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仁伟:“一带一路”告诉世界:“非西方”的全球治理正在崛起
2019年10月16日  |  来源:观察者网  |  阅读量:6051

以巴基斯坦为例,“一带一路”中国官方和中国企业过去的资金是200亿美元,可以说不少。然而西方媒体把这200亿美元统统说成是巴基斯坦欠中国的债务,但是事实告诉我,我们这200亿美元里头有5%是官方援助,是不需要偿还的,这不是贷款,不是债务,援助就是援助。另外有15~20%是贷款,但是这些贷款里头有无息贷款,有低息贷款,有将来可以分期付款的贷款,还有我们有可能取消的贷款——转变为援助。所以这个百分之15%到20%的贷款,是债务但是是不同程度的,更不是高利贷,是建立在他偿还能力基础上的借款。剩下还有75~80%,是中国企业在巴基斯坦的投资——投资不是债务,投资是由企业自己承担自己负责任,未来自己通过回报把它收回来的,你怎么能把投资都叫成债务呢?现在你把200亿都算作债务统统加在一起,除以巴基斯坦政府现在的财政收入,而且这个200亿它是未来20年30年以后偿还的,到20年30年以后,巴基斯坦的国家财政收入也会提升,会比现在高,现在你西方媒体把我们的所有钱都叫债务,然后把巴基斯坦的偿还能力限定在最低水平上,然后去除,最后得出结论说100年也还不完——拿了一个最大的分子,去除一个最小的分母,然后得出一个耸人听闻的数字。

但是很多不会分析的人听着就觉得很合理,觉得200亿的“债务”巴基斯坦只有2亿一年的偿还能力,要100年才能还清,巴基斯坦还不起怎么办?就会拿主权作为代价,这个国家就没有主权了,就变成中国的附属国,新的殖民地,所以这是债务陷阱,后面就跟着“新殖民主义”这个逻辑过来了。所以我就说,《金融时报》、《经济学家》杂志,你打的是经济学的专业的报纸,专业的杂志,却连什么是债务,什么是贷款,什么是援助,什么是投资都不分,而且对一个国家的偿还能力,用他的现在的低水平去讲30年以后,难道一个国家就永远不发展了?它永远是这么一年2亿美元的偿还能力了吗?

另一个斯里兰卡的例子,还是刚才我提到的日本“一带一路”中心首席代表进藤荣一在国际会议上反驳西方的。有多少中国资金进入斯里兰卡?100亿美元。这个结构就不分析了,就像我刚才讲的巴基斯坦,有贷款有投资有赠与。就算它有100亿,然而在中国的100亿进去之前,斯里兰卡已经欠了西方300亿美元的债务了——这300亿存在的时候,没人讲过债务陷阱,中国的100亿进去了斯里兰卡就陷入债务陷阱了?何况就像我刚才分析巴基斯坦的例子一样,这100亿不是完全的债务,债务只占一小部分,但是那300亿可是西方国家货真价实的债务啊!是他们多少年积欠的,于是西方媒体的舆论就不攻自破了——债务陷阱是西方的,不是中国的,你把他们欠西方的钱不说,把中国的钱统统变成债务陷阱,真相是中国的钱是帮助他们发展的,发展了以后他才更有能力偿还西方让他们欠下的债务。

除了债务陷阱,还有一种说法,说中国人叫这些国家的人去建设的项目,其实是超越了这些国家发展的需要,也超越了他们这种消费能力的,所以这些项目都是“大跃进”,不必要投这么多钱,最后投了,浪费了很多资源,还使这些国家陷入债务。我就拿几个铁路的例子来举例,其中最大的项目就是中国在印度尼西亚的高铁,从万隆到雅加达叫“雅万高铁”,其实长度不长,全程200多公里,但这是中国在海外建的第一条真正高铁。

那么这个高铁到底怎么样了?我今年7、8月份去看了,非常好,因为印尼有2亿多人口,整个东盟人口印尼占了一半。印尼的2亿人口里头,1.5亿在抓哇岛上,3/4的印尼人口在一个岛上,我们雅万高铁就在爪哇岛上建了这么一段——1.5亿人的市场,消费这么200公里的高铁,装得满满登登。雅万高铁的时刻表和价格表都已经出来了,明年年底通车,一天要开30个来回,怎么会赔呢?而且因为第一段修好之后,接着还有600公里的第二第三段,马上就要跟进,这样爪哇岛整个就打通了。

西方国家的逻辑是:我们都没有高铁,你要搞高铁,这不是超越阶段吗?这么穷的国家搞这么好的高铁干什么?——西方没有,发展中国家都不应该有。然而,这就是我们的“一带一路”,它可以带动一些国家跨越式发展,弯道超车,就是把中国的赶超的经验,在更多地发展国家中实现。

我们在东非的铁路,从肯尼亚到埃塞俄比亚400公里,还正在往里建,还有一千几百公里——加起来要建2000公里的东非铁路。这条东非铁路修成以后,整个东非的经济和世界市场就完全连成一体。现在400公里已经完全建好,上面的工作人员、驾驶员、服务员、站台管理90%是当地的非洲人,中国人只有10%在那里,非洲的工作人员到中国的高铁上进行两年的实习,实习到跟中国服务员完全一样的质量,再回去。所以现在东非铁路的速度、管理服务都是一流的,比西方国家水平还要高。这就驳斥了非洲永远不可能有高铁,非洲的铁路永远是全世界最落后的论断。

上海到北京才一千零几十公里,2000公里的铁路相当于上海到北京的两段这么长,这个铁路把非洲东边连起来,全世界哪个国家能做到,我们做到了,人家要骂,但做到以后整个非洲经济就会崛起,就将会整个改变大陆的面貌,这是一项伟大的事业!所以就是说如果我们带入很多案例,有数不尽的案例是非常有说服力的。

所以,最后归结到,我们应该在“一带一路”的宣传中讲好“中国故事”,多说案例、多讲事实,少讲大道理,才能将这一伟大的事业持续推进下去、克服困难、获得世界人民的认同。 

1 2 3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