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海:“一带一路”倡议五周年: 进展与挑战
2019年01月16日  |  来源:国观智库  |  阅读量:7272

现代物流设施提供商普洛斯旗下的普洛斯中国于2018年1月取得了AAA级信用企业评级,获得证监会批复可公开发行首批“一带一路”熊猫公司债券。该公司在深交所成功发行规模分别为人民币5亿元、12亿元,期限分别为3年、9年,票面利率分别为5.15%、5.65%的债券,“募集资金分别用于收购斯里兰卡汉班托塔港股权及欧洲沿线物流基础设施资产”。3月,上市公司恒逸石化股份有限公司“一带一路”公司债券成功发行,募集资金全部用于文莱的PMB石油化工项目。这是深交所正式发布《关于开展“一带一路”债券业务试点的通知》后首单由境内上市公司公开发行的“一带一路”公司债券。 


“一带一路”推进的新对接模式

(一)发挥对香港的特殊作用

早在2016年7月,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就成立了由行政长官主持的“一带一路”督导委员会,负责制定香港参与“一带一路”的策略和政策,并设立“一带一路”办公室,负责具体工作。自2107年林郑月娥当选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以来,香港加快推进其参与“一带一路”倡议的进程,并结合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带来的机遇,发挥自身在国际贸易和金融方面的专业优势,致力担当“促成者”和“推广者”的角色。2018年1月,香港贸发局正式成立“一带一路”委员会,下设5个专责工作小组,巩固香港作为“一带一路”商业及资讯枢纽的角色。特别行政区政府从四个方面加大了对“一带一路”的支持力度:一是利用特区政府与中央相关部委的联席会议制度,就“一带一路”建设中的重大问题和合作事项进行沟通协商。二是通过在“一带一路”重要节点增设经贸办,加强香港特区政府与中资、港资企业的对接工作。三是提供项目支援工作,尽力为企业提供所需的资讯和支援服务。四是鼓励和支持香港企业、商会、社团等进一步加强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地区的交流合作。

国家发改委和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于2018年3月,签署了《关于支持香港全面参与和助力“一带一路”建设的安排》。《安排》确认了金融与投资、基础设施与航运服务、经贸交流与合作、民心相通、推动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加强对接合作与争议解决服务六大重点领域,同时建立了由国家发改委、国务院港澳办等相关部门和香港特区代表组成联席会议制度,围绕香港参与和助力“一带一路”建设中的重大问题和合作事项进行沟通协商。

二)顺应沿线国家人民要求

“一带一路”不是中国一家的“独角戏”,在建设过程中需要与沿线国家交流、对接、协作,通过政策沟通和民心相通不断完善早期规划。很多参与“一带一路”建设的国家国内政治复杂多变、腐败多发,治理能力难以满足民众需求。2018年在马来西亚和巴基斯坦的两次重要选举都引发了较大的政治变动,但通过相互谅解和友好协商,中方选择了顺应沿线国家人民要求,提高“一带一路”社会效应的方式解决分歧。

2018年5月,92岁的马哈蒂尔带领反对党阵营赢得大选,60年来首次将执政党赶下台。随后,新政府开始调查前总理纳吉布腐败和滥用职权问题,同时下令“东海岸铁路计划”和两项油气管道计划停工。8月马哈蒂尔访华后由中国贷款支持的200多亿美元基础设施建设项目被正式取消。中方对马来西亚担忧国债过高、希望减少预算赤字的理由表示理解,并表示可以接受。马哈蒂尔多次表示支持“一带一路”倡议,认为中马是共建“一带一路”的天然伙伴。在最新的中马两国政府联合声明中,马方也明确表示欢迎、支持并将继续积极参与“一带一路”。马哈蒂尔还任命了马来西亚执政联盟成员民主行动党主席、马中商务理事会主席陈国伟出任马来西亚总理对华特使以推动下一步的中马“一带一路”合作。

