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杰 石泽:透视莫迪政府的中亚政策
2019年05月23日  |  来源:国关国政外交学人   |  阅读量:5960

尽管在印度战略界的思维中中亚国家地位重要,然而长期以来,中亚国家并未在印度的外交政策中占据重要地位。除少数几次互访外,该地区自1991年独立以来长期为印度所忽略,印度对该地区的态度是困惑和犹豫不决的。①近年来,印度开始重新关注中亚地区。2012年6月,印度外交部高级官员阿哈迈德(ShriE.Ahamed)在首次“印度—中亚对话”会议中发表了“连接中亚”的讲话,强调印度要与中亚国家进行深入、有意义和持续的接触。①2014年莫迪政府上台后,出于诸多因素的考虑,对中亚地区愈发重视。它通过实施一系列举措,加强了与中亚国家的关系。莫迪政府的努力取得了一定的成果,但也面临着相当的挑战。

一、莫迪政府发展与中亚国家关系的举措

莫迪政府上台以来,除与大国保持密切互动外,还注重发挥印度在地区事务上的影响力。中亚作为“延伸的邻居”(Extended Neighbourhood),受到莫迪政府的格外关注。2015年7月,莫迪总理对中亚五国进行了为期八天的访问,旨在“开启与中亚关系的新纪元”。这是自苏联解体以来印度总理首次访问所有中亚国家。印度战略家拉贾·莫汉(C.Raja Mohan)认为,莫迪决定尽早访问中亚国家,不仅体现了其雷厉风行的执政风格,而且表明了印度加强与该地区关系的政治意愿。在莫迪政府的推动下,印度在外交、经济、安全和文化等领域采取了一系列动作,进一步密切与中亚国家的合作。

第一,采取积极的外交行动,提升与中亚国家的合作层次。首先,莫迪政府高度重视高层互访的作用。在访问中亚国家期间,莫迪与中亚五国元首签署了多项旨在加强双方国防、贸易和能源合作的协议,有力地推动了印度与中亚国家关系的深入发展。2016年12月,塔吉克斯坦总统拉赫蒙(Emomali Rahmon)对印度进行了回访,两国强调改善区域连通性对挖掘贸易潜力及消除地区恐怖主义具有重要意义。2018年8月,印度外长斯瓦拉吉(Sushma Swaraj)访问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目的是进一步密切印度与上述国家的关系提升印度在全球、地区和双边问题上的政治领导力,促进多领域合作。9月,乌兹别克斯坦总统米尔济约耶夫(Shavkat Mirziyoyev)首次访印。在两国发表的联合声明中,莫迪强调发展与中亚国家的战略伙伴关系对彼此而言至关重要,印方欢迎加强高层对话,深化相互了解和信任。10月,印度总统科温得(Ram NathKovind)访问塔吉克斯坦,两国签署了一系列旨在加强双边关系的谅解备忘录。2019年1月,米尔济约耶夫总统受邀参加“活力古吉拉特邦峰会”,时隔4个月内再度访印,并与莫迪签署了多项合作协定。印哈也正着手准备于2019年举行高级别会议。

其次,莫迪政府积极参与和构建相关的多边合作机制。2017年6月,在阿斯塔纳召开的上海合作组织元首理事会第十七次会议上,印度正式成为该组织成员国。印度认为这可为其提供与中亚国家多层级的交流平台,弥补单边或双边方式的不足。在印度的积极努力下,2019年1月12-13日,首届“印度-中亚国家外长对话”在乌兹别克斯坦的撒马尔罕举行,印度外长斯瓦拉吉出席并发表讲话称,印度将与中亚国家发展伙伴关系,建议成立“印度中亚发展组织”、“印度中亚商务委员会”等合作机构。在共同声明中,与会各方强调将致力于建立多种形式的友好关系,进行互利合作,发展经贸往来,打击恐怖主义,为维护地区安全稳定,扩大经济合作和自由贸易创造良好的环境。

第二,促进与中亚国家的经济往来,改善与中亚地区的连通性。首先,莫迪政府着力推动与中亚国家签署贸易协定。莫迪在访问中亚国家期间明确表示了印度对贸易和互联互通的高度重视以及积极扩大经济合作在印度外交中的重要性。虽然印度目前与中亚国家的贸易额仅占其总贸易额的0.11%,但正处于上升态势。印度经济的快速发展与中亚拥有丰富的矿产和原材料资源形成了优势互补,印度和中亚国家之间的贸易潜力巨大。2015年,印哈成功签署了《经贸投资合作路线图》,两国将加大在能源、信息、交通和农产品等领域的合作。这对进一步促进双方经贸往来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在莫迪政府的支持下,印度商业与工业联盟商会(FICCI)已在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与吉尔吉斯斯坦设立了联合商业委员会。在2017年召开的国际经济论坛上,印度与欧亚经济联盟国家讨论了贸易自由化的前景,并就关税减让、制订《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的可行性等问题交换了意见,认为缺乏正式的贸易和经济伙伴关系,贸易结构不合理和连通性不足是阻碍双方经贸发展的重要障碍。

