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文玲:世界经济大变局与中国的大战略
2021年07月22日  |  来源:时政国关分析  |  阅读量:8280

(二) 国际力量对比已经发生并将持续加快演化,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板块整体崛起,南北关系不断发生深刻而重大的调整,南北对峙与东升西降是历史大趋势和可见的未来

20世纪以来,世界存在严重的南北失衡和南北矛盾,即大多数地处南半球的发展中国家和大多数地处北半球的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之间的失衡与矛盾。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一般把发达国家称为“北”,把发展中国家称为“南”。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南方国家大部分是北方国家的殖民地、半殖民地,受北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奴役、殖民和剥削。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时,发达国家GDP曾占全球经济总量的70%左右,主导建立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三大国际机构的也是发达国家,所形成的国际机构、国际秩序、国际规则整体上代表和维护的也基本是发达国家的利益,发展中国家几乎没有发言权。

20世纪后几十年的民族解放运动,使150多个原来的殖民地、半殖民地国家成为独立国家。近几十年以来,南北关系发生了很大变化,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持续快速发展,经济体量越来越大。影响南北关系的最大变量是中国和平崛起。按照英国经济学家安格斯·麦迪森的计算,在公元元年,中国GDP占世界经济总量的26.2%,1500年中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1820年中国GDP占世界经济总量的32.9%,远高于欧洲国家的总和。1840年之后,中国开始走向衰败,中国GDP下降到1870年的17.2%、1913年的8.9%,从1950年到1980年一直在4.5%左右。新中国成立70多年、改革开放40多年,中国已经和平崛起。2020年中国实现GDP15万亿美元,占全球经济总量的17%,占美国GDP的70%,2025年将会达到美国的85%以上。英国、日本研究机构预测,中国经济总量将在2028年超过美国。全球近几十年陆续出现了“金砖五国”“灵猫六国”和“E11国”等一批新兴经济体,他们在联合国、WTO、IMF等国际组织中的地位和话语权不断提升,在G20、金砖国家会晤机制、上合组织等机制或组织中起着决定性作用。经合组织(以下简称OECD)统计,从1991年到2017年,发达国家GDP占全球经济总量的比重从78.7%下降到50%以下。发达国家G7包括美国、英国、德国、法国、意大利、加拿大、日本七个工业化国家,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时的GDP占全球经济总量的80%,现在则下降到30%以下。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GDP占全球经济总量的比重从1990年的19%上升到2018年的58.5%,特别是2008年以后,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对世界经济增量的贡献在80%以上。2008年以后,中国对世界经济增量的贡献年均在30%左右。

到2035年,原来意义上的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会成为世界经济增长的主导力量,其GDP将占到全球经济总量的70%左右。2019年世界银行和美国普华永道分别发布了对2050年世界经济的预测,届时排在世界前10位的经济体,世界银行预测,其中7个是现在的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中国第一,美国第二,印度第三;美国普华永道预测,其中有6个是现在的发展中国家和新兴经济体,中国第一,印度第二,美国第三。从目前看,不论在哪个研究机构或国际组织对未来30年的预测中,进入世界前10位的经济体,或者说拉动世界经济增长的主要力量,都是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日本等原来的发达国家将排到全球第10位以后。

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整体崛起,推动原来的南北关系发生深刻变化,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在国际社会和世界经济发展中的话语权、主导权、规则制定权的竞争和博弈,在某种程度上、在一定的时点会非常激烈。全球南北关系原来是北强南弱,现在是南北势均力敌,未来将是南强北弱,世界经济格局将由此发生根本性变化,不仅将带来对世界治理体系的挑战,还将在东西方文化、文明交融的同时交错和交锋。虽然全球市场是开放的,世界经济联系日益紧密,但支撑西方世界的发达经济体、代表“北”的势力、话语权和所谓“价值观”影响与日俱减,而代表具有勃勃生机的新发展力量的理论、理念和文化、文明的影响力则与日俱增。这是近代西方统治世界500年历史上从来没有出现过的人类生产力大解放和思想大解放。西方文化统治的意识形态和主流价值观虽然目前仍占统治地位,但受到了空前的挑战。这就是世界正在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最大的变局,几百年一直由西方发达国家主导着全球秩序与全球规则,这样的历史将随着南北关系的重大调整渐次结束。

