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心伯:明年一月份前,中美关系将迎来最严峻的时刻
2020年08月20日  |  来源:复旦大学EMBA项目  |  阅读量:8250

对政治形势的影响还体现在思潮的变化。在一些国家,民粹主义、孤立主义、民族主义、种族主义、反移民反全球化思潮等进一步抬头,这意味着会有更多的特朗普式人物上台。

新兴经济体面临更大的自我提升压力

新冠疫情对国际经济形势也产生了重大而深远的影响。 

01 全球化进程的变化

新冠疫情进一步放慢了全球化的步伐,商品、服务、资金、技术、人员的流动受到阻碍,产业链和供应链收缩,以前从资本和利润的角度考虑要在全球范围内合理地配置产业链和供应链,但在新冠疫情冲击下,要考虑到在发生新的公共健康危机、甚至战争的情况下,怎样确保供应链的安全,所以很多国家就可能会选择把供应链撤回到本国,或者是在周边地区。尤其在一些关键的战略物资领域,会有非经济、非市场的考虑,来影响资本和产业链的布局。 

02 区域与跨区域合作提速

从改善供应链、产业链可靠性的角度,国家之间更加重视本地区的经济合作,亚欧合作将会进一步增强。 

03 新兴经济体面临更大的自我提升压力

随着全球化的步伐放慢,特别是美国转向经济民族主义和贸易、投资保护主义,西方发达国家对新兴经济体的输血功能在减弱。这意味着新兴经济体必须加快培育自我造血功能,减少对发达国家、特别是对美国的市场、资金、技术以及货币等方面的依赖。从中国的角度,我们特别能够理解这一点。

中国从上世纪70年代后期开始了改革开放,很大程度上借助了西方的市场、资金、技术。但是今天在中美贸易战、技术战,甚至金融战、人才战的背景下,美国对中国的市场开放,投资和技术的供应,还有人才的培养在逐渐脱钩,这意味着中国必须考虑今后更多依靠自身的市场、资金、技术和人才。今年七月底中央政治局会议提出经济增长双循环,但是可能在一段时期需要以国内经济循环为主。这不仅是当下疫情带来的客观现实,也是西方国家、特别是美国的政治经济变化所带来的影响。

疫情也对我们的生产生活和工作方式产生了显著的影响。新的生产生活方式,机器人、人工智能、网上购物、快递外卖等等,在疫情期间有了迅速的发展;新的工作方式如视频会议、网上授课、无接触式办公等也成为常态。这会减少公务商务旅行,提高工作效率,节省开支,降低排放;但是对服务业、交通、酒店、餐饮,也会带来负面的影响。这就是世界在疫情冲击下的一种调整和适应。


美国社会动荡的背后暴露出系统性弊端和制度性衰退

下面讲讲美国的变化。美国从二次大战后就登上了西方世界的霸主地位。上世纪90年代初,苏联解体,美国成为唯一的霸权国家。今天再来审视美国的变化,会看到一些新的现象。今年疫情爆发之后,美国感染者和病亡者均为全球第一,特朗普还每天吹牛说美国应对疫情做得最好。

1 2 3 4 5 6 7 8 9 10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