其次,发展能源合作是印度和中亚国家关注的重点问题。2014年,印度与乌兹别克斯坦签订了2000吨铀的供应合同。莫迪在访问哈萨克斯坦期间,与纳扎尔巴耶夫(Nursultan Abishevich Nazarbayev)总统共同签订了5000吨铀的新合同。在两国领导人的推动下,2015年7月,印度石油天然气公司在哈萨克斯坦萨帕特耶夫(Satpayev)区块启动了投资金额高达4亿美元的石油勘探项目。莫迪还重点关注土库曼斯坦-阿富汗-巴基斯坦-印度天然气管道项目(TAPI),称该项目是印土关系重要的组成部分。时任印度副总统安萨里(Hamid Ansari)代表印度出席了2015年12月在土库曼斯坦举行的管道奠基仪式。2018年2月23日,印度参加了阿富汗段管道奠基仪式,展现了对推动管道建设的意愿。

最后,探索通过伊朗横跨里海和经由阿富汗、巴基斯坦进入中亚地区的路径。长期以来,由于印度与中亚国家不接壤和缺乏相应的交通网络,印度在中亚地区的作用受限。为解决这一难题,莫迪政府加大了跨区域交通基础设施的建设力度,签署了一系列旨在便利商品运输的协议。莫迪重启了“国际南北运输走廊”项目,以提高中亚国家至印度的能源输送效率,大幅减少印度至欧洲商品的运输成本。2016年5月,莫迪在访问伊朗期间,两国同意修建恰巴哈尔至扎赫丹段铁路作为该走廊的一部分。2017年6月,印度成为第71个批准《国际公路运输公约》的国家。2018年2月,印度加入旨在便利欧亚区域货物运输的《阿什哈巴德协定》。10月,印度、伊朗、阿富汗三国又在“国际运输和过境走廊”协调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上签署了货物运输协定。莫迪还对恰巴哈尔港项目投入巨大了的热情,认为该港为印度绕过巴基斯坦将货物直接运输至阿富汗和中亚国家提供直接的海陆通道,是强化印度与该地区联系的有力举措。为此,印度与伊朗、阿富汗签署了三方过境协议,三国计划将伊朗的恰巴哈尔港作为重要的交通枢纽。印度宣布将投资2亿美元用于建设该港。通过上述举措,在一定程度上改善了印度与中亚国家的地理连通性。

第三,深化与中亚国家的安全合作,应对恐怖组织和极端势力的威胁。印度将中亚地区视为极端势力的“大本营”之一,认为在该地区有几十个恐怖组织和极端势力,其中一些与塔利班以及活跃在克什米尔的恐怖组织联系密切。历任印度总理、国防部长和外交部长都强调维护印度在中亚地区的安全利益。首先,莫迪政府积极推动与中亚国家进行反恐联合军演,建立反恐合作机制,助力印度成为中亚地区的“安全提供者”和“维稳者”。2016年9月,印度与哈萨克斯坦首次举行代号为“牢固友谊”(PrabalDostyk),旨在提升反恐和反叛乱能力的联合军演。2018年9月,印哈再度举行代号为“印哈2018”的联合军演。印度国防部声称“印军在反恐行动中积累的丰富经验对哈军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联合军演将为双方更密切的反恐合作提供基础,有利于进一步加强两国关系。”2018年3月,印度与吉尔吉斯斯坦举行了第五次代号为“弯刀”(Khanjar),旨在提升山地反恐能力的联合军演。此外,印度还与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建立了反恐联合工作组,定期举行会议及时通报相关情况和交换情报。2017年3月,印哈于新德里召开了反恐联合工作组会议,重点讨论了两国所面临的恐怖威胁,强调了在情报交换、能力提升、司法互助、经验交流和多边机制建设等方面加强合作的重要性。

其次,针对中亚国家安全能力薄弱的问题,印度主动提供军事援助,助其提高应对安全风险的能力。莫迪在出访中亚期间,与中亚国家领导人重点讨论了开展军事技术合作,打击恐怖主义、极端主义和毒品犯罪等安全问题。2017年9月,印哈签署了《国防与军事技术合作协议》。2018年8月,印度外长斯瓦拉吉在访问哈萨克斯坦期间,表示将进一步加强印哈两国的国防合作。目前,哈萨克斯坦武装部队在印度接受了维和行动训练,印军一支机动部队正在阿拉木图训练哈萨克斯坦安全人员,双方同意在已有基础上继续深化交流。印度与土库曼斯坦讨论了强化军事能力建设和技术合作的问题,双方同意通过加强高中层官员互访和训练等方式深化防务合作。印度还与乌兹比克斯坦发表联合声明,同意提升两国在国防工业领域的合作水平。

1 2 3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