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波:激发数字化企业潜力 共同打造数字“一带一路”
2019年04月23日  |  来源:《光明日报》2019年4月22日  |  阅读量:9312

在首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上,30个国家首脑签署的联合公报提出了“电子商务、数字经济、智慧城市、科技园区等领域的创新行动计划”,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对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来说,中国数字化企业的产品能力和资产实力具有较强吸引力。面对日益扩大的“一带一路”新兴市场,中国数字化企业将迎来哪些机遇和挑战,如何共建数字“一带一路”?本版特刊发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数字“一带一路”蓝皮书课题组成果,剖析现状、查找问题、提出对策。

现状:已成重要引擎,但国际化潜力尚待挖掘

支撑中国数字经济高速发展的基础是信息和通信技术(ICT)以及移动互联网的领军企业,他们是“一带一路”数字化建设的强大赋能者。根据世界银行2017年公布的最新数据,截至2016年年底,中国ICT服务出口与产品出口分别占总出口比例均处于国际领先地位,分别高于经合组织(OECD)国家平均值9个和19个百分点,由此可以判断:中国数字经济赋能能力已经超过OECD国家平均水平。根据2018年发布的《数字中国建设发展报告(2017年)》,2017年我国数字经济规模达27.2万亿元,同比增长20.3%,占GDP的比重达到32.9%,成为驱动经济转型升级的重要引擎。

按照市场估值,进入全球Top20科技公司名单的中国企业数量从凤毛麟角到如今占据半壁江山。量化研究发现:大多数中国数字化企业在国际化方面仍然处于起步阶段。课题组对筛选而来的426家中国数字化企业研究后发现:60%的中国上市数字化企业以及65%的中国数字化独角兽企业仍未涉及任何海外活动;即使在已经国际化的上市数字企业群体中,平均海外收入也仅占整体收入的10%。

从整体上看,同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之间巨大的跨境电商业务、基础设施与手机终端业务交易相比,大部分中国数字化企业在“一带一路”市场上的能力与潜力尚未很好发挥出来。一方面,国内市场规模大、发展快、竞争激烈,主要的数字化企业发展精力高度聚焦国内。另一方面,2/3的被调研企业没有意识到“一带一路”建设与自身业务之间的紧密关系。

进一步研究表明,近半数参与“一带一路”建设的中国数字化企业对于2020年海外市场收入在企业总收入中所占比例等预测性问题无法作答,在一定程度上显示出当前“一带一路”建设的项目投资和政策导向仍主要偏向于基础设施方面而非数字化工程,加之其他国家数据跨境安全政策上的不确定性,致使与“一带一路”相关的数字业务发展状况尚难预测。

能力:高度契合“一带一路”市场需求

从竞争态势来看,对于中国数字化企业而言,“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的新兴市场,已成为日益重要、极有发展前景的市场。研究报告显示,资金投入大和并购能力强、数字技术相对领先、本国发展转型积累的经验这三个条件,都让中国数字化企业带来的方案具备在这些市场推广的优势,大部分新兴经济体仍处于产业碎片化阶段,而数字革命可以给这些国家带来更大的变化。

从150家数字化企业问卷调查反馈的分析结果看,下一步选择投入与业务方向顺序,东南亚和南亚市场居首位,其次是东北亚(日韩)和北美市场。

分析可见,“一带一路”新兴市场具有5个特点,中国数字化企业的产品能力、服务经验等与之契合。

移动互联网消费市场大:拥有大量年轻和乐于拥抱移动互联网的消费群体,虽然网络环境较差,但他们对于服务版本升级体验、升级频率要求高。

电子支付与普惠金融需求多:很多人因为缺乏信用积累,不能得到银行的信用金融服务;或者要支付较高的信贷成本。

创业与就业需求迫切:移动互联网时代,创新与创业的屏障被打破,提升产业效率、促进贸易便利,扩大了就业规模。

中小企业供应链合作生态需求高:与美国和德国的工业互联网平台更多聚焦大型企业用户群体相比,中国将工业互联网平台作为大中小企业融通发展的新载体,通过技术模块化,将大企业成熟有效的技术、管理、应用等方面的经验,向中小企业复制推广,成本低,转型升级见效快。

性价比高的智慧城市解决方案:在智慧建筑、智慧交通监控、互联网社会舆情监控、环境保护监测等领域,中国企业有能力提供性价比实惠的智慧城市综合平台方案与个性化开发方案。

潜质:开拓“一带一路”市场的三种路径

处在不同发展阶段以及不同竞争位置的数字化企业,对于开拓“一带一路”市场,有着不同的路径选择。

第一,作为赋能者。这一类型包括开展海外活动的大多数中国数字化企业,其大多选择与本地优秀伙伴建立合作。在受访企业中,66%提到在“一带一路”建设中选择合作或者合资方式。问卷调查显示,中国企业通常带来领先的数字产品、人机界面以及算法,而本土伙伴大多数承担了新产品与服务的市场导入并确保了本土化特性。

第二,具备相对较高的附加值产品能力以及产品本身易于国际扩展,能在海外市场提供自有品牌的数字化企业。这一领域的第一波浪潮,即中国企业向海外出售数字产品,由提供工具应用程序的企业引领。例如,2012年在海外发布的百度抗病毒软件,再如猎豹移动2012年在美国推出清除手机垃圾文件的应用,这一波业绩得益于中国提供了大量技能娴熟并相对廉价的工程师。随着需求与供给的不断变化,第二波浪潮掀起。突破性的新产品从实用工具转变成内容平台,实现本土化、适应本土应用与习惯成为核心竞争能力。

第三,作为全球合作伙伴。选择这一路径的企业大多具有较低附加值优势、但在中国有着稳定客户基础。这种路径往往是双赢的,因为无需支付获取客户的国际化成本。B2B电子商务模式、新兴的云服务领域,可以归入这个模式,未来阿里云、华为云、微信云、百度云“走出去”都属于这个类型。

意义:实现包容性发展与绿色发展的重要抓手

打造数字“一带一路”具有三方面重要意义:一是通过虚拟空间的打造支持五大领域互联互通;二是通过开放中国巨大市场,用“轻资产”方式促进沿线国家传统产业转型、促进创新就业;三是整体利用中国已经形成的数字有形资产与无形资产,主动优化产业布局,形成区域经济利益共同体基础。

数字虚拟空间的产品与服务平台和线下的基础设施项目在“一带一路”互联互通中实现“虚实结合”,可以发挥独特的作用。

1 2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