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需要“原理论”
2018年12月06日  |  来源:一带一路百人论坛  |  阅读量:10080

二、赵柯:“一带一路”的经济学逻辑

从1980年代到2006年,全球经济经历了一个被称之“大稳健”(Great Moderation)的经济繁荣周期,高速增长、低通胀率和低失业率是这一阶段的特征。2007年的全球金融风暴让世界经济发展从“大稳健”转换为“大危机”。之后,全球经济进入一个深度调整期。全球经济复苏脆弱、不均衡,按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的说法,当前全球经济正处于拐点:它可以一直保持低增长——进入“新平庸时代”(new mediocre)。这种风险是存在的。所以,当前世界各国政府都在寻找经济增长的新动力。“一带一路”建设正是要为经济增长提供这样一种新动力。

经济增长,说到底是劳动生产率提高的结果,而劳动生产率的提高,首先需要贸易,也就是人与人之间通过交易“互通有无”。对此,亚当斯密在其1776年出版的《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一书中给出了强有力的论证。斯密在《国富论》中要回答的核心问题就是:国民财富从哪里来?

《国富论》洋洋洒洒数十万言,几乎涉及了经济生活的方方面面,但他开明宗义放在第一章的是“论分工”,这是斯密对增长最为深刻的洞见。他认为经济增长源自劳动生产率的提高,而劳动生产率的提高是因为有了分工和专业化,而分工和专业化程度的加强则有赖于市场规模的扩大。这就好比一个村子,如果只有三、五户人家,家家都得自给自足。但如果有了三五十户,甚至三五百户,那么分工就会出现:一些家庭可以只专注于种粮食,另外一些则可以制造农具、酿造美酒或者开设餐馆。村民相互交易自己的劳动成果,结果是村庄的整体福利得到提高。

斯密所描述的这个增长模型告诉我们:只有市场规模扩大才能容纳更多的分工和专业化,进而提高劳动生产率提高,经济增长才会出现。简单说就是:市场规模很重要,经济增长取决于市场规模的扩大。

“一带一路”最基本的经济学逻辑,就在于通过各国间的互联互通,全球市场规模极大地得到了拓展,这让提升分工和专业化水平成为可能,世界经济的增长才能获得更为持久的推动力。“一带一路”建设是解决当前全球经济长期增长瓶颈的一个重要途径。


三、熊洁:“一带一路”超越“斯密增长”

“一带一路”设想已经超越了传统的斯密增长模式,进一步在熊彼特增长和诺斯增长方面等方面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不仅要通过国家之间的合作扩大市场规模,更强调大力推进技术和制度等方面的创新方面的创新和进步。

斯密增长简言之即通过市场规模的扩大推动的经济增长。亚当斯密在《国富论》中指出,只有当对某一产品的需求随着市场规模的扩大增长到一定程度时,专业化的生产者才能实际出现和存在。换句话说,随着市场规模的扩大,分工和专业化的程度不断提高,经济得以增长。

熊彼特增长即基于研发创新的技术进步所引致的经济增长。这种增长理论具有两个特征:一是在水平方向上,产品数量和种类不断增加,导致分工细化与产业结构持续变化,进而促进经济增长。二是在垂直方向上,产品质量不断提升,高质量产品不断出现,原有质量水平的产品不断消亡,新旧产品不断交替,这将促使在位的垄断厂商和潜在进入的新厂商激烈竞争,导致社会整体技术水平提升,因而促进了产业结构升级与经济持续增长,反映出创造性毁灭对于现代经济增长的重要意义。

诺斯增长即强调制度创新和变革导致的经济增长。1993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诺斯将新古典经济学中所没有涉及的内容制度,作为内生变量运用到经济研究中去。诺斯通过历史上法国、西班牙、英国、荷兰、美国等国家经济增长的案例的分析,提出产权制度、意识形态、国家、伦理道德等制度因素是推动经济演进和发展的重要变量。

“一带一路”秉承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以建成和平之路、繁荣之路、开放之路、创新之路、文明之路的目标,显然超越了过去单方面追求某种特定单一目标经济发展理念,不应该简单的用斯密增长来描述这一倡议,而要强调全面的包容性增长,加入熊彼特增长或诺斯增长等方面的视角。市场规模的扩大当然是“一带一路”的重要目标,但并未止步于此。需要指出的是该倡议前所未有的强调创新为国家之间的合作和经济发展注入了更多的活力和内容。这里的创新包括丰富的内涵,一方面是指技术方面的创新。技术创新本身就是“一带一路”的重要内涵,相关国家愿意就技术创新与转移、数字“一带一路”建设以及科技人才的培养深入交流开展合作,前所未有的让数字经济、绿色经济、电子商务、人工智能等先进的技术和理念贯穿始终。另一方面创新意味着国际合作制度建设方面有新的突破,在合作共赢为核心的新型国际关系和人类命运共同体共同体的框架之下,共商、共享、共建,改变独善其身的旧有思维,实现共同的经济增长和社会发展。


四、严庆:“链通珠耀”的价值与逻辑

“一带一路”是当代中国在审视自身发展与全球发展的大格局、中国发展与世界发展的大趋势下,提出的兼具智慧与气度的大愿景,其呈现的不仅是中国决策者的实践智慧,还内隐着“链通珠耀”的价值与逻辑。

“链通珠耀”,就是一颗颗独具价值的珍珠,在串联为一个珍珠链后价值更大。一颗颗珍珠就是一个个沿路沿线国家,把整个珍珠链通串起来的就是“一带一路”。“链通珠耀”意指,“一带一路”的联通性提升了沿路沿线国家的独自价值,独自价值与整体价值相依共生。

每一个沿路沿线国家就是一颗光华耀眼的明珠。当今国际政治,是珍视国家主权与自身权益的政治,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轻言与选择对外的依附性。哈萨克斯坦的“光明之路”、土耳其提出的“中间走廊”、蒙古提出的“发展之路”、越南

1 2 3 4 5 6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