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合会国家外长和秘书长访华:除了能源,有何目标?
2022年01月14日  |  来源:BRGG  |  阅读量:2133

2022年1月10-14日期间,海湾阿拉伯国家合作委员会(以下简称“海合会”)秘书长纳伊夫·本·法拉赫·本·穆巴拉克·哈吉拉夫同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在中国江苏省举行会谈,这次访问作为新冠疫情发生以来的海湾国家首次访华,也是中国疫情爆发以来首次接待高级外交代表团,伴随国际和地区形势面临许多挑战及不确定性因素情况下,双边战略关系的发展获取共同目标及高度战略意义。这就表示海湾国家在中国外交上具有很高的战略地位,在“一带一路”框架下深化双边的能源和贸易合作关系,及双边抗疫情的合作取得很大成效。由此,这次访问中国与海合会国家战略关系的发展具有以下方面的重点。

第一,  加强能源合作

2022年1月2日,哈萨克斯坦爆发了反政府的大规模示威游行,因为液化期价格上涨引起了人民对政府的不满,导致国家连续几天的动荡。这种局势的突然爆发,成为中国担忧哈萨克斯坦安全局势影响到中国能源供应,尤其是哈萨克斯坦作为中国在中亚地区上的一个重要能源来源,同时是中国“一带一路”倡议中重要的一个关键节,国家不稳政局对中国能源利益体现一个挑战。

中国与海合会国家的能源合作是双边战略关系的重要部分。沙特作为中国最主要石油来源的一个国家,双边能源合作关系不断发展。2020年,据海关数据中国从沙特的累计原油为7355.07万吨,同比上涨为5.83%,排为中国最大的原油供应来源国家,后面俄罗斯为6571.56万吨,同比下降为7.78%。[1]中国对于能源需要的增加,成为中国外交扮演更积极的角色,中国与很多地区的国家和组织签署的战略伙伴关系,作为中国外交最高的尤其是在中亚、西亚和拉丁美洲国家等,以维护国家石油供应的安全利益为主要考虑。在此方面,中国对外战略的扩大当作美国利益的一个挑战,尤其是在中东地区上,海湾国家作为美国的重要战略盟友,转向中国加强战略伙伴关系,表示中美两个大国间的战略竞争会不断增加。海湾国家采取“向东看”外交情况下,与中国加强合作关系会不断发展,在中国推行的“一带一路”倡议下,中国对中东地区能源的依赖不断增加,能源利益也要继续成为中国中东外交政策的一个主要主导。

中国与沙特在“1+2+3”合作框架下,能源合作当作双边战略关系的核心部分,沙特作为中国在中东地区的最重要的贸易伙伴,同时中国最主要的石油进口来源国家,让双边战略关心不断提升。在“一带一路”倡议下,沙特战略地位作为实现中国安全利益的一个重要国家,中国对沙特的石油的依赖不断增加情况下,沙特与中国关系将具有共同的利益,在沙特推动的“2030愿景”与“一带一路”对接,双边关系有机会不断发展。沙特的“2030愿景”的目标把国家转向为非石油经济,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也会增加非石油的40亿外资。沙特政府提出的“2030愿景”主要是针对采矿、金属、石化、制造零售批发贸易、旅游和酒店、医疗保健、金融和建筑等部门。中国推行的5G网络是发展沙特数字经济,也是双边合作关系的一个部分。Jonathan Fulton在《“1+2+3”框架下中沙关系》[2]一篇文章中指出沙特作为美国的重要战略盟友,与中国加强合作关系对美国在中东的安全利益体现威胁之处,尤其是中沙在核能、空间卫星和新能源的合作关系,可能会成为美国与沙特战略关系的一个挑战。

“一带一路”经过中亚和西亚的经济走廊,是从中国新疆连接中亚五个国家(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坦、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到西亚国家(沙特、伊朗和土耳其)、阿拉伯半岛和地中海。这条经济走廊是涉及到中国、中亚和西亚石油丰富的国家,哈萨克斯坦作为中国能源运输的重要管道,国内政治局势稳定或动荡对中国对外经济利益发挥巨大威胁,沙特作为这一条走廊的一个重要国家,对实现中国经济利益发挥重要的战略意义。

