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玉军 周楚人:普京的“孩子们”㉕|联邦侦查委员会主席:巴斯特雷金
2021年10月29日  |  来源:澎湃新闻  |  阅读量:2437

这里所说普京的“孩子们”,并非生物学概念,而是政治社会学概念。他们指在普京执政俄罗斯20多年期间成长起来、开始在俄罗斯政界崭露头角,并有可能在2024年后对俄罗斯政治经济发展产生重要影响的新一代权力精英。

普京提交的宪法修正案2020年3月14日获宪法法院批准,7月1日经全民投票通过,7月4日开始生效。这意味着普京之前的总统任期“清零”,他从理论上将获得参加2024年总统选举的机会。2021年4月5日,普京签署了关于总统任期的法案。根据该法案,他可以在现任期结束后再连任两届。但俄罗斯国内政治历来波诡云谲,法理上的可能并不代表现实中的必然。修宪不仅没有解决、反而凸显“2024问题”已经浮出水面。2024年之后,谁将掌管俄罗斯,是大家都热切关注的问题。因此,复旦大学俄罗斯中亚研究中心主任冯玉军教授推出“普京的‘孩子们’”专题系列,与大家共同盘点,哪些人有可能进入未来俄罗斯的权力核心或以其他形式对俄罗斯政治产生深度影响?

【之二十五】

亚历山大·伊万诺维奇·巴斯特雷金(Александр Иванович Бастрыкин),1953年8月27日出生于普斯科夫州首府普斯科夫市,是俄罗斯著名政治家,“圣彼得堡帮”的重要成员,被公认为是俄罗斯总统普京的亲密盟友。

1975年,巴斯特雷金毕业于列宁格勒国立大学法学院,获得法学学士学位。1987年获得法学博士学位。巴斯特雷金先后在苏共党团组织、列宁格勒大学、俄罗斯联邦内政部、司法部等各级组织核心部门担任要职;2006年被任命为俄罗斯联邦副总检察长,次年被普京任命为俄罗斯联邦总检察院侦查委员会主席兼第一副总检察长;2010年至今担任俄罗斯联邦侦查委员会主席,该委员会由俄罗斯总统直接管辖,主要负责重特大案件侦查工作和监督各级政府机关;2012年至今,巴斯特雷金担任俄罗斯总统反腐败委员会主席团成员;2016年被授予司法国务委员职衔,等同于大将军衔。在《独立报》2021年9月的百名政治人物排行榜中,巴斯特雷金位列第15名,是不折不扣的实权派人物。

军人世家

巴斯特雷金出生于普斯科夫市的一个军人世家。巴斯特雷金的祖父伊利亚·卡利斯特拉托维奇·巴斯特雷金是一名海军军官,同时也是一名共青团员,二战期间曾在前线与纳粹侵略者战斗,1942年在克拉斯诺达尔边疆区与德国纳粹的战斗中牺牲。

巴斯特雷金的父亲伊万·伊利亚维奇·巴斯特雷金出生于库班,18岁时在苏联共青团的影响下入伍,进入波罗的海舰队服役,担任海军无线电操作员,曾参与苏芬战争和卫国战争,后被授予卫国战争勋章。1942年,老巴斯特雷金加入苏共,战后留在列宁格勒,在一家造船厂担任高级电焊工。据巴斯特雷金回忆,他的父亲对身为列宁格勒这座伟大城市的工人阶级的一员感到自豪,他为人谦逊低调,从未在工人朋友面前炫耀自己的军官勋章。

巴斯特雷金的母亲叶甫根尼娅·安东诺夫娜·安东诺娃出生于列宁格勒附近的一个农民家庭,她是卫国战争中列宁格勒封锁的幸存者。当时她在一家国防企业工作,因参与保卫列宁格勒被授予奖章。1943年,她成为波罗的海舰队的一名防空炮手,参加过加柯尼斯堡战役以及多场艰难的战斗。

