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世澄:拉美政党政治新变化与左翼政党的政策调整
2020年12月01日  |  来源:《当代世界》2020年第11期  |  阅读量:3424

内容提要:近年来,拉美政党政治发生了一些新变化,左翼力量呈现复苏态势,在拉美经济第二大国墨西哥首次掌权、第三大国阿根廷重新执政;温和左翼成立“普埃布拉集团”,以整合地区左翼力量;左翼政党、共产党等力量多次召开会议,反对美国干涉。拉美多数国家的政党格局处于变动之中,一些传统政党趋于衰败,一些新兴政党异军突起;一些国家政党体系的弱化呈加剧之势。面对新挑战,拉美左翼执政党不断调整政策,以提高治理能力,而左翼在野党则通过议会斗争和地方选举不断扩大影响力。在美国的持续制裁和打压下,拉美左翼整体发展并不理想,加上意识形态分歧,左翼政党之间和政党内部矛盾突出,难以形成有效合力对抗美国干涉和本地区右翼势力挤压。

近年来,拉美地区左翼力量发展态势向好,在多个地区国家取得执政地位,由其主导的地区一体化机制逐渐焕发出活力,地区共产党也日趋活跃,部分拉美国家的政党格局出现新变化。尽管如此,拉美地区左翼的整体发展仍不尽人意,彼此之间因为意识形态差异矛盾重重,难以形成合力对抗美国干涉和本地区右翼势力挤压。2020年最后一个季度至2021年初,拉美地区多国将面临选举和公民表决,左翼力量能否维持基本盘并持续扩大影响,值得关注。 

拉美地区左翼力量呈现复苏态势

一是拉美左翼政党在多国执政参政,地区“左退右进”的趋势发生较大变化。2018年7月,由墨西哥国家复兴运动党、劳动党和社会汇合党组成的左翼“我们共同创造历史”联盟在墨西哥大选中胜出,国家复兴运动党总统候选人洛佩斯·奥夫拉多尔当选总统,同年12月1日正式就任,这是左翼政党首次在地区第二大经济体墨西哥执政。就任后,洛佩斯总统对内大刀阔斧地实施“第四次变革”,赢得了大多数民众的支持。墨西哥自2020年1月起担任拉美和加勒比共同体(拉共体)轮值主席国,9月又获得连任,使一度沉寂的拉共体恢复生机。在2019年10月27日举行的阿根廷大选中,以正义党(又称庇隆主义党)为核心的中左翼“全民阵线”候选人、正义党人阿尔韦托·费尔南德斯击败右翼“共谋变革联盟”候选人、总统马克里,从而使正义党重掌政权。在2020年10月18日举行的玻利维亚大选中,玻利维亚前经济部长、左翼政党争取社会主义运动候选人阿尔塞赢得大选,使争取社会主义运动重回权力中枢。古巴是亚洲以外唯一的社会主义国家。近年来,古巴通过了新宪法,顺利地进行了国家和政府新老领导人交替,经济和社会模式的“更新”也深入发展。古巴共产党宣布将于2021年4月召开八大。除墨西哥、阿根廷左翼政府外,同属左翼阵营的委内瑞拉马杜罗政府和尼加拉瓜奥尔特加政府尽管面临美国的制裁和种种困难,但依然牢牢掌权,并且得到拉美左翼的一致支持。除处于执政地位的左翼政府外,诸多非执政的拉美左翼政党依然活跃在多国政坛。巴西劳工党在参议院拥有6席,在众议院拥有53席,是众议院第一大党。乌拉圭广泛阵线尽管在2019年总统选举中失利,但仍在众议院中拥有13席,参议院中拥有42席,均居第一。20世纪末拉美左翼开始崛起并一度主导地区政治生态,虽然在2015年至2018年出现“左退右进”的变化,但2018年以来拉美政坛又呈现出“左右博弈”“左右共治”的态势。

二是成立“普埃布拉集团”以整合地区左翼力量。2018年7月14日,来自拉美12国的32位现任和前任左翼领导人与左翼人士在墨西哥普埃布拉市成立“普埃布拉集团”。该集团的口号是“改革是进步主义”,自称是“一个思考、行动和政治协调的集团”和“拉丁美洲进行透明政治交流的空间”,致力于“遏制拉美右翼保守势力的发展”和“反对新自由主义”。2019年11月7日,该集团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召开第二次会议,阿根廷当选总统费尔南德斯到会,来自拉美17国的80多位现政要和前政要、著名左翼人士与会。2020年该集团召开多次视频会议,就反对美国干涉和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发表声明,如在3月27日会议后的集体声明中要求美国停止对古巴和委内瑞拉的封锁和制裁;在5月15日会议上,阿根廷总统费尔南德斯、巴西前总统卢拉和乌拉圭前总统穆希卡等呼吁拉美国家团结一致,共同应对新冠肺炎疫情。

