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尧:俄罗斯北极政策发展趋势
2019年01月15日  |  来源:中国海洋报  |  阅读量:2869

       近年来,随着海洋战略地位的不断提高以及全球气候变化影响增大,北极问题在国际社会正日益成为热点话题。北极地区的战略重要性不言而喻,冷战结束后,苏联的继承者俄罗斯成为北极地区事务最重要的参与者。 


  北极在俄罗斯地缘政治格局中的地位

  北极地区指北极圈以北的地区,包括北冰洋海域、边缘陆地海岸带及岛屿、北极苔原以及最外侧的泰加林带,总面积约2100万平方公里。北极地区岛屿主要有格陵兰岛、加拿大北极群岛、斯瓦尔巴德群岛、法兰士约瑟夫地群岛、新地岛、北地群岛、新西伯利亚群岛和弗兰格尔群岛等;水域主要为北冰洋,约有700万平方公里终年被冰雪覆盖。该地区的陆地、岛屿及近岸海域和大陆架分别属于俄罗斯、加拿大、美国、丹麦、芬兰、冰岛、挪威和瑞典8个环北极圈国家。

  由于地理位置的独特性,俄罗斯大部分领土地处寒冷地带,严重削弱海洋地理条件的使用价值。寒冻使其漫长的海岸上优良不冻港变得稀疏难得。海岸开放性差,海通道阻塞不畅,多处受制于人;各个方向的海岸之间通达性差,联系不便,难以协调统一。海权建设的海洋地理条件天生不足,使北极地区在俄罗斯海洋地理中占据重要地位。

  近年来,海冰的融化、夏季无冰区域的扩大、无冰期时间的加长,使北极在夏季成为一片半开放的海域,未来随着气候变暖,无冰区域有可能进一步扩大。北极的自然环境、地缘政治环境发生了不小的变化,其战略地位的重要性也不断提升。在经济领域,未来海上能源和海洋资源的开采将更为便捷,海运也将大大降低各大洲之间的运输成本,北极将成为新的海上枢纽,这将有可能引起世界贸易重心的转移。此外,其地缘政治价值也将得到提高。冷战后,北约的东扩从西部和南部大大压缩了俄罗斯的战略空间,而北极冰的融化有可能将俄北部各港口连接起来,大大拓展俄罗斯的战略空间。北极战略地位的变化有可能引发地缘政治格局的调整。

  学者张文木认为,气候变暖造成的北极解冻速度加快、北极航道通航时间日益延长,将使俄罗斯整个北线破天荒地面临更大的安全压力,这种压力一旦形成,将改变俄罗斯原有的三面防御而无“后顾之忧”的国防结构。鉴于俄罗斯人口增长速度过于缓慢以及北方边境过于漫长,这种新产生的安全压力对未来俄罗斯来说将是难以承受的,但这同时又为中俄战略合作提供了更为广阔的空间。

 

  俄罗斯北极政策及特点

  冷战后,俄罗斯对北极的科学考察、开发、领土要求的步伐明显加快。1997年,俄罗斯批准加入《联合国海洋法公约》。2001年,俄罗斯向联合国大陆架界限委员会提出120万平方公里的领土主张。2007年,一支俄罗斯科考队在北冰洋罗蒙诺索夫海岭插上了国旗,宣示俄罗斯的主权。

  2008年9月,俄罗斯通过了《2020年前及更远未来俄联邦在北极的国家政策原则》,提出分阶段实施北极战略规划,包括将北极建成主要的资源基地,完成在北极地区的边界确认,确保实现“俄罗斯在北极能源资源开发和运输领域的竞争优势”等。这是俄罗斯也是世界上第一份关于北极的国家战略,文件明确界定了俄罗斯在北极的各种利益,其颁布标志着俄罗斯的“北极战略”日渐清晰。