南北关系的深刻调整将带来东西之变,随着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的发展与崛起,以西方文化价值观为主体的世界将吸收东方文化的营养和精髓,形成文明互鉴和多元文化的融合。以前世界以西方话语体系、西方思想体系、西方民主制度为主导,柏林墙被推倒以后,西方甚至认为西方民主制度将替代所有的制度,历史将定格在西方发达经济体所倡导的制度和模式中。而现在历史正在走向新的终结,法国总统马克龙说,西方的民主到了历史终结之日,北约已经进入“脑死亡”。过去几百年是西风东渐,未来东风西渐的可能性加大,在话语权表达、在形成全球认知和公约等方面会出现东升西降,但既不是西风压倒东风,也不是东风压倒西风,而是在广阔的太平洋形成回旋的暖湿流,交汇、交融、交流,形成滋润和灌溉世界的雨露。目前在全球价值观、安全观、治理观等方面,在人类道德道义制高点上,中国已经先行了一步。习近平主席提出了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提出了全球发展观、全球安全观、全球治理观、全球价值观,提出共商共建共享等处理国际关系的基本原则,提出建设开放型世界等一系列的理念和主张,产生了越来越大的影响,在世界上引起了越来越多的共鸣。这说明,当今世界是一个缺少思想的世界,缺少能够凝聚人类共识的核心理念,缺少跨越宗教、文化、发展阶段、不同国家历史关系,使人类社会、各个国家能够产生共鸣的思想,人类发展最迫切需要的正是这种思想。在把握发展大势的同时,也必须直面挑战和问题,使人类社会向着更加光明、公平、和谐、文明的方向前行。

在这样的历史演化中,一方面,南北关系的调整仍在深化;另一方面,世界还没有真正解决人类社会贫富差距问题。在世界经济发展中,有的国家如某些西方发达国家用经济霸权、经济武器一轮又一轮地“剪”发展中国家的“羊毛”;有的国家利用天赐资源,可以轻易地收获财富;有的国家依靠正确的战略选择、道路选择,依靠人民的智慧和努力付出,获得快速发展。总体来看,富国越来越富,穷国越来越穷。加入联合国的近200个国家中,排在前10位的国家创造的GDP占全球经济总量的80%;排在第11位到第20位的国家创造的GDP,占全球经济总量的10%;剩下的170多个国家创造的GDP,总共占全球经济总量的10%。全球排在前20位的国家GDP占全球经济总量的90%,世界经济的增量和财富量越来越向发达国家和后来快速发展的国家集中。据瑞士信贷研究所发布的2017年财富报告,全球财富已经达到280万亿美元,比10年前增长了27万亿美元,其中50%来自美国。富人与穷人的差距也越来越大,英国《卫报》2018年4月7日报道,到2030年,世界最富有的1%的人,将掌握2/3的财富;2008年以来,世界最富有的1%的人的财富以每年6%的增速增长,预计到2030年持有的财富将从目前的140万亿美元增长到305万亿美元,占世界财富总量的64%。根据法国经济学家托马斯·皮凯蒂等人推动的WorldInequalityDatabase项目所调查的数据,各国最富有的1%的人口持有的财富占社会总财富的比重都在20%以上,俄罗斯超过了40%,美国高达39%,印度达到31%,中国为30%。前10%的居民持有的财富占比都在50%以上,最低的是法国,达到55%,俄罗斯、美国都在70%以上,韩国、印度也都在60%以上,中国为67%。

应该说,贫富矛盾是当前一些国家和地区产生民粹主义的重要根源。如何站在人类和世界的角度思考和处理问题,推动解决这些世界性难题,具有几千年历史的东方思想、东方文明以及世界多元文明正在兴起并发挥作用。这些变局刚刚开始,未来随着中国国家综合国力的提高,随着中国2035年以后将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真正成为全球性经济合作行动,成为全球新型公共产品并且取得预期的效果,中国很可能会成为世界和平发展的“领头羊”,不仅是世界经济发展的强大动力,而且有可能成为思想的引领者。

1 2 3 4 5 6 7 8 9 10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