2018年7月底,巴基斯坦大选尘埃落定,正义运动党战胜了穆斯林联盟和人民党两大传统政党,伊姆兰·汗成为新任总理。伊姆兰·汗上任后不久便成立了由9名内阁成员组成的中巴经济走廊委员会,对所有走廊项目进行定期审查,加强部际协调,研究落实走廊长期规划的具体实施措施,重点关注投资和工业发展领域。中巴两国外长于9月初会晤并达成十项共识,中方承诺根据巴方下一步经济社会发展重点和民众需求,协商确定走廊未来发展路径和合作方向,重点加快产业合作和民生项目建设,并逐步向巴西部地区延伸。中国将通过派遣采购团等方式扩大进口,为巴农产品输华提供更大便利,缩小巴对华贸易逆差,中方还支持巴发展本国制造业,提高自主发展能力。

(三)中非合作论坛与非盟“2063议程”

“一带一路”倡议作为开放的合作平台,既注重与沿线国家的双边对接,如俄罗斯“欧亚经济联盟”、哈萨克斯坦“光明之路”、印度尼西亚“全球海洋支点”、土耳其“中间走廊”等;也坚持与多边合作机制加强对接,如与亚太经合组织、东盟“10+1”、上合组织、大湄公河次区域经济合作等。2018年的重头戏是深化“一带一路”倡议与非洲联盟,特别是非洲“2063年议程”的对接。

为加快实现非洲工业化和农业现代化,非洲联盟2015年通过的《2063年议程》把破解基础设施建设滞后和人才不足作为优先突破口。同年,习近平在中非合作论坛约翰内斯堡峰会上提出中国对非“十大合作计划”呼应非洲的诉求,为“一带一路”倡议携手《2063年议程》奠定了基础。2018年9月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期间,中国重申支持非洲国家参与共建“一带一路”,加强在各领域与非洲发展对接,并将依托《关于构建更加紧密的中非命运共同体的北京宣言》和《中非合作论坛北京行动计划(2019~2021年)》打造中非高质量共同发展之路。

按照《北京行动计划》,中国将同非洲共同实施产业促进、设施联通、贸易便利、绿色发展、能力建设、健康卫生、人文交流、和平安全“八大行动”,其中每一项都与《2063年议程》相呼应,紧密对接。中国与非盟已建立非洲跨国跨区域基础设施建设合作联合工作组,并在此基础上决定加强协调对接,共同编制《中非基础设施合作规划》,统筹推进非洲跨国跨区域合作项目。9月5日中非合作论坛结束后,中国国家开发银行等17家成员行便签署了《中非金融合作银联体成立协议》,标志着中非间首个多边金融合作机制的诞生。中非银联体非方创始成员行包括南非联合银行、摩洛哥阿提加利瓦法银行、莫桑比克商业投资银行、埃及银行、中部非洲国家开发银行、埃塞俄比亚开发银行、泛非经济银行、肯尼亚公平银行、尼日利亚第一银行等具有区域代表性和影响力的非洲金融机构。中非银联体不仅可以加强投融资便利化,服务“一带一路”建设,还可以共同防控风险,维护金融稳定。

(四)第三方市场合作

第三方市场合作是中国首创的国际合作新模式,将中国的优势产能、发达国家的先进技术和广大发展中国家的发展需求有效对接,以达到多赢的局面。在“一带一路”倡议实践平台上,第三方市场经济合作前景广阔,在国际上获得了积极响应。中国已与10多个发达经济体达成第三方市场合作共识,在亚非一些重大项目上取长补短,取得了务实成果。

中欧第三方市场合作最先起步。2015年6月,中国政府同法国政府正式发表《中法关于第三方市场合作的联合声明》,首次提出了这一概念。此后三年间,第三方市场合作已发展成共建“一带一路”的重要内容,树立了多个国际合作典范。例如,中广核公司和法国电力公司在英国欣克利角核电项目上开展合作,中欧班列的维护工作由中国铁路总公司和德国铁路公司合作完成,中国三峡集团与德国福伊特集团合作改造巴西圣保罗州伊利亚电站机组,中国机械工业建设集团与韩国现代建设株式会社签署厄瓜多尔太平洋炼油厂项目JV协议,中信集团联合日本伊藤忠商社、韩国三星集团与泰国正大集团就共同投资泰国东部经济走廊项目达成共识等。

1 2 3 4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