二战后,巴斯特雷金的父母在普斯科夫市定居。1953年巴斯特雷金出生,五年后,全家搬回列宁格勒。少年时期的巴斯特雷金成绩优异,他不仅爱好俄语、文学、历史等人文学科,还有着广泛的兴趣,古典舞、吉他、话剧、排球等活动均有所涉猎。据其老师回忆,年轻的巴斯特雷金尤其喜欢阅读马雅科夫斯基的作品。1971年,巴斯特雷金进入列宁格勒国立大学法学院就读。

早年时光

大学期间,巴斯特雷金十分活跃,积极参与党团组织活动,并迅速脱颖而出。普京与巴斯特雷金同年入读法学院,大学期间巴斯特雷金是法学院一个学习小组的负责人,而普京则是他的组员,两人就此结缘,并建立起一生的私人友谊。同年入学的还有多年后历任联邦安全局局长、第一副总理、国防部长、总统办公厅主任的谢尔盖·鲍里索维奇·伊万诺夫。

1975年,大学毕业的巴斯特雷金被苏联内务部选中,任刑事调查部门侦查员、列宁格勒市内务局侦查员,1977年加入苏共。而普京和伊万诺夫则加入了克格勃,并在同一个小组工作。

1978年,巴斯特雷金回到列宁格勒国立大学攻读研究生。1980年获得法学副博士学位,论文题目是《外国公民参与刑事案件的侦查问题》。同年,巴斯特雷金任教于法学院刑法与刑事诉讼法系,同时仍积极参加共青团活动。1980年-1982年,他担任列宁格勒大学共青团委书记。1982年-1983年,他升任共青团列宁格勒州委书记,负责青年教育、文化、宣传等工作。当时,担任第一书记的是马特维延科(现任联邦委员会主席),那时他们就建立了私人友谊并持续至今。

1985年-1987年,巴斯特雷金担任列宁格勒大学党委副书记。1987年,他获得法学博士学位,论文题目是《刑事诉讼领域国内法和国际法规范的相互作用问题》。

尽管早年因学业而离开了苏联内务部侦查部门,但巴斯特雷金与强力机构的联系始终没有中断。1988年-1991年,巴斯特雷金出任苏联最高检察院下属的列宁格勒高级侦查员培训学院院长。

1992年-1995年,巴斯特雷金担任圣彼得堡国立大学(前身即列宁格勒国立大学)法学院院长、教授;1995年-1996年,转任圣彼得堡国立航运大学运输法系主任、教授。

当时,巴斯特雷金昔日的校友有不少已经在政界崭露头角。巴斯特雷金也不甘落后,开始在司法部及内务部等强力部门游走。1996年-1998年,巴斯特雷金被任命为俄罗斯联邦内务部西北区负责人助理。1998年-2001年他被司法部重用,担任司法部直管的俄罗斯联邦司法学院西北分院院长。2001年-2005年,巴斯特雷金被任命为司法部西北联邦区司法总局副局长,一年后升任局长。2006年6月12日至10月6日,他从司法部转任内务部中央联邦区总局局长。当时有传言称,这只是一个过渡职位,巴斯特雷金是高层认定的内务部部长候选人。

卷入权斗

2006年是巴斯特雷金职业生涯的转折点。当年10月6日,他被总统普京任命为副总检察长,成为总检察长尤里·雅科夫列维奇·柴卡的副手,主要负责分管刑事案件侦查的监察工作。

柴卡也是俄罗斯检察系统不可忽视的一员大将。柴卡的仕途从伊尔库茨克州起步,先后担任区检察官办公室实习生、调查员、区副检察长、区检察长、州副检察长、州第一副检察长、州检察长。1995年,业绩出色的柴卡从西伯利亚被调往中央,担任联邦第一副总检察长。1999年,柴卡被任命为俄罗斯司法部部长。消息人士透露,此任命是时任总理普京的个人提议。

