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仁伟谈习近平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的学习体会
2018年11月12日  |  来源:国际关系研究  |  阅读量:3766

  

11月9日下午,复旦大学“一带一路”及全球治理研究院常务副院长、上海社科院智库研究中心理事长兼主任、上海社科院研究员黄仁伟在上海社科院国际问题研究所做习近平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学习辅导。报告由国际问题研究所所长王健研究员主持。
       黄仁伟首先指出,自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同志对国际问题与全球问题给予了高度重视。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与“一带一路”概念已写入国家宪法与党章,规定了中国未来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战略路径,我国外交工作将在这一框架下逐步深入推进。因此,人类命运共同体概念具有丰富内涵,需要我们深入学习研究。
       黄仁伟分析了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产生的三大时代背景。首先是全球化与全球治理。逆全球化与全球化两种趋势究竟哪种将成为全球发展的主流,是当今世界争论的主要问题之一。其次是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之间的经济总量对比发生变化。发达国家GDP总量第一次在世界占比中低于发展中国家,尽管二者在经济发展质量上仍存在差距。国际体系中正在发生权力由发达国家向发展中国家的历史性转移。其三是中美关系发生历史阶段性的变化。随着中国国家实力的提升与和平崛起,当前中美之间产生的问题已无法用过去的老方法应对、解决。
       黄仁伟认为,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是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国梦、世界梦、共同命运、共同安全与发展等一系列概念基础上汇总提出的总体性概念,具有丰富的内涵。具体包含七大内涵:
       第一,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是对当前世界总体形势的判断。全球化正反两方面的作用,既为人类发展提供了机遇又使全球性问题愈发尖锐,从而导致了逆全球化与全球化两种路径选择的对立。以特朗普为代表选择“美国第一”的逆全球化立场,而中国则选择支持全球化并在全球治理中勇于承担更多大国责任,用共同发展和更加合理的治理机制解决当前全球性问题。
        第二,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表达了对当前全球经济的看法。世界范围内出现财富重新分配现象。发达国家经济出现了空心化与虚拟化现象,经济总量在全球占比中开始下降,而发展中国家的财富正在日益增加。发达国家原有的福利性社会保障体系受到冲击、中产阶级财富增长停滞,引起了各国国内民粹主义思潮的泛滥,进而导致了这些国家国内政治的变化,原有建制派与主流政治势力遭到动摇。
        第三,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包含对西方盟国体系的判断。美欧跨大西洋联盟内部存在巨大裂痕,而亚太盟国体系迟迟无法完全建立。新安全观是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核心概念之一。中国提倡摒弃冷战思维,建立包容、共同的集体安全观。
        第四,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是对当前国际秩序的总判断。目前,世界对全球治理领导权、路径等问题存在分歧,在以贸易体系改革为代表的经济治理领域尤其突出。美国企图在WTO改革过程中,通过发展中国家待遇与市场经济地位问题限制中国,同时谋求在WTO体系之外建立由美国主导的新的世界贸易体系。中国主张与发达国家、发展中国家开展共同、合作的全球治理,建立更加公平、公正、合理的世界秩序。
        第五,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代表中国的义利观。以特朗普政府为代表的美国,采取退出巴黎协定等一系列保守主义与单边主义举措,这是一种只顾眼前小利的短视行为,正在损耗美国在世界上的领导权与软实力。而中国则从人类发展的大义的高度,提倡先义后利、先予后取的正确义利观。
        第六,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表明中国勇于承担必要的国际责任。中国正在向世界提供更多的国际公共产品,承担更多的大国责任。其中,中国向世界提供的最重要的国际公共产品就是“一带一路”。“一带一路”是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实践平台。通过“一带一路”实践的展开,发展与各类国家的地缘政治、经济与文化关系,有助于世界各国更加充分地认识和接受人类命运共同体概念。
        第七,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并非是一个纯粹的对外战略,而是国际国内两个大局、两个市场、两种资源、两种体制结合的产物,实际上代表着中国内外结合走向世界强国的过程。中国已经有足够的实力与自信谈人类命运共同体。
       上海社科院国际问题研究所科研人员在报告结束后与黄仁伟副院长进行了互动与交流。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