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仁伟:美国扣了中国三顶恶帽,中美怎样跳出“修昔底德陷阱”
2018年02月04日  |  来源:文汇报  |  阅读量:25277

5.jpg

▲修昔底德陷是古希腊的历史学家,他曾讲述了伯罗奔尼撒战争的肇因

中美关系零和博弈的简单思维有害无益

如果依据修昔底德规律,中美关系可能严重恶化甚至全面冲突,世界前景将非常危险,谁也无法承担世界第一与第二经济体展开核大战的后果。中美关系是世界上最复杂也最广泛的大国关系,两国之间既对立又紧密联系。当代崛起大国和现状大国与历史上的情况很不一样,历史上崛起大国取代现状大国霸权的成功例子只有一个,就是美国继承了英国的霸权。英美关系如同亲兄弟,甚至是父子,他们的经济制度、政治制度、宗教、文化,包括种族、语言都是一样的,可以说,两国的基因是相同的,仅有些许差别。当英国衰落之时,美国很顺利地从英国那里继承了领导权,这是其他国家无法做到的。中美两国面临崛起大国和现状大国这一对矛盾,走入还是跳出“修昔底德陷阱”是非常现实的问题。目前美国战略界大部分人相信“修昔底德陷阱”,坚称美国现在尽管无法遏制中国,但是必须防备和牵制中国,以免中国进一步迅速上升,甚至可能压倒美国。

这种思维的核心就是零和博弈,是一种有你没我、有我没你的竞争状态,但其实中美关系并非如此。中美关系的严峻性和相互依存度之间存在一个非常难解的矛盾。过去,我们一直以相互依存为主题,而现在美国把相互竞争摆在首位,这就导致中美气氛不断恶化。

中美关系是老大国和新大国的权力转移

老大国和新大国的关系在理论界被称为权力转移,意指老大国的权力逐渐向新大国转移,最后老大国沦为第二、第三,而新大国位居第一。权力转移包含数量和质量的关系,哪些是数量的转移,哪些是质量的转移,这是战略界研究的重要课题。理清这些数量关系可以比较准确地把握权利转移的规模和速度。美国在这方面的研究比我们深入。美国国防部设有净评估办公室,负责评估战略对手与美国的所得与所失,判断的核心指标是武器,而武器的核心指标则是技术。技术的领先程度决定了武器的领先时间,美国战略的基础就是“唯武器论”。

从变量与存量关系看中美公共产品之争

研究大国关系要从变量和存量的角度着手。从变量角度看,中国的GDP每年增长6%-7%,美国每年增长2%-3%,按照这样的速度大约到2035年时两国GDP就总量相当了。从存量角度看,美国在这段时间内经济总量与人均生产值还是世界第一。如果变量快,那么存量很快就会消失,反之,存量可以保持较长时间。

6.jpg

▲2005-2015年中国与美国人均GDP比较,按实际汇率计(资料来源: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1 2 3 4 5 6 7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