在柴卡领导司法部期间,俄罗斯在押囚犯人数减少了近 20 万人。同时司法部对刑法、刑事诉讼法和刑事执行法进行了59次修订,减少了规定拘留作为执法措施的条款数量。2006年6月23日,柴卡被俄罗斯联邦委员会(议会上院)任命为总检察长。上任之初,他将联邦检察院的侦查和监察工作分开,各由专人负责,但这为两个系统日后多年的激烈斗争埋下了伏笔。

巴斯特雷金就职后不久就和柴卡的另一位分管侦查工作的副手维克托·格林发生冲突。与初入检察系统的巴斯特雷金不同,格林1976年大学毕业后就担任鄂木斯克市苏维埃区检察院侦查员,30多年一直在检察系统工作。或许是同样来自西伯利亚,或许是同系统“战友”天然的亲近,柴卡在组建领导班底时亲自提名格林担任副总检察长。柴卡将总检察院最重要的刑事侦查工作分给了格林。负责监察工作的巴斯特雷金则在“大人物”的授意下公开与检察院的侦查工作唱反调,两位副总检察长的冲突很快激化。据消息人士透露,这个“大人物”就是当时的副总理谢钦。所谓侦查权力之争实际是“西罗维基”内部的分歧(西罗维基俄语意为强力集团,其核心成员是俄罗斯情报、安全、司法、军事等强力部门要员。这个集团的成员主要由普京在列宁格勒国立大学法学院的同学以及在克格勃工作期间的同事组成,对普京高度忠诚)。

暗流涌动

2007年3月,俄罗斯国家杜马(议会下院)宪法立法和国家建设委员会建议一读通过一项法律草案。根据该草案,检察长办公室的监察和侦查职能将被划分。同年夏天,普京签署了一项法律,宣布成立俄罗斯总检察长办公室直管的侦查委员会,委员会主席由俄罗斯联邦检察院第一副总检察长担任,且必须由总统提名。侦查委员会成立的目的就是要把侦查案件的权力从总检察院分离,在人事、政策上都有强大的独立性。

当时有媒体报道,成立侦查委员会的目的主要是为了削弱检察院的政治影响力。

2003年10月,俄罗斯尤科斯石油公司总裁霍多尔科夫斯基被投入大牢。在整治霍多尔科夫斯基的过程中,谢钦充当了夺取尤科斯石油帝国的总策划和总指挥,之后又参与了对霍多尔科夫斯基的全套法律诉讼。之后,尤科斯石油公司的核心资产被俄罗斯石油公司获得,而谢钦随之出任俄罗斯石油公司董事会主席,成为俄罗斯石油大鳄。

检察院的影响力在2003年尤科斯案启动后急剧上升,引起了很多“老人”的不满。这些“老人”中就包括“圣彼得堡帮”。当年总检察院牵头直接冻结了尤科斯公司44%的股份,导致俄罗斯政坛和商界的大地震,时任总统办公厅主任的梅德韦杰夫公开发声提醒总检察长乌斯季诺夫不要做得太过火。而乌斯季诺夫与克里姆林宫的“灰衣主教”、办公厅副主任伊戈尔·谢钦不仅是密友,还是儿女亲家。

2001年,时任总统办公厅副主任、也是“圣彼得堡帮”大人物的德米特里·科扎克提出剥夺总检察长办公室掌握的侦查职能,只保留监察职能。手握近万名检察官的乌斯季诺夫对此强烈反对,与谢钦的密切关系使他在面对来自克里姆林宫的压力时丝毫不惧。

总检察院侦查权力之争实际是普京两位重臣伊万诺夫和谢钦的斗争。

早在2005年,伊万诺夫的长子驾车撞倒一名老妇人,由于缺乏证据,该刑事案件被撤销。但伊万诺夫一方认为,此事被谢钦一方势力故意泄露给媒体,弄得人尽皆知,成为伊万诺夫的丑闻。此外,乌斯季诺夫曾发起一场“打狼”行动,在内务部、国防部、紧急情况部和检察院这四大强力部门内开启大规模反腐运动,身兼国防部长的伊万诺夫对此极为不满。而且乌斯季诺夫的亲信、军事总检察长亚历山大·萨文科夫对军队强大的干预能力也是伊万诺夫所不能容忍的。乌斯季诺夫毫无顾忌的强力反腐与一些势力产生了激烈交锋,同时总检察长办公室对检察院的“灯下黑”视而不见,引起公愤。还有消息人士透露,凭借着庞大的检察官队伍,总检察长可能掌握着一些他不应该掌握的信息。