  2013年2月,普京签署了《2020年前俄联邦北极地区发展与国家安全保障战略》,具有一些鲜明的特点。

  首先是目标明确。俄政府确认其在北极地区拥有众多国家利益,这些国家利益决定了其北极政策的目标、任务和优先发展方向。在国土安全、社会与经济、环境保护、基础设施建设以及国际合作方面都提出了具体而明确的目标。

  其次是手段多样。为达成上述目标,俄罗斯提出加强军事部署、采用创新技术、发展交通和通信产业等完善基础设施、推广北极生态旅游以发展当地经济等多种手段。这些手段的配套实施将有效增强俄罗斯对北极的控制以及相关事务的话语权。

  最后是注重经济开发。俄罗斯在北极的诸多利益中,经济利益居于首位。北极地区是一个蕴藏着巨大能源、矿产和海洋渔业资源储量的潜力区块。在俄罗斯西部和西西伯利亚能源资源日益枯竭的形势下,俄罗斯将北极地区作为其资源基地,“在最大程度上满足俄罗斯能源资源、海洋渔业资源及其他战略资源的需求”。此外,北部航线的开通将为俄罗斯带来巨大的经济利益和发展潜力,既可以实现俄罗斯欧洲部分同西伯利亚和远东地区的海路交通,弥补西伯利亚铁路运力不足,还可以成为沟通欧亚大陆和美洲大陆以及大西洋、印度洋和太平洋的世界第三大也是最短的海运航线,这将会给俄罗斯开展国际合作带来利好前景。 


  俄罗斯北极政策的发展趋势及其影响

  随着北极冰盖的融化以及国际局势的不断演进发展,俄罗斯的北极政策将呈现以下发展趋势。

  第一,更加重视北极航线的开辟与利用。北极航线是指北冰洋上连通太平洋与大西洋的航线,狭义上分为西北航线和东北航线两部分,前者为绕过加拿大北部的航线,后者为绕过西伯利亚北部的航线。这两条航线更接近球面上两点之间的最短连线,是连接太平洋北部与大西洋北部的最短航线。随着北极冰盖融化面积的增加,对于北极航线的开辟正变得越来越容易。

  第二,国际开发在俄罗斯北极政策中的权重增加。对北极航道利用的经济意义并不是简单地将北极航线与传统航线进行时间、成本、收益上的比较,更重要的是北极航道开发过程中形成环北极经济圈的重大机会。北极商业航道的开通以及油气资源的商业利用必将改变世界贸易格局,推动形成以俄罗斯、北美、欧洲为主体的环北极经济圈,从而影响整个世界的经济格局。随着日益变薄的北冰洋海冰将在未来20年内不再成为国际海运的主要障碍,俄罗斯加大了北极地区的经济与基础设施投资力度,大幅提高在接纳移民、资源开采、港口建设、道路修建等领域的战略投入,为非北极国家与北极国家在上述领域的经贸合作带来机遇。提高国际合作的权重在俄罗斯未来的北极政策中显得势在必行。

  第三,北极的国际开发将成为中俄之间的重要合作领域。有学者认为,中国地处北半球,北极对中国具有战略意义、经济价值和生态影响,关乎中国经济的可持续性发展及国家安全。俄罗斯既是中国的重要邻国,又是北极国家,在相互尊重、支持彼此关切和利益的前提下,两国在能源、海洋和生态等领域的合作基础,以及各自的“一带一路”规划和“欧亚经济联盟”政策,都为两国在北极地区开展全方位合作创造了巨大空间。中俄两国在北极地区的合作具备政治基础,符合双方利益,也拥有多边平台,可在能源、航运、渔业和科研等领域开展合作。

  综上所述,未来俄罗斯的北极政策将呈现出注重北极航线开发、提高国际开发权重等趋势。鉴于北极在世界地缘政治中的地位与作用,俄罗斯上述政策趋势产生的影响不可低估。而俄罗斯北极政策的全面性、综合性、手段多样化是值得中国借鉴的。

  (作者单位系复旦大学“一带一路”战略与国际安全研究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