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逸:应对新冠威胁需要强而有效的全球治理
2020年04月01日  |  来源: 复旦发展研究院  |  阅读量:2865

新冠病毒引发的疫情正在全球范围构成严重威胁。截止北京时间2020年3月29日晚11时,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HO)发布的第68期2019新冠病毒疫情态势报告,全球累计确认感染病例571678,其中当日新增62514;全球累计确认死亡病例26494,其中当日新增3159。

3月24日,WHO发言人已经提出警告,在新冠病毒全球大流行的背景下,美国有可能成为下一个疫情的“震中”。很显然,所有国家,均面临来自新冠病毒引发疫情的威胁,而且这种威胁,属于经典的全球问题,即超越单一国家地理边界和能力范围,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可以保证,完全依靠自身力量,就可以单独解决此类威胁;而且,由于传染病本身的特点,除非在全球形成对新冠病毒疫情的有效控制,否则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可以宣称自己处于安全的状态。

但令人感慨的是,当新冠病毒疫情在全球不同国家和地区开始爆发和蔓延的时候,有人第一时间想到的,并非从全球问题和全球治理出发应该如何应对挑战,而是本能地选择用退回全球化之前的方式,来回应全球化进程中出现的问题,基于这种思路,新冠病毒疫情将意味着“压垮全球化的最后一根稻草”。德国之声的记者Henrik Böhme认为,这场疫情至少会让人们重新看待国际分工;《外交事务》杂志的调查指出,有学者认为新冠疫情意味着“我们所知道的全球化终结了”;中国社交媒体上也有文章指出,在经历了欧美反全球化、逆全球化的浪潮冲击之后,新冠病毒将构成终结全球化的最后一击。

从实践看,其实正好相反,各国之间通过自发或者自觉的合作来共同应对新冠病毒疫情挑战的举措正在不断涌现:中国、韩国、日本、意大利、巴基斯坦等国,在抗击新冠病毒疫情的不同阶段,开展了相互之间的积极援助。2月15日,在中国抗击疫情最困难的时刻,意大利首架援助中国抗击疫情的医用物资专机飞往中国,带来了意大利政府和当地华人华侨捐助的物资援助;到了3月,在意大利面临新冠病毒严重威胁时,中国政府向意大利派遣了3批次的医疗队,提供了包括呼吸机、N95级口罩、一次性防护口罩、乳胶手套、检测试剂盒以及防护服等在内的大量救援物资。中国政府向韩国援助了口罩、防护服等医疗物资,20多个地方政府通过国际友城渠道向首尔、大邱、庆尚北道等地捐赠口罩、防护服、护目镜、检测试剂、测温仪等物资。中国政府第一时间向巴基斯坦援助了检测试剂、口罩、防护服等物资,并将积极支持巴方建设隔离医院。中国有关省市也向伊斯兰堡市、卡拉奇市捐赠了口罩。至3月20日,中国已经通过政府间援助渠道,向全球82个国家和WHO、非盟提供援助;通过医疗专家远程视频会议等方式,在全球开展了抗击新冠病毒疫情的知识和信息共享。

很显然,正确的做法,不是退回到各自关闭国界的封闭状态,而是形成有效的跨国协调机制,以强而有效的全球治理,共同应对新冠病毒疫情带来的冲击和挑战。为此,需要各国朝着正确的方向,共同努力:

第一,各国应该形成共同抗击新冠病毒疫情,保障人类生命和健康安全的充分共识。没有什么是比人的生命和健康更加重要和宝贵的,如果仅仅停留在单一国家凭借一己之力对抗病毒的阶段,那么一旦出现失控以及爆发性传染,激增病患数量对医疗资源的挤兑,当然会形成灾难性的后果;因此,需要做的是在全球范围形成具有行动能力的有效协调与联合,各国以更加有效的方式,开展自助和互助,一方面,实现对资源的有效调配,另一方面,通过展示各国有效合作共同抗击新冠疫情的意志和能力,稳定市场的信心,避免疫情引发的恐慌,在金融和经济领域诱发次生性的伤害。

第二,联合国框架下的WHO应该得到更多的资源,并发挥更加积极的作用。从现在的情况看,新冠病毒引发的疫情在全球范围内是梯次爆发的,在欧洲和美国之后,广大发展中国家可能面临更加艰巨和严峻的考验,各国应该在WHO框架内开展积极有效的行动,在知识与信息共享,前瞻性的能力建设和物资储备,以及应急环境下的支援体系等方面,做好相应的准备,形成与新冠病毒打一场持久战的充分准备。

第三,中美两国应该展现坚定的战略意志和领导能力,在相互尊重对方核心利益和有效管控分歧的基础上进行有效合作,为改善和提升全球抗击新冠病毒疫情的能力做出不可替代的贡献。由于新冠病毒的扩散和蔓延,这注定是一场覆盖全球的持久战斗,中国和美国的有效合作,基于这两个国家所具有的资源和能力,是人类以较低的成本最终战胜新冠病毒威胁和挑战所不可或缺的。客观地说,美方应该停止一些已经导致病毒在美国境内失控爆发的错误做法和错误认知,承担起相应的责任,与中方相向而行,一起为全球抗击新冠病毒的疫情,做出应有的贡献。

第四,全球各国应该将抗击新冠病毒疫情带来的威胁,置于优先的位置,在实践中,充分共享和完善一些已经得到实践检验的操作性方法。一个基本的事实是,在短期内,全球范围还很难出现能够快速生效的药物或者疫苗,对新冠病毒疫情的治理,必须遵循传染病治理的基本思路和方法;尽管各国具体的历史、文化、社会背景有所差异,但传染病的传播规律,和对人健康与生命构成的威胁,基本上是不会因为各国国情的差异,而对各国国民区别对待的。在此过程中,需要的是各国政府有效的国家治理能力;这种能力的使用,以在新冠病毒疫情面前拯救人的生命为唯一诉求,本质上必然是一种与疫情严重程度正向相关的临时性措施。在较短的时间内,尽快地确保这种能力发挥作用,避免更多的生命在理念性的争论中被耗散,是至关重要的。

第五,全球应该共同构建一个良性的信息环境,避免各种形式的虚假信息,对抗击新冠病毒疫情构成负面影响和干扰。本次新冠病毒疫情在全球的流行,最大的特点之一,就是在全球网络空间同样产生了复杂的影响,并且与现实世界的行动形成了紧密的互动。确保正确的信息得到有效的传播,帮助人们确立对新冠病毒威胁的正确认识,尽可能压缩传播虚假信息并从中获利的空间,无疑是至关重要的。这里需要各方对等和均衡的努力,至少在抗击新冠病毒疫情这个问题上,要避免形成一种被价值观选择过滤而无视基本事实的传播秩序,这对抗击新冠病毒相关努力的最终成效,至关重要。

在最极端的情况下,通过支付相应的代价,新冠病毒诱发的疫情最终都会过去,人类社会也会自然向前发展。但是,人类社会之所以能不断前行,就是因为在此类关口,不是消极地坐等危机结束,而是主动采取措施,尝试寻找和实践用最低的代价度过危机的方法和路径,尽可能多地拯救生命。对于作为一个共同体的人类来说,在面对新冠病毒引发的疫情威胁面前,没有什么价值,比最基本的生存和生命安全更重要的了,而现在,则到了全球真正行动起来的时候了。

(作者系复旦大学网络空间国际治理研究基地主任,复旦发展研究院金砖国家研究中心主任,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副教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