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玉军 陈宇:大国竞逐新军事革命与国际安全体系的未来
2019年01月28日  |  来源:时政国关分析  |  阅读量:10758

近些年来,世界新军事革命迅猛发展,各主要大国加紧开发新型军事技术和军事装备,一场新型军备竞赛隐然若现。这对国际安全体系构成了深刻影响,导致既有军控体系加速崩塌、大国战略竞争加剧、地区冲突频发,世界动荡的风险上升。国际安全体系的未来将取决于技术发展的前景和大国是否能进行有效的合作。随着中国在国际安全体系中地位与影响的日益提升,未来应发挥更大作用并承担更多责任,以“新安全观”不断参与和引领国际安全合作规则与机制构建,推动国际安全体系更新与转型,以使其能更好地维护国际安全与世界和平。


一、大国争相追赶世界新军事革命浪潮

当前的世界新军事革命源自 21 世纪以来的第四次科技革命。这场科技革命以人工智能、清洁能源、量子信息技术、虚拟现实以及生物技术为主的全新技术革命。这些领域也构成了世界新军事革命的主要方面,但新军事革命不局限于这些领域,一些过去已经很重要的军事科技领域发展也出现了新的特征,同样属于新军事革命的范畴。总的来看,大国是世界新军事革命的主角,其中领头羊是美国,而俄、中等大国也在努力跟上美国的步伐。这场新军事革命的发展呈现出全方位、跨越式的特征,一些领域即将取得突破性进展,从而重塑未来战争形态和国际安全格局。大国围绕在该领域的竞争态势尤其值得关注:

(一)重新重视发展核力量,并加速推进核力量的现代化。伴随冷战的结束,美苏两个大国一度在核竞争方面“收缩战线”,特别是三个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大幅削减了核武库。但近些年,随着大国竞争的加剧,核国家又开始比拼核力量。一个突出的特征是,由于数量受限,美俄将提升核武器质量作为重点。

特朗普上台后,美国的核政策变得更具进攻性。2018 年初公布的美国新版《核态势评估》报告要求推动核武器、核基础设施和运载系统的现代化,大力发展新型小威力战术核武器,并放宽了核武使用条件,准备用核武器应对“非核战略攻击”。

美国将在未来 30 年更新其“三位一体”核武库,部署“哥伦比亚”级战略导弹核潜艇、新一代战略轰炸机 B21、新型洲际弹道导弹、新型空射弹道导弹等。为了维持对美战略平衡,财政捉襟见肘的俄罗斯也把军备建设重心放在核力量现代化上。普京连任后表示,俄巩固武装力量的优先方向是战略核盾牌和空天军。俄《2018-2025 年国家武器装备计划》的首要方向就是发展战略核力量。根据《经济学人》评估,俄重整核力量的工作大约完成了一半 :陆基方面,批量生产亚尔斯新型洲际导弹,井式的“萨尔马特”洲际导弹也在 2017 年底进行了首次试射,“边界”公路机动战略导弹已完成 5 次试射;空基方面,升级后的首架图 -160M2 战略轰炸机于 2017 年底下线,并在 2018 年 1 月成功试飞,计划2023 年开始批量装备;海基方面,已有 3 艘最新型的“北风之神”战略核潜艇交付海军,5 艘正在建造,最新型的“布拉瓦”海基洲际导弹的试射成功率也在不断提高。除俄美外,中国、巴基斯坦、印度等核国家也在努力实现核武库的现代化。

(二)加紧研发新型反导系统,试图抵消对手的战略进攻能力。美国是反导领域的翘楚,经过几十年发展,已拥有世界上最全面的弹道导弹防御系统。近年来,美国试图把国内的反导系统扩展到全球,以抵消俄罗斯等对手的战略进攻能力,打破现有战略平衡。2004 年,美国在阿拉斯加部署陆基拦截导弹。2010 年,美国决定在欧洲分阶段部署反导系统,2016 年启动位于罗马尼亚的导弹防御系统,并在波兰开建第二个导弹防御系统,计划 2018 年内启用。2012 年,美国又提出建设亚太反导系统,并在2017 年借助朝鲜半岛局势紧张在韩国部署“萨德”系统。《经济学人》评估认为,美导弹防御系统尚无力应付洲际导弹的大规模攻击,但正在进行实质性改进。2017 年 7 月,美国成功进行洲际导弹拦截测试。

其他国家的反导能力虽与美国有很大差距,但也努力试图追上美国的脚步。当前俄罗斯总体上沿用苏联时期部署在莫斯科周边的 A-135 导弹防御系统,但也积极研发第三代反导系统 A-235。A-235 系统将由 51T6 远程拦截弹、58R6 中程拦截弹和 53T6M 近程拦截弹三层防御体系构成,射高可达800~1000 公里、射程 1000~1500 公里、射速超过 20马赫。其中,作为关键组件的 53T6M 拦截弹已多次成功试射。俄发展反导能力的另一个重要措施是整合反导和防空系统,形成“高低搭配”的空天防御布局,因此正加快部署 S-400 防空系统,并加紧研发 S-500 系统。

(三)争相研发高超音速武器,以求打破战略平衡。大国热衷高超音速武器的原因在于,这种武器可以较低成本达到类似天基动能武器的效果,轻易穿越反导系统,打破战略平衡。美国是高超音速武器概念的发明者,早在 20 世纪 60 年代就试验了超燃冲压发动机,速度达到 7.3 马赫。2002 年,美国推出“常规快速全球打击”计划,加快了高超音速武器的研发步伐,谋求在 1 小时内高精度打击全球任意目标。美国正在研发的项目包括空军“高超音速打击武器”(HSSW)、空军和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高超音速吸气式武器”(HAWC)和“战术助推滑翔器”(TBG)、陆军“先进高超音速武器”(AHW)等。这些项目已积累不少成果,并在试验中取得了部分成功。美《防务内情》网报道,美国防部承诺将在 2018~2022 财年间率先给欧洲司令部和太平洋司令部装备高超音速武器,以形成一定的“常规快速全球打击”能力。

俄罗斯也将其列入《2018-2025 年国家武器装备计划》重点,并取得不少成果。2018 年 7 月,俄国防部确认,速度可达 20 马赫的“先锋”超高音速飞行器已开始批量生产,速度可达 10 马赫的“匕首”高超音速巡航导弹已投入战斗值班。

中国也在研发高超音速武器。2014 年 1 月,中国国防部证实正在研制高超音速飞行器。2017 年底,美国《国家利益》杂志网站报道,中国的高超音速飞行器东风-ZF已成功完成 7 次试射,速度在 5~10 马赫之间。

(四)不断巩固网络战能力,积极实践网络战理念。美国很早就开始研究网络战。1993 年,兰德公司的阿奎拉(John Arquilla)和罗费(David Ronfeldt)发表《网络战就要来了》一文,探讨了网络战的概念和作战理念。

2009 年,美军成立网络司令部,并在2011 年和 2015 年推出了《网络空间行动战略》和《国防部网络战略》报告,明确了网军的任务和建设目标。2016 年 10 月,美国防部宣称,网络司令部所属的 133 支行动部队均已具备初步作战能力,到2018 年规模将扩充至 6200 人。

2017 年 8 月,特朗普宣布,美军网络司令部将升格为美军第十个联合作战司令部,地位与中央司令部等主要作战司令部相同。

2012 年以来,北约每年都举行世界上规模最大、技术最前沿的“锁定盾牌”(Locked Shields)网络攻防演习。

1 2 3 4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