2006年,乌斯季诺夫被迫辞职,转任权力小得多的司法部长,他的职位由柴卡接任。但是伊万诺夫和谢钦的“战争”远未结束。检察院的“灯下黑”被曝光同联邦安全局的反腐行动关系紧密,情报系统出身的伊万诺夫一直都对安全部门有着强大的影响力。

历史上,俄罗斯高层政治精英从不会永远保持团结,他们总是会分裂成各种集团、帮派,也正是他们持续不断的利益冲突与妥协塑造了当代俄罗斯政治以及国家政策。在普京即将结束第二个总统任期之际,这种冲突逐渐变得白热化,不过作为仲裁者的普京依旧牢牢把控住了局面。或许是对谢钦一方的照顾,或许是对这位在夺取尤科斯石油帝国中立下大功的老检察官的感谢,2008年5月14日,梅德韦杰夫总统任命乌斯季诺夫为南部联邦区全权代表。至今,乌斯季诺夫仍是封疆大吏。

“总统之眼”

普京选择了他的大学同学和多年好友——巴斯特雷金平衡两大重臣的分歧。巴斯特雷金既是伊万诺夫的大学同学,同时与谢钦也维系着良好的关系。

2007年6月22日,巴斯特雷金被联邦委员会批准成为俄罗斯联邦第一副总检察长,俄罗斯联邦检察院侦查委员会代理主席。俄罗斯各级政府都将接受侦查委员会的“垂直”调查。巴斯特雷金事实上成为普京在总检察院的“眼睛”,向普京汇报这个强力部门的重要情况。

之后,总检察长办公室将仅具有在法庭上支持检方的职能,以及通过向侦查委员会领导层投诉来质疑调查人员可疑行为的权利。所以,虽然侦查委员会的负责人是第一副检察长,但总检察长对其并没有实际影响力。

总检察长办公室不得不接受这一点。在巴斯特雷金此前任分管监察事务的副总检察长的六个月中,他们已经习惯了这只“总统的眼睛”。此外,据说巴斯特雷金有着非常聪明的领导方法,他对所有专业人士保持尊重,因此即便他与总检察长办公室高层产生纠纷,但是依旧获得了中下层检察官员的好感。

2007年9月7日,巴斯特雷金正式出任联邦检察院侦查委员会主席,1.8万名检察官归巴斯特雷金管辖,6万多件刑事案件由侦查委员会负责。

来自统一俄罗斯党的国家杜马代表亚历山大·欣施泰因表示,“亚历山大·伊万诺维奇是一位相当有文化、经验丰富的人,他在检察官的环境中长大。我希望他能够维持侦查委员最近开始的系统有效运作。”

政治技术中心副主任阿列克谢·马卡金表示:“巴斯特雷金是普京的人。这个项目最初就是为他创建的……他正式隶属于总检察长办公室,但在关键问题上他将与总统联系。因此,有关柴卡辞职的传言不断,实际上总检察长的影响力正在被削弱。”

果不其然,巴斯特雷金与副总检察长格林的冲突开始转变为与总检察长柴卡的冲突。侦查委员会与总检察长办公室在职能划分、资金分配等方面出现矛盾。双方背后的势力不断相互交锋,以求在检察系统发挥更大的影响力。柴卡表示他将在梅德韦杰夫政府中发挥更重要的作用,而巴斯特雷金则强调自己在调查重大案件方面表现出色。据说巴斯特雷金和柴卡一度只用信件进行交流,很少同时出席活动。

