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胜湘 张鹏 高瀚:特朗普政府国家安全战略的不确定性论析
2020年08月12日  |  来源:《东北亚论坛》2020年第5期  |  阅读量:7414

(二)应对之策

一是中国不挑战美国领导的世界体系和结盟体系,以尽可能稳定中美关系。中美关系是当前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是世界稳定的基础,特朗普政府将中国视为战略竞争对手是要在中美关系上挑事、惹事,其关键是担心中国挑战美国的霸主地位。中国虽然表示不怕事,但其表达的核心是不挑事、不惹事,体现在中美关系中就是不挑战美国在世界体系中的领导地位,其中最主要的就是不挑战美国的结盟体系。美国在世界上的结盟体系客观上看可以出现所谓的霸权稳定。美国作为霸权国家在东亚、中东和欧洲等世界各地都有其结盟体系,这是美国称霸世界的基础。中国在崛起过程中不断发展与世界各国的战略伙伴关系,其伙伴关系战略并不以美国为对手,更不以美国为敌。不挑战美国领导的世界体系和结盟体系有利于削弱美国国家安全战略不确定性对中国和世界的不利影响。

二是加强中美战略合作关系,减少中美战略对抗关系。当前中美关系是一个集战略竞争、战略合作和战略对抗于一身的混合体,当特朗普政府将中国视为战略竞争对手后,中国是否也应该将美国视为战略竞争对手?这是当前处理中美关系的关键。如果中国将美国视为战略竞争对手,意味着中美两国互为战略竞争对手成为现实,两国走向战略对抗的可能性增加。如要缓解中美战略竞争关系中的对抗因素,中国不宜将美国视为战略竞争对手,即中国不同意、不接受美国给中国战略竞争对手的身份定位,不充当美国的竞争对手,继续坚持以协调、合作、稳定为基调中美关系,继续谋求建立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中美新型大国关系,进而使中美关系发展机制化从而化解美国国家安全战略的不确定性风险。事实上,四十年来中国对美保持一以贯之的战略定力与常性,恰恰是在每一轮残酷的中美博弈中化险为夷的根本原因。

三是通过不同的多边机制参与和引领国际新秩序的构建。当今世界旧秩序还没有解体,新秩序也没有形成,处在一个新旧秩序的转换时期。由于旧秩序的主要设计者和领导者——美国不断地退出或威胁退出一系列国际组织和条约,已多次声明不愿意继续领导,而当前又没有一个国家有能力担当领导者,不断崛起的中国被推到了新旧秩序转换的风口浪尖。虽然中国多次声明要作为世界秩序的维护者,但国际上将中国视为超级大国和世界秩序挑战者的势力不可忽视。0在这一背景下,中国需要通过不同的多边机制参与和引领国际新秩序的构建,既可考虑与英法德美俄日印等建立一个大多边协调讨论机制,也可与法德英等建立一个小多边协调讨论机制,还可与日韩等建立一个东亚协调讨论机制等,以尽可能减少美国国家安全战略的不确定性给世界秩序造成的损害。

四是用社会性共生弥补契约性国际制度的不足。当今世界已经形成为以契约关系为基础的国际制度关系,即各国受国际制度约束的国际关系。然而契约性国际制度关系的缺陷也是显而易见的∶权威性不足,且制度不可能解决所有问题,包括制度内和制度外的问题。当一些国家,尤其是设计制度的霸权国家不顾国际制度的约束有意破坏或退出国际制度时更是如此,国际社会因为"破坏或退出国际制度行为"而出现很大的不稳定性,社会性共生观念和实践有利于弥补这一缺陷。当制度不能解决问题时,社会性共生可以发挥作用,从而实现社会性共生与制度的互补。在特朗普上台后,美国政府国家安全战略的不确定性给联合国、WTO、WHO等国际制度体系带来很大的安全风险,WTO甚至在很大程度上丧失了调节国家间贸易关系的功能。社会性共生理念与实践,如人类命运共同体和"一带一路"倡议等共生实践将有利于降低特朗普政府"退出风险"的影响。

五、结 语

美国国家安全战略的任何变化都会给世界带来很大的影响,因为美国是世界霸权国家,掌控撬动世界的很多"杠杆",牵一发而动全身,这也是美国为何能轻易搅动世界的原因。特朗普上台后以"让美国再次伟大"和"美国优先"为口号对美国国家安全战略进行了重大调整,然而其战略重点、意图和目标并不太清晰,其政府推进国家安全战略的方法也具有很大的随意性,美国开始变得特立独行并对其他国家和一些国际组织"恶语相向",加上其执政能力不足、性格特点和美国政党政治的影响,美国和世界的关系因此变得扑朔迷离起来∶美俄关系没有任何缓解迹象,美欧关系尤其微妙,美中关系似乎有些"剑拔弩张"。不仅如此,美国与不少国际组织的关系也变得空前紧张,世界正在因为特朗普政府的频繁"退出行为"而变得更加具有不确定性,似乎要退回到大国争夺地缘政治优势的"丛林状态",世界正承受着特朗普带来的冲击之痛。新冠疫情又加剧了这一争夺趋势。秩序转换阵痛、"特朗普冲击""和新冠疫情成为影响当今世界局势的三大变量,未来世界是美国单极霸权持续,还是中美两极战略竞争,还是多极争夺?是"冷战""新冷战""准冷战""热战",还是竞争性和平?大国是协调合作,还是冲突对抗?关键在于大国的战略选择,尤其是中美的战略选择,最主要的是美国的战略选择,美国是要充当世界的搅局者,还是世界的稳定器?因此,当前世界面临的主要问题是如何让美国成为世界和平与稳定的维护者,而不是相反。 

(刘胜湘,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导师;张鹏,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博士后,南京理工大学副教授;高瀚,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博士研究生) 

1 2 3 4 5 6 7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