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励:《经济危机中的斯里兰卡:“世界之眼”为何而泣?》
2022年07月16日  |  来源:  |  阅读量:672

编者按:2022年7月15日,香港主流媒体《明报》刊登我院张励助理研究员的文章《经济危机中的斯里兰卡:“世界之眼”为何而泣?》,全文如下。《明报》是现今香港最有影响力的报纸之一,由查良镛(笔名金庸)与沈宝新于1959年创立。正文如下。

7月5日斯里兰卡总理向国会宣告国家破产后,当地时间7月9日,该国总统戈塔巴雅宣布将于13日辞职,总理维克勒马辛哈亦表示愿意辞职。这场斯里兰卡数十年来最严重的经济危机究竟是怎样发生?是否仅因一些外国舆论所说源于“债务危机”?

笔者认为,今年以来,被称为“世界之眼”的斯里兰卡身处经济危机风暴中,是内外多重因素交织的结果,最终在全球政治经济风暴和新冠疫情的叠加压力下,成为“风暴眼”,走到今天国家破产的境地。

斯里兰卡危机的伏笔与爆发

斯里兰卡是坐落印度洋的岛国,地形酷似水滴,宛如“印度洋中的一颗珍珠”,亦像“世界之眼”。21世纪初,当世界各国开始相继进入经济快速发展轨道时,斯里兰卡于2009年才结束长达26年的内战,开始走上重建的道路。斯里兰卡有2100多万人口,基于优厚的自然气候条件,茶叶、橡胶、椰子等农产品出口成为该国主要经济来源之一,也是其出口创汇的重要组成。同时,旅游业亦是斯里兰卡的重要经济支柱,于2018年约佔其国内生产总值5%。纺织服装业更是斯里兰卡的第一大出口创汇行业。

但该国在发展农业、服装业、旅游业等的同时,却没有发展自身的工业,导致其工业基础薄弱。同时,斯里兰卡的工业原材料进口亦主要依赖外国。此外,2019年斯里兰卡连环爆炸事件及2020年新冠疫情的蔓延,也导致其国外游客数量骤降,旅游收入大减,沉重打击该国经济收益。这些因素都为今年的经济危机爆发埋下伏笔。

基于上述多重因素影响,今年初斯里兰卡的经济发展形势已不容乐观,开始向多国借贷。同时由于其外汇储备情况恶化、主权信用违约风险上升,国际机构标准普尔开始下调其主权信用评级。

今年4月起,斯里兰卡爆发严重的经济危机,国内燃料、食物、药品等大量必需品严重紧缺,同时物价飞涨,国家限电,国内示威抗议与暴力冲突不断。总统戈塔巴雅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5月,斯里兰卡经济情况进一步恶化。5月4日,财政部长在国会表示该国的可用外汇储备已跌破5000万美元,达到即时危险水平,而外债却达510亿美元;9日,国内爆发致命冲突,时任总理马欣达向总统提交辞职信;19日,斯里兰卡正式确认债务违约。

到6月,其国内形势并未好转,政府宣布未来3个月内,公务员将每逢周五带薪休假,让他们有时间种植自己的农作物,但4天工作制不适用于医院、港口、电力、水利部门等“必要服务”工作人员。同时,国内民众在获取食物、能源等面临更艰难境地。7月5日,该国总理宣告斯里兰卡破产,并称当地粮食、燃料和药品严重短缺情况会持续至明年末。7月9日,首都科伦坡爆发近期最大规模的游行示威。

全球风暴下的“世界之眼”

笔者认为,被称为“世界之眼”的斯里兰卡,并非身处平静的“全球风暴眼”中,而是面临狂风与暴雨。由于依靠农业、服装业、旅游业等易受波动产业,以及该国制造业的薄弱,在全球政治经济风暴叠加作用下,内外多重因素导致斯里兰卡爆发经济危机。

第一,斯里兰卡在外汇储备、生活必需品等方面“家底单薄”。几十年来,该国长期处于贸易逆差状态。2020及2021年,贸易逆差分别为60.08亿美元及81.36亿美元。同时由于其2020年的信用评级下调,直接导致斯里兰卡难以进入国际金融市场,并开始动用外汇储备偿还债务,使其之后面临外汇开支危机。今年斯里兰卡需偿还约69亿美元债务,但其外汇储备仅20多亿美元。