2007年10月,当侦查委员会对联邦麻醉药品与精神药物流通监管总局官员亚历山大·布利博夫中将组织非法窃听进行调查时,总检察长办公室的一名代表直接拒绝支持调查人员的请求,同时向莫斯科市法院提交了翻案材料。这迅速成为当时的热点新闻。最终时任总统普京出面,他批评了联邦麻醉药品与精神药物流通监管总局局长维克多·切尔克索夫在《生意人报》上讲述此事的一篇文章,表示将此类问题公布在媒体上极不合适。不过,布利博夫最终还是因个人退休金方面存在舞弊和非法向私营公司的汽车发放特权车证在2010年被处三年缓刑。

再任要职

2008年3月,有消息称,当局准备在当年秋天成立一个类似于美国联邦调查局(FBI)的机构——俄罗斯联邦侦查委员会,此联邦侦查委员会与原来的总检察院侦查委员会不同,将彻底独立于联邦检察院,直接对总统负责。检察长办公室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消息人士称,虽然成立联邦侦查委员会的正式法令还没有签发,但此事已经获得高层批准,将在普京的继任者——梅德韦杰夫总统宣誓就职和新政府组成后做出正式决定。

分析人士认为,当局决定成立联邦侦查委员会或许存在两方面的因素:一是当时俄罗斯反腐工作十分艰巨,有多名负责反腐工作的检察官意外身亡,引发舆情;二是梅德韦杰夫已经开始在政坛安置自己的人马,普京借此机会安排自己的亲信担任要职,为将来工作的顺利开展做准备。2008年5月,巴斯特雷金被提名为俄罗斯联邦总统反腐委员会委员,似乎已经暗示他要承担更重要的工作。

由于涉及到侦查权力的最终分配,该想法的落实自然面临重重阻力,联邦侦查委员的独立被拖了近三年。在此期间,2009年3月,俄罗斯联邦最高法院还确认了总检察长办公室对侦查委员会的直管地位,总检察长的命令对侦查委员会也有约束力,总检察长有权推翻其第一副手的权力。在这一段时期,总检察长办公室隐隐占得上风。

2010年9月,时任总统梅德韦杰夫宣布成立联邦侦查委员会,该委员会由总统直接负责,巴斯特雷金任代理主席,隶属于总检察院的侦查委员会不复存在。2011年1月,巴斯特雷金正式就任联邦侦查委员会主席。从此,联邦侦查委员会与总检察院分庭抗礼,不再受总检察长办公室约束。巴斯特雷金也真正成为“圣彼得堡帮”手握重权的大人物,他所领导的侦查队伍不仅负责全国的刑事案件调查,还在内务部、国防部、联邦安全局、紧急情况部等强力部门负责调查、反腐工作,是普京多年来用得极为顺手的一把“尖刀”。

尽管如此,总检察长办公室与联邦侦查委员会的冲突仍在继续。2011年3 月,在针对莫斯科地下赌场的调查中,多位检察官因涉嫌充当“保护伞”被免职,总检察长柴卡的长子也涉及其中,侦查委员会毫不留情向媒体公开,同时对柴卡之子开展审讯。

俄罗斯政治信息中心主任阿列克谢·穆欣认为,柴卡和巴斯特雷金之间的个人恩怨一直存在,这也是新冲突的诱因。上行下效,基层侦查人员也开始对检察官的命令阳奉阴违,检察官则不批准侦查人员的起诉。柴卡和巴斯特雷金的冲突在一定程度上对全俄的检察工作造成不良影响。很多体制内人士都认为,如果克里姆林宫不做出一些严肃的管控安排,冲突会不断上演,危及全俄的检察事业。于是克里姆林宫迅速介入。2011年3月31日晚,时任总统梅德韦杰夫会见了总检察长柴卡以及联邦侦查委员会主席巴斯特雷金,具体会晤内容并未公开,但之后总检察长办公室和侦查委员会的冲突有所缓和,涉嫌经营非法赌博业务并与检察官串通的商人伊万·纳扎罗夫的刑事案件被撤销。

