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五通指数研究报告(2018)发布
2018年12月26日  |  来源:太和智库  |  阅读量:20277

       四、简要分析
    (一)领域特征分析
       随着“一带一路”建设的稳步推进,政策、设施、贸易、资金、民心五通都取得了长足进展,但五大领域呈现出不同的发展态势,简要分析如下。
       各“通”发展水平差异显现,国别差异更加突出。整体发展水平方面,贸易畅通和民心相通得分较高,分别达到12.36和12.34,而其余3个一级指标得分均在10分上下,五大领域之间差异显现。国别离散程度方面,各国在资金融通水平上的差异最大,方差高达16.62,说明各国金融领域互联互通水平分化明显,政策沟通和民心相通次之,方差接近10,贸易畅通和设施联通的离散程度则相对较低。由此可见,无论是在五大领域还是国别方面,“一带一路”建设中的差异化发展态势愈发清晰。

  图4-1 一级指标的均值和方差对比
         

    各“通”之间并不是独立的,贸易、资金、民心密切相关,设施与其他四大领域均相关。从Pearson相关系数来看,各“通”之间的相关系数多大于0.4,说明它们并非相互独立。     具体而言,“五通”间的关系存在三种特征:一是民心相通、资金融通、贸易畅通两两之间密切相关,相关系数均超过0.65;二是设施联通虽然没有与某一特定领域高度相关,但与其它四大领域的都中度相关,相关系数均接近0.5;三是政策沟通与贸易畅通的相关系数相对较低,仅为0.29。

表4-1 一级指标相互间的Pearson相关系数
 

     (二)区域特征分析
       前期研究发现,我国与不同区域的互联互通水平与地理距离密切相关,但将更多欧洲国家纳入分析后,这一结论略有改变。
       总体来看,我国与各区域互联互通程度差异仍十分显著,部分欧洲国家排名靠前。各区域互联互通总分的均值显示,东南亚地区得分最高(63.76),中亚与蒙古(60.47)、欧亚地区(57.61)和欧洲(55.94)分列第二至四位。欧洲虽距我国较远,但得分表现相对突出,德国、英国总分跻身前10名,区域平均得分也高于与我国距离更近的南亚(52.88)、西亚北非(51.28)等区域。由此可见,地理距离对互联互通水平有影响,但并不起决定性作用。 

图4-2 各区域互联互通总评分均值对比
 

        从区域内均衡性来看,部分区域内部差异巨大。如图4-3所示,东南亚、欧亚地区、大洋洲三个区域的内部差异最大,但差异特征不尽相同,其中东南亚存在极小值(如东帝汶),俄罗斯在区域内一家独大,大洋洲两极分化明显。除此之外,欧洲、南亚、西亚北非的内部差异相对较大,中亚与蒙古国的内部差异相对较小。

图4-3 各区域内各国“五通”总评分箱线图

 


      从各“通”分别来看,各区域特色明显。如图4-4所示,东南亚地区贸易畅通和民心相通得分均大于14,政策沟通和资金融通得分也超过12,贸易、资金、民心三项指标位列8个区域第一,仅设施联通得分较低。中亚与蒙古在政策沟通上位列各区域第一,贸易畅通得分也较高。欧洲在贸易和民心方面优势明显。欧亚地区设施联通水平在各区域居首,同时政策沟通和民心相通得分也在12分上下,各指标间相对均衡。南亚地区在民心相通上表现较为抢眼,得分超过12。西亚北非地区虽然总体得分较低,但贸易畅通得分大于12,位列该指标第四名。 

图 4-4 互联互通一级指标区域特征对比

 

1 2 3 4 5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