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正绪:环球同此凉热:应发表促进全球冰雪运动平等参与的“北京倡议”
2022年02月21日  |  来源:库智交外大  |  阅读量:1846

第22届冬季奥运会如期举行。在全球大流行病的条件下,本次北京-张家口冬季奥运会共计91个参赛国,2833名运动员,基本维持了上届平昌冬奥会的规模。

值得注意的是,这次北京-张家口冬奥会的热带国家运动员增加了很多。四个非洲国家——加纳、尼日利亚、厄立特里亚、摩洛哥——和亚洲的马来西亚、东帝汶、泰国、印尼、沙特即是代表。而美洲的特立尼达和多巴哥、美属维尔京群岛、波多黎各、秘鲁、玻利维亚、哥伦比亚、巴西、海地和大洋洲的美属萨摩亚,都是纯热带国家或沙漠国家,都参加了本次北京冬奥会。其中,沙特和海地首次参加冬奥会,而沙特更是首个参加冬奥会的海湾阿拉伯国家。 表面看,运动和竞技体育是最公平的——谁跑得快、谁跳得高、谁掷得远等等,胜负是很容易分清的。但是,国家间的体育竞赛,随处可见参与的不公平。如游泳、自行车、射击、击剑、马术等诸多运动项目,从运动员的装备到长年累月大批运动员训练所需要的费用,都是富裕国家以外的广大地区无法承担的。

这种国家之间在运动竞赛上的不公平,在冰雪运动上更加突出。首先,发展冰雪运动需要特殊的自然物理条件。它只能在居于地球寒带既具有丰富降水、又要有山地地形的地区发展。同时,发展冰雪运动所需要具备的场地、装备、交通设施等条件,又必须是具备富裕经济水平的地区才能提供的。

这样近乎“苛刻”的条件,将全球很多国家的居民排除在冰雪运动之外。因此,冬奥会最初由北欧人推动举行,长期以来也一直是北欧国家主导。而两个北美寒带地区的美国、加拿大和横跨欧亚寒带地区的俄罗斯后来居上成为冬奥会的重要竞争者,同样深刻地表现了冰雪运动对一国的自然禀赋和经济发展水平的要求。

东北亚国家的成就

可喜的是,这一情况近年来有了较大变化。中、日、韩三个既具备寒带地区的物理条件,又形成了强劲的经济能力和社会组织能力的国家,成为了重要参与国。

就地理条件而言,东北亚可以说得天独厚。也因此,日本、朝鲜半岛和中国东北地区,很早就成为冰雪运动的重要承载地。中国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就在黑龙江省的亚布力举办了冬季亚运会,而日本的札幌、韩国的平昌更是早已举办了冬季奥运会。

就中国而言,长期以来,虽然华北以南的民众的冰雪运动参与程度不高,但在北方的京、津等地和东北三省,冰雪运动一直有巨大的群众基础。而随着中国经济社会发展,冰雪运动的需求逐渐扩大到全中国的广大地区。也由于交通、旅游业的发展,冰雪运动的供给获得了极大的改善,为居住在传统冰雪地区以外的广大居民提供了消费、享受冰雪项目的条件。

如今,越来越多的居住在华北以南的居民,有可能在冬季到吉林、黑龙江等地旅游、享受冰雪项目。而在上海等一些大城市,建在室内的滑冰设施,也常年吸引青少年的参与。

可以说,中国举办冬奥会,只是为这一趋势增加了推力,使得冰雪运动更快、更有力度的在中国扩散,吸引了更多的冰雪运动爱好者、参与者,并推动了中国近三亿人的市场容量冰雪经济的发展。同时,举办冬奥会非常有力地促进了竞技性冰雪运动的选材、训练、比赛体系的发展。

可以说,中、日、韩三国的冰雪运动、冰雪经济、冰雪文化已经进具备了内生的、可持续的发展动力。而这三国形成的巨大的冰雪经济、冰雪文化体量,也在一定程度上拉动了邻近的东南亚地区的新加坡、泰国、马来西亚等国的居民参与到冰雪旅游和冰雪运动中来。

而新加坡国立大学登山队于2005年即实现登顶珠穆朗玛峰、新加坡女子登山队于2009年全体登顶珠峰也说明,只要有足够的热情和充分的经济、组织的投入,居于热带地区并不能阻挡人类对冰雪运动的拥有和享受。

“北京倡议”

本届冬奥会上在一定程度上表明,广大东南亚、南亚、西亚、北非、整个非洲大陆、中南美洲的国家,正越来越多地参与到冰雪运动中来。尤为值得注意的是这次来自热带地区的加勒比岛国牙买加,派出了九名运动员,这是这个以田径闻名的小岛国家最大的冬季奥运会代表团。

美属萨摩亚代表团的旗手在寒冬中穿着传统草裙出席开幕式,俨然是人类对运动的激情宣言——冰雪运动不应只属于寒带地区。 

事实上,冰雪运动上的国家间能力的互相支持,已经十分普遍。近年来中国冰雪运动实力的大力提升,从美国、加拿大、韩国等国家的教练中受益良多。而受惠于中国教练的帮助,亚热带国家玻利维亚代表团也参加本届冬奥会的滑雪比赛。 

当然,要真正实现冰雪运动的全球平等、环球同此凉热,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为了这样的理想,国际奥委会和本届冬奥会的参会各方,应该积极协商,发表一个实现全球冰雪运动平等参与的“北京倡议”。

就这个倡议的内容,可以借鉴全球气候变化应对方案中的“清洁发展机制”。该机制的原理是由全球发达国家为欠发达国家提供发展减低碳排放的技术和资金,以便使欠发达国家既能够获得低碳发展的技术,又不被剥夺发展经济和工业化的权利。 同样的,为了促进冰雪运动的全球平等参与,带动全球冰雪运动的共同发展,国家间可以形成互相帮助的诸多机制。一方面,由北方的、享有优越的冰雪运动自然条件和经济能力的国家,为广大温带、热带地区的不发达国家提供一种冰雪运动的伙伴关系。

如挪威、瑞典、芬兰、德国、瑞士、意大利、加拿大、美国,俄罗斯、以及亚洲的中、日、韩等国,每年应该为温、热带地区不发达国家提供一定名额的冰雪运动员、青少年爱好者的训练、培养计划。这样的计划还应包括为这些温、热带欠发达国家的运动员参加世界冰雪运动的锦标赛、冬奥会提供一定的经费。

另一方面,而热带地区的富裕国家,如新加坡、沙特、阿联酋等,则可以为居于寒带但是经济能力偏弱的国家,如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白俄罗斯、罗马尼亚等国家,提供发展冰雪运动的经费支持,一起收获冰雪运动的发展。

环球同此凉热

这样的机制运行起来,一方面能够带动温热带地区、欠发达国家的冰雪运动的发展。另一方面,居于寒带但又缺乏经济能力的国家,也能够逐步发展冰雪运动。

冰雪运动中的这些机制,也将有力促进国家间合作、推进全球和平发展。在全球公共面对气候变化和全球经济发展的极端失衡的时候,推进冰雪运动的全球正义,正是实现全球的气候正义、发展正义和增进国家间友谊与合作、促进全球和平的有力方式。冰雪运动因此将成为全球人民致力实现“太平世界,环球同此凉热”的有益场域。

如果通过这样一个“北京倡议”,那么,今年冬奥会带给我们的,将不仅仅是一届在全球大流行病环境中成功举办的一次出色的冬奥会,而将是全球冰雪运动发展历史上一次划时代的盛会。

(作者为复旦大学一带一路与全球治理研究院教授。)

分类: 人文交流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