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腾军:2020年美国大选中的民主社会主义浪潮∶ 表现、原因及走势
2020年12月11日  |  来源:区域与全球发展 2020 年第 6 期  |  阅读量:7016

内容提要∶进入2020年美国大选周期,以伯尼·桑德斯等人为代表的民主社会主义卷土重来,以更具吸引力的政策主张和走实、走深的草根运动,重塑了民主党初选乃至大选的政治议程。民主社会主义浪潮的再度兴起,既是底层民众对特朗普执政表现的直接回应,更是在当前政治、经济、社会和公共卫生等多重危机交织下,民众对国家发展道路的另一种寄托与探索。随着新生力量的不断涌现,民主社会主义运动仍将延续,在现行政治体制内部继续发挥重要作用。


以参加 2016年民主党总统初选为标志,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在美国掀起了一股左翼民粹旋风,将民主社会主义带入了主流政治的视野。过去四年来,民主社会主义运动方兴未艾,始终保持对建制派统治的挑战姿态,成功推动民主党整体向左转,成为2020年大选中不可忽视的政治风潮。本文试图对此次大选中的民主社会主义浪潮进行分析,探讨其为何卷土重来,如何塑造当前选举议程,未来将如何发展。

一、美国民主社会主义卷土重来

在 2020 年大选中,民主社会主义再度成为颇受欢迎的社会思潮,从参选队伍到选举议程,民主社会主义的影响无处不在。随着新生力量的崛起,民主社会主义可能对美国政治发起更为剧烈的冲击。

(一)桑德斯的再度参选

民主社会主义卷土重来的首要标志在于桑德斯再度参加总统大选。2019年2 月19日,桑德斯正式宣布参选,宣誓继续2016年未竟的"政治革命",发动史无前例的草根运动,彻底改变美国的经济和政治生活。桑德斯参选后,始终位于党内竞争的第一阵营,其早期持续上升的影响力成为宣传利器,带动民主社会主义从理念真正走入政策。

其一,桑德斯的高支持率大为提升民主社会主义议程的曝光度。得益于2016 年大选中的异军突起,桑德斯吸引了一大批忠实的拥护者,这对任何一位参选人来说无疑都是得天独厚的竞选优势。宣布参选时,桑德斯是民主党诸多挑战者中选民最为熟识的参选人。据"明晰政治"网站(Real Clear Politics)统计,从2019年2月19日到2020年4月7日,桑德斯的全国平均支持率超过20%。美国历史上从来没有一个社会主义者获得如此高的支持率,而桑德斯作为国会历史上任职最长的独立人士本身更是一个奇迹。桑德斯一如既往地为进步左翼发声,直接推动了带有民主社会主义特点的政策主张的广泛传播,如全民医保、免费大学教育、绿色新政、对富人征税等。在桑德斯等人的推动下,民主社会主义政策议程进入民主党的主流政治视野。

其二,竞选筹款的大幅领先彰显了桑德斯强大的基层号召力。在党内初选中,桑德斯是获得社会捐款最多的参选人。据美国联邦选举委员会的数据,从2019年1月1日到2020年3月31日,在未获任何政党捐款的情况下,桑德斯共获得约 2.15 亿美元捐款,其中低于200 美元的小额个人捐款达1.75亿美元,占比超过八成。而同期拜登的筹款总额仅为 1.35 亿美元,其在 2020年3月之前的筹款更不足 9000 万美元。竞选筹款的遥遥领先,凸显基层选民的活力,为更广泛、深入的选战活动提供有力保障,助推桑德斯建立起初选早期的领先优势。

2020 年 2 月初选开始后,桑德斯在艾奥瓦、新罕布什尔、内华达州均得到最多选民支持,分得全国代表票共45票,接近当时总票数的一半。初选早期的优异表现,明显提升了桑德斯的支持率,使其获得提名的几率大增。2020年2月10日,桑德斯在全国平均民调上首次超过拜登,领先幅度一度达到12.2%。桑德斯强劲的竞选势头引发民主党建制派的极度恐慌,间接促成了党内温和力量的快速整合,皮特·布蒂吉格(Pete Buttigieg)、埃米·克洛布彻(Amy Klobuchar)等参选人迅速退选支持拜登。从某种程度上说,2020年民主党初选与2016年如出一辙,均体现为民主党庞大的竞选机器与桑德斯个人主导的"政治革命"之间的公开对决。

(二)民主党初选风向大幅左转

2020年民主党总统初选的突出特点在于政治风向前所未有的大幅左转。拥抱民主社会主义成为新的政治风潮,这在民主党初选乃至美国政治历史上十分罕见。

首先,民主社会主义政策议程大行其道。在桑德斯、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国会女议员亚历山大·奥卡西奥一科特兹(Alexandria Ocasio-Cortez)等人的引领下,民主社会主义政策议程不断深入民主党的主流政治话语。在民主党进行的十余轮初选辩论中,全民医保、征收富人税、15美元最低时薪、就业保障、废除美国移民和海关执法局等成为热门话题。据2019年7月美国全国公共电台(NPR)、公共电视网(PBS)、马里斯特民调中心(Marist Poll)等做的联合民调显示,多数美国人支持民主社会主义政策(见表1)。其中,63%支持绿色新政,62% 支持对年收入100万美元以上人士征收富人税,56%支持15美元为最低时薪,53%支持公立大学免除学费,41%支持全民医保。从表1可以看出,民主社会主义议程的受欢迎程度沿着党派立场划线,民主党选民的支持率远超共和党人,多数独立选民也表示支持。部分政策如征收富人税、保证最低时薪等,还吸引了三成左右共和党人的支持,这在两党对立如此激烈的当下实属不易。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在美国的暴发和蔓延,医保成为2020 年大选最受关注的选举议题之一,全民医保的热度持续攀升。

其次,民主党初选队伍明显向左转。在民主社会主义浪潮冲击下,民主党总统参选人纷纷站队,或完全改变立场支持相关议程,或小心翼翼避免站到对立面。本文选取"明晰政治"网站上有初选民调纪录的国会议员出身的8位参选人,借助 Voteview 网站里近十年来的国会投票数据库,参照得克萨斯理工大学教授蒂莫西·诺肯(Timothy P.Nokken)和佐治亚大学基斯·普尔(Keith T.Poole)共同做的意识形态得分算法——"诺肯一普尔估算"(Nokken-Poole estimates),选取111届(2009—2010年)到116届国会(2019—2020年,截至 2020年5月8日)的区间,并以0为最温和立场、100为最自由立场进行重新换算,制作了主要总统参选人的政治倾向走势图(见图 1)。从图1可以看出,桑德斯、陆天娜(Kirsten Gillibrand)、沃伦、贺锦丽(Kamala Hrris)的得分均超过70,立场较为自由。总体上,除来自共和党传统票仓得克萨斯州的贝托·奥罗克(Beto O'Rourke)外,其他参选人普遍向左翼靠拢,平均得分增加 18.8分,平均增长幅度超过 50%。其中,克洛布彻和陆天娜的转变最为明显,相关得分分别增长132%和 94.5%。民主党人的转向突出体现在医保议题上,当2013年桑德斯首次提出由政府支持的全民医保计划时,没有任何国会议员联署支持,现如今超过三分之一民主党参议员和三分之二民主党众议员表示支持,其中包括沃伦、科里·布克(Cory Booker)、陆天娜、贺锦丽等参选人。

1 2 3 4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