另外,该国所需的石油、穀物、农用化学品和医疗用品等诸多生活必需品严重依赖进口,外汇储备的不足亦加剧其国内经济崩溃。

第二,国内经济政策调控接连出现失误。2019年总统戈塔巴雅宣布减税政策,取消7项税收,并将增值税从15%降至8%,但2020年出现新冠疫情,使其经济政策并未发挥应有的刺激作用。斯里兰卡转以印钞方式来偿还国内贷款和外国债券,直接导致通货膨胀严重。去年12月该国通胀率已达到12.1%,今年3月续涨至21.5%,6月飚至54.6%,是有纪录以来最高水平。

此外,斯里兰卡去年一度全面禁止进口化肥等农用化学品,以减轻外汇储备压力;但该政策使其农业产量下降,进一步打击国内经济,并在大米等粮食方面更加依赖外国,反而加大了进口开支。

第三,新冠疫情与恐怖袭击叠加,使其旅游业、农业等重要经济支柱遭遇重挫。2019年4月,斯里兰卡科伦坡、内贡博等多地发生连环爆炸,造成数百人伤亡,包括来自中国、美国、英国、日本、印度等国公民,这直接导致其旅游收入大减。2020年新冠疫情蔓延全球,斯里兰卡的海外游客数目进一步减少,令该国至少损失约40亿美元的旅游外汇收入。此外,疫情亦导致全球市场对茶叶、橡胶等农业产品需求下降,进一步降低斯里兰卡的经济增速,并影响其外汇储备。

俄乌冲突致斯里兰卡雪上加霜

第四,今年乌克兰危机的爆发导致斯里兰卡经济雪上加霜。斯里兰卡经济尚未从2019年恐袭与2020年新冠疫情中缓过来,又遭遇俄乌冲突攻击。俄罗斯、乌克兰两国是斯里兰卡旅游经济的重要来源,分别是其2022年的第一和第三大旅游市场,同时俄国还是其第二大茶叶出口国。

俄乌冲突爆发后,旅游人数锐减,茶叶需求下降,加之美国等西方国家对俄罗斯的制裁,直接导致全球原油、石油、小麦、葵花油等能源与农产品价格飞涨。这对于缺乏能源、经济不景气的斯里兰卡而言,根本无法承担,并严重影响其民众的生活。

归咎中国“一带一路” 并无根据

第五,债券市场的逐利行为和境外汇款急剧减少,加剧经济负担。斯里兰卡于2009年结束内战后,通过向国际债券市场获取借款来推行重建与复苏。据斯里兰卡央行、对外资源部数据显示,其去年外债总额达507亿美元。去年4月该国的外债包括:国际资本市场佔47%,亚洲开发银行佔13%,中国与日本同为10%,世界银行佔9%,印度佔2%,其他佔9%。其中,西方金融机构与日本持有斯里兰卡大部分债务,中国仅小部分。由此亦可见,部分媒体对中国“一带一路”的抹黑与经济危机责任的推卸并无根据。

再考虑到债券市场存在二级市场,“秃鹫基金”会以较大折扣从投资者手中购买“问题国家”的主权债务,从而要求债务国按时全额偿还,否则将面临切断贷款的困境。另外值得关注的是,在过去20年,境外汇款亦是斯里兰卡每年的重要经济来源之一,佔其外部经常帐户信贷总额的近四分之一。但该数据从2020年的70亿美元降至去年的50亿美元,这也进一步加剧了其国内经济负担。

新冠疫情与经济危机相互叠加的百年变局下,每个国家难以独善其身。发展成为当下所急需,也是未来较长时间内破除危境的关键之钥。各国应共同营造有利于发展的国际环境,让印度洋上的“世界之眼”不再流泪,让蓝色星球里的每一颗“珍珠”都耀眼夺目。

(作者为复旦大学一带一路及全球治理研究院助理研究员)

分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