出色业绩

作为一个学者出身的高级检察官,巴斯特雷金在刚接触工作不久就迅速适应了身份的转变。他总是强调需要向检察官们学习专业侦查知识,用实际行动赢得了基层检察官的尊敬。

2008年2月,萨拉托夫州检察官叶夫根尼·格里戈里耶夫被杀。巴斯特雷金亲自领导调查,并在三周内破案。同年,侦查委员会调查组对所谓的“五日战争”——格鲁吉亚入侵南奥塞梯进行了调查,为俄罗斯出兵格鲁吉亚提供了“合法性”,此案移交海牙国际法院审理。

2014年,巴斯特雷金领导了对克拉斯诺达尔地区一个小镇特大凶案的调查。有12人丧生于一个在该地区横行20余年、组织严密的犯罪集团之手,巴斯特雷金领导侦查委员会将其捣毁。同年,他还对被控对乌克兰东南部平民犯有战争罪和种族灭绝罪的乌克兰官员提起刑事诉讼。

2016 年,总统普京授予巴斯特雷金司法国务委员职衔,等同于大将军衔。当年,位于莫斯科的俄罗斯联邦侦查委员会学院成立并开始招生,巴斯特雷金要求学院开展法医学、刑事案件调查等专业课程以提升调查人员的专业素质。他还主持成立了苏联和俄罗斯联邦英雄委员会,在文化部的组织协调下与年轻的调查人员以及学院学生一起开展爱国活动。

巴斯特雷金的一个重要成就是培养出了一个杰出的接班人——克拉斯诺夫(参见“普京的‘孩子们’㉓ )。2020年1月,作为巴斯特雷金一手调教出来的心腹,克拉斯诺夫从侦查委员会第一副主席的位置上接任柴卡,成为俄罗斯历史上最年轻的总检察长。多年来总检察长办公室与联邦侦查委员会的冲突终于告一段落。而柴卡转任俄罗斯总统驻北高加索联邦区全权代表。

在《独立报》2021年9月的百名政治人物排行榜中,巴斯特雷金位列第15名,柴卡位列84名。

家庭情况

巴斯特雷金的原配娜塔莉亚是他的大学同学,1988年,这一段婚姻走向终结,但他们始终保持良好关系。娜塔莉亚毕业后在内务局工作,2000年升任圣彼得堡海军内务局经济犯罪处副处长,但不久后因为滥用职权被捕。巴斯特雷金念及旧情,帮前妻摆脱了官司。2003年娜塔莉亚创立了一家出版社,专门出版前夫的书。学者出身的巴斯特雷金可谓是著作等身,发表过150多篇学术论文,还是多部文学、犯罪学著作的作者,2016年成为俄罗斯作家协会成员。巴斯特雷金也被曝出过抄袭丑闻,不过他对此坚决否认。

巴斯特雷金的第二任妻子奥尔加·伊万诺夫娜是他在司法部直属的法学院工作时的同事,后来她接替丈夫成为法学院西北分院院长。

巴斯特雷金的两段婚姻育有多个子女,但只有他的儿子为大众所知。叶甫盖尼·亚历山德罗维奇·巴斯特雷金生于1986年,是俄罗斯总统驻西北联邦区全权代表办公室首席专家。

2012年,俄罗斯反对派政治家纳瓦利内指控巴斯特雷金在捷克拥有房产和企业,还指出巴斯特雷金在捷克拥有居留许可。不过巴斯特雷金多次辟谣,“我正式声明,我和我的家人都没有参与过在俄罗斯或国外的企业活动。媒体传播的信息与现实不符,换言之,这是一个严重的谎言,具有误导性。”对于双重国籍的指控,他表示自己只是拥有捷克签证。

冯玉军,复旦大学俄罗斯中亚研究中心主任;周楚人,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硕士研究生)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