疫情爆发以来,石油市场的石油价格对中国经济带来沉重影响。由于新冠疫情对石油价格带来的消极影响,很多国家采取的隔离措施,导致国际贸易和产业连接受到严重影响,从而引发了世界经济的衰落,中国经济也受到巨大损害。疫情的爆发影响到很多国家的旅游业、民航、酒店和餐饮等。在这种情况下,石油消费和出产石油国家的经济衰落对全世界经济有影响。国际石油市场价格波动情况下,中国需要能保证石油供应,尤其是新一年里中国对煤气和油气的需求会增加,才能实现国家的经济的复兴。石油价格稳定的复兴,就依靠中国与世界各国对疫情的控制能力,这种局势显示中国经济复兴或衰落对全球经济的影响。石油市场稳定对中国经济稳定发挥一定的作用,石油供应国家的政治经济局势稳定对石油价格产生影响,中国经济发展与能源资源的连续供应成为中国能源安全的基本目标,维护国家安全利益是目前中国的重要考虑。

第二,  深化战略伙伴关系

海合会是海湾地区的一个重要政治经济组织,成立于1981年5月25日,是以海湾六个国家(沙特、巴林、阿联酋、科威特和阿曼)为主要成员的一个经济一体化组织。近年来,中海双边经贸关系不断发展。2020年中国成为海合会的第一贸易伙伴,取代欧盟作为长期海合会国家的主要贸易伙伴,可显而见,中国在中东地区的经济影响力不断增加。

五天访问期间,海合会国家与中方谈判加快自由贸易区进程,提升贸易自由化。2021年中国与沙特贸易额为633亿美元,与阿联酋贸易额为461亿美元,与科威特贸易额为186亿美元。[3]这次访问期间,中海都表示促进自由贸易区的重要性,习近平曾经指出与海湾国家推进贸易关系的重要性,尤其是“一带一路”框架下,双边贸易合作会不断增加。随着海湾国家把国家经济转向非石油经济的情况下,海湾国家实现经济多元化对实现中国“一带一路”的倡议目标有重要的作用。

第三,  实现地区稳定是共同利益

能源安全与中东地区的地缘政治有互动关系,海湾地区的石油出产国家在全球能源与世界经济中发挥重要的战略的作用,霍尔木兹海峡是全球能源与输运石油的一个重要门口,来自该地区的石油占五分之一的全球能源供应,伊朗、沙特和阿联酋作为霍尔木兹海峡的最主要国家,能够在全球能源安全扮演重要的角色,维护该地区的地缘安全成为大国的共同利益。海湾地区地缘政治与安全稳定,向世界能源市场稳定的一个重要变量。

2021年,中国与伊朗签署“25年全面合作计划”协议。海湾国家与伊朗在波斯湾地区的权力斗争,作为中东地区地缘政治的一个问题。中国作为海湾阿拉伯国家和伊朗的重要伙伴,在平衡二者之间的利益关系面临挑战。沙特与伊朗在中东地区的称霸情况下,及沙特一直采取抵抗伊朗实力的外交政策情况下,中东地区安全局势一直不稳定,这对成为中国在中东的利益有面临的一个挑战。沙特和伊朗都是中国战略伙伴国,中国外交把国家利益放在首要目标,中国在沙特与伊朗会保持中立立场,尤其是中国“伙伴关系”的外交主要强调中国追求友好,而不是盟友关系。中国在海湾地区上的影响力不断增加,与沙特和伊朗保持的稳定合作关系,会对于中东地区带来政治稳定与经济发展,这就有利于实现中国对外战略利益。

从20世纪至今,美国中东战略是以维护美国安全利益为主,这种战略没有实现中东地区的稳定,反而导致中东许多国家变成失败国家。如今,中国与俄罗斯在国际舞台上扮演重要的角色,两个国家在中东地区的战略并不一样,中国依靠经济外交扩大国家在周边地区的影响力,这种外交仅仅依靠软实力实现国家的战略利益。中国在中亚、西亚、南亚、东南亚国家及沿线一带一路的国家,就把中国家中国在亚洲大陆国家战略地位及经济影响力。中东地区作为美国、俄罗斯和中国的大国博弈、地缘战略竞争的一个区域,在中国推行的大量投资项目的经济外交情况下,中国能够挑战甚至代替美国的长期霸权地位,这就成为美国在中东地区维护他的战略利益的一个威胁,目前该地区也是三个国家竞争及合作的地方。

分类: 全球治理 2021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