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仁伟:美国扣了中国三顶恶帽,中美怎样跳出“修昔底德陷阱”
2018年02月04日  |  来源:文汇报  |  阅读量:25639

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中国之道优于美国战略思维100年

大国关系怎么走取决于大国领导人的战略思维。

首先,中国倡议“人类命运共同体”,就站在了道义的制高点,远远高于“美国利益至上”。人类命运而不是本国的短暂利益,是中国的战略着眼点。

其次是新型国际关系,应当强调合作共赢,而非零和思维,这一点我们坚持不懈。中国在海外建设军事基地,这些基地本身并非进攻型,它只用于后勤物资的存储,供军舰到达后补充一些给养。而我们的舰队打击海盗、保护航线,所有沿岸国家都需要,中国受益、美国受益、当地国家受益,这就是中国提供的国际公共品。如美国愿意同中国合作保护印度洋的航道,我们很愿意与美国达到合作共赢。

再次是中国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机制,如果几十年后,建成四条经济走廊、三条陆线、三条海线,形成一个虚实结合的世界市场网格,中国给世界提供了一个很大的国际公共品,把世界上国力处于中间和落后的国家都带到世界市场的网络里,这是中国版本的3.0版全球化,那么人类命运共同体就有实实在在的东西了,新型国际关系就在此基础上建立。

10.jpg

▲2017年4月8日,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王义桅(左)与黄仁伟共同做客第109期文汇讲堂《一带一路2.0:开创新型全球化》

所以,十九大报告提出的人类命运共同体、新型国际关系、“一带一路”三个概念是一贯相连的,人类命运共同体是理念,新型国际关系是战略,“一带一路”是实践,这三样缺一不可!

美国用西方20世纪初一战、二战、冷战时形成的旧战略概念,中国用21世纪初形成的全球化时代下各种利益结合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战略概念,我们是否超越他、领先他一百年? 谁的战略思维领先谁就占据了战略的主动权。

以国内的渐进改革思路进行国际秩序改革

中国走入了新时代,国际体系也将迈入新时代。

我们的思维超越美国的盟国体系,首先,我们不主动拆散美国盟国体系,自己也不做盟国体系,而是建设全方位的、各种不同层次、不同级别的战略伙伴关系。其次,用我们以国内的改革开放带动世界的市场开放;第三,我们不搞制度输出,尽管美国人说我们在制度输出,我们坚持世界的多样化与多极化;第四,我们坚持参与全球治理并且越来越积极的参与。我们改革旧的秩序是渐进的改革,因为中国国内的改革就是在渐进过程中进行的:条件具备的部分就进行改革,不成熟就不进行。1990年代初,汪道涵与专家们讨论改革时说:打个比喻,上海如何一面修高架一面通车,半条路在修半条路在通,虽然困难,但新路要修老路不能断,新路修好了,老路就变新路了。这就是中国的改革模式,我们对国际秩序的改革也是遵循这个经验和模式。西方思维方式是一刀切,而中国文化是可以两件事情同时进行的。

以两手对两手,美国、亚洲、世界离不开中国

中国离不开世界,世界也离不开中国,美国离不开中国,中国也离不开美国,这是一个基本的道理!秉承这个道理,我们就能跨越“修昔底德陷阱”。但是另外一方面我们要有两手,美国要和我们一刀见血的时候我们也敢见血,但不是我们挑起来。两手对两手,只要我们有一手在准备,美国就不会轻易动手,这样我们就赢得了再发展的时间。

美国离不开中国,我们还是继续走这一条共同利益的道路!亚洲也离不开中国,我们要继续走亚洲的命运共同体!先把周围的命运共同体建立起来,才有世界的命运共同体。现在我们与和邻居的关系逐步加深发展,越南、菲律宾、缅甸同我们的合作都很有成效。我到云南瑞丽去调研,那里有五万缅甸人在就业,月薪一千元,是缅甸国内工资的五倍。我们在中缅边界建医院、建学校,对缅甸人开放。这就叫利益共同体、命运共同体。如果周边国家都这样了,还害怕美国人搞C型包围圈?

1 2 3 4 5 6 7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