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明礼:货币权力与美欧竞争
2020年10月21日  |  来源:《世界政治研究》 2020 年第三辑总第七辑  |  阅读量:7165

内容提要:货币强国能够获得主导国际货币体系、干预他国经济安全、影响他国外交与安全政策、威胁国际货币体系等权力。这些权力不仅是国家实力的体现,更是实现国家利益的工具,因而极具吸引力和诱惑力,成为大国、强国(国家集团)争夺的对象,彼此间会由此产生竞争行为,本文称为“币权竞争”。回顾近代历史,币权竞争主要在美欧之间展开,主要体现在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建立和解体、欧元诞生及对美元的冲击、美国金融危机后向欧洲转移风险等重大事件中。本文认为,美欧之间的币权竞争的性质是“合作性竞争”,而不是零和博弈的“破坏性竞争”。展望未来,在全球市场中,两者的竞争将持续激烈,双方都会竭力增强自己货币的吸引力。但在政府间关系层面,这一竞争尚不至于演变成“高政治”领域的外交对抗。当然,风险不能完全排除,潜在的冲突点可能是欧洲在中东推广欧元走得过远,以及长远看其在支持人民币国际化问题上的立场。

货币作为一种经济现象,长久以来都是经济学家研究的课题,但经济学家常常是在既定的框架下研究效率问题,也就是如何利用汇率、利率、货币供应量等工具实现经济效益最大化,而在货币问题的背后,是复杂的政治利益博弈。本文利用国际政治经济学方法,从理论上分析货币在国家间或者国家与国家集团间会衍生出哪些权力,探讨美欧作为两大国际行为体,围绕这些权力如何进行竞争,以及从这些竞争中可以总结出哪些规律,用于帮助我们对未来做出判断。

一、理论探讨

从国家层面看,政权要保持稳定,必须牢牢控制货币权力,包括确定本国的货币体制、货币发行量、利率水平、汇率机制、外汇管制,等等。很多国家都把国王或者开国元勋的头像印在货币上,以象征权力。但从国际层面看,一个国家完全享有货币主权在很大程度上是一种“幻觉”。随着历史进程的推进,尤其是全球化进程的发展,国与国之间的联系愈加紧密,实际上绝大多数国家都无法完全掌控自己国家货币的汇率、利率和发行量,也就是说丧失了部分币权。中国工商银行副行长张红力认为,较高的专业门槛和技术含量实际上掩盖了一个事实,即国际金融市场和国际货币体系的运转在一定程度上是由霸权力量推动的。币权不仅存在于国家层面,也存在于国际层面。从近代史看,国家之间围绕币权归属,进行着激烈的竞争。一个国家如果能掌控币权,便可借此对其他国家施加影响,推行对本国有利的对外战略,实现自身的国家利益,这其中既包括经济利益,更包括政治和安全利益。国家(国家集团)间围绕货币权力开展的竞争行为,既包括货币权力的争夺、维系,也包括货币权力的运用,本文称为“币权竞争”。具体而言,货币权力可以归结为以下四个方面,或者说是四种表现形式,也可以称为“四大权力”。

(一)主导国际货币体系

从世界经济的发展进程看,随着国与国之间经济联系的日益紧密,建立国际货币体系是处理国与国经济关系的必然需要,而国际货币事务的主导国可以在这种安排中发挥关键作用,使得规则对自己更有利。国际政治经济学家罗伯特·吉尔平认为,由谁来支配国际货币体系的准则和惯例,将对各国权力分配产生重大影响,因而各国都努力让体系服务于自己的利益。

一个国家通过主导国际货币体系,可以获得一定的权力和地位:第一,该国能够主导国际货币体系的规则,使之服务于自己的战略目标。游戏规则至关重要,它决定了各国在游戏中的地位以及利益分配。美国学者罗伯特·基欧汉的“霸权稳定论”可以说明这一点。这一理论对国际机制进行了深刻分析,认为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经济实力相对下滑,但美元依然能够处于霸权地位,这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国际货币体系的制度设计,制度的“惯性”让美元地位得以保持。王湘穗教授从权力的角度分析了掌握规则制定权的重要性,认为每一个时代都有自己的代表性权力,金融全球化时代的代表性权力是币权,也就是核心货币国家和世界性金融机构通过全球货币体系的设计和运行去控制及影响当代世界体系的权力。

第二,主导国能够有自主的宏观经济政策,追随者的货币政策在很大程度上要受到主导国的影响。除了世界核心货币发行国外,绝大多数国家都无法完全掌控自己国家货币的汇率、利率和发行量,并承受着国际货币市场波动带来的汇兑损失和金融风险。更为重要的是,普通国家的货币主权受到跨国界流动资本的不断侵蚀甚至丧失,而核心货币国家和金融机构则得到了支配当代世界的权力。比如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主导的国际货币体系中,美联储一旦进行货币政策调整,全球都势必受到影响。而其他“不重要”的经济体调整货币政策,对美国的影响可以说是微乎其微。

第三,主导国可以享受“铸币税”的好处,特别是在使用信用货币的今天更是如此。美国铸币局“生产”一张百元美钞成本仅几美分,但其他国家要获得一张百元美钞,需要提供价值相当于10美元的实实在在的商品。这意味着,这些商品将被美国长期无偿占有。不仅如此,除了现金和电子货币外,由于美元的特殊地位,美国还可以以低利率向世界发行国债和机构债券,这实际上也赋予了美国政府和机构低成本融资的权力。

1 2 3 4 5 6 7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