降33.8%,为每千立方米188美元。2016年,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以下简称“俄气”)对欧供气均价约为每千立方米167~171美元。原苏联地区的能源格局也在发生不利于俄罗斯的变化。曾经受俄罗斯“天然气大棒”胁迫的乌克兰,现在天然气进口的一半实现了从欧洲“反向输气”,同时也在增强液化天然气的引入力度。此外,美国的液化天然气已运往全球市场,将为东欧国家实现能源供应多元化提供选择,并对俄罗斯长期以来在欧洲天然气市场的垄断地位形成挑战。2017年,波兰通过新建的液化天然气接收终端从美国进口了第一批液化天然气,未来波兰从美国进口的液化天然气有可能取代80%来自俄罗斯的天然气供应。而波罗的海三国也已启动液化天然气进口终端建设。 

1 2 3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