三是拉美地区左翼力量依然较为活跃。2019年4月,墨西哥劳动党主办第23届“政党与新社会”国际论坛,与会代表一致声援委内瑞拉政府,反对美国对古巴、委内瑞拉等国的封锁。以左翼国家为主体的美洲玻利瓦尔联盟于2019年12月14日在古巴首都哈瓦那召开第17届峰会,声援委内瑞拉和尼加拉瓜等国政府,并要求美国取消对古巴的封锁;2020年6月10日,该联盟召开后疫情经济视频高级会议;6月29日,又召开联盟第20次政治委员会和第10次经济互补委员会联席视频会议,号召成员国加强抗疫合作。7月28日,古巴国家主席迪亚斯-卡内尔、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和尼加拉瓜总统奥尔特加召开视频联席会议,纪念圣保罗论坛成立30周年,会上,迪亚斯-卡内尔主席号召拉美左翼加强与人民社会运动、左翼知识分子的团结,共同应对新的挑战。马杜罗总统建议建立一个包括所有社会运动的新的左翼组织,克服宗派主义、教条主义和官僚主义。2019年7月29日,在委内瑞拉首都加拉加斯举行的第25届圣保罗论坛通过最终声明和多项决议,谴责美国对委内瑞拉、古巴等国的制裁,声援委内瑞拉政府。同年11月,在古巴召开的第二届“争取民主反新自由主义团结反帝会议”发表声明,声援古巴、委内瑞拉、尼加拉瓜等国人民反对美国封锁、制裁和干涉,呼吁拉美左翼团结一致,遏制右翼发展势头。拉美左翼政党召开的多次会议都强调,左翼力量需要加强团结,应对新挑战,为民主、正义、主权、平等而奋斗。

四是拉美共产党近年来也较为活跃。2018年4月8日至10日,来自拉美9国11个共产党的代表在秘鲁首都利马召开“拉美共产党会晤”。2019年2月,阿根廷、巴西、智利、哥伦比亚、巴拉圭、乌拉圭6个南美国家共产党发表共同声明,谴责美国和拉美右翼政府对委内瑞拉的封锁和制裁,反对军事干涉委内瑞拉的任何企图。同年3月1日至3日,墨西哥和中美洲4国共产党举行第6次会晤,纪念共产国际成立100周年、谴责帝国主义对拉美特别是对委内瑞拉和尼加拉瓜的干涉和侵略行为,重申支持古巴革命,谴责帝国主义对古巴的经济封锁、威胁和干涉。4月26日至28日,南美多国共产党在乌拉圭首都蒙得维的亚举行会议,号召拉美共产党与拉美其他左翼政党共同抗击帝国主义和极右势力的进攻。2020年3月30日,南美洲10国11个共产党发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联合声明。6月9日,拉美多国共产党与中国共产党举行视频会议,会议主题是“从抗疫看共产党‘人民至上’的理念优势”,就加强中拉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中的合作等进行交流。此外,一些国家的共产党在议会和地方政府有一定影响力。如巴西共产党在参议院有1席,在众议院有12席;智利共产党在众议院有9席,该党主席吉列尔莫·泰列尔是众议员。2020年9月举行的乌拉圭地方选举中,广泛阵线成员、共产党人卡罗琳娜·科塞当选为首都蒙得维的亚市市长。

在2020年10月18日举行的玻利维亚大选中,玻利维亚前经济部长、左翼政党“争取社会主义运动”候选人路易斯·阿尔塞赢得大选,使争取社会主义运动重回权力中枢。图为2020年10月23日,玻利维亚最高选举法院宣布,阿尔塞当选新一任玻利维亚总统。 

拉美国家政党格局出现新变化

近年来,拉美多数国家政党格局处于变动之中,一些传统政党趋于衰败;一些新兴政党异军突起(如墨西哥国家复兴运动党等);一些拉美国家(如秘鲁、危地马拉等)政党体系的弱化呈加剧之势。由于政府和执政党腐败、财富分配不均、贫富差距扩大、民众诉求迟迟得不到满足等原因,拉美一些国家暴发了大规模的抗议,暴力活动加剧。但是,一些拉美国家(如巴西、智利等)的民众抗议并不是由左翼政党和组织领导的,而是由民众自发和通过社交媒体发动的,这凸显出大众媒体和公民社会的发展重塑了拉美政党的生存和运行环境。总的来说,政党在拉美政治生活中依然起着主导和左右本国内政外交走向的作用。拉美政党格局的变化程度,在各地区、各国情况不尽相同。

按地区来看,南美洲安第斯国家的政党格局发生了比较急剧的变化。一些传统政党和曾长期执政的党遭受挫折、大权旁落,其力量削弱、分化瓦解或消亡,如秘鲁人民党(阿普拉党)和人民力量党、哥伦比亚自由党和保守党、巴西社会民主党、委内瑞拉民主行动党和基督教社会党、厄瓜多尔主权祖国联盟和民主左派党、玻利维亚民族主义革命运动等。该地区前些年出现的一些“卡里斯玛”型新兴政党,依托领袖人物的崛起而崛起,随着领袖人物政治生命的完结而终结,如过眼烟云、昙花一现、聚散无形,如厄瓜多尔执政多年的主权祖国联盟党由于现总统与前总统严重对立而发生分裂;秘鲁前总统托莱多的秘鲁可能党、前总统乌马拉的民族主义党、前总统库琴斯基的为了变革的秘鲁人党等都随着领袖人物下台而消亡。

南美洲南锥体国家阿根廷、乌拉圭、巴西、巴拉圭和智利的政党格局呈渐进变化的特点。阿根廷传统政党正义党在2019年赢得大选东山再起。乌拉圭政坛的左右交替相对平稳,在2019年乌拉圭大选中,成立于1836年的乌拉圭传统政党民族党(白党)推出的候选人拉卡列·波乌获胜并于2020年3月就职,从而结束了左翼广泛阵线13年的执政地位。但值得注意的是,由乌拉圭前陆军司令马尼尼2019年创建的公开市政党,在同年的选举中名列第三位。2018年巴西大选中,博索纳罗作为社会自由党候选人参选并成功当选,但他于2019年11月退出该党,另成立“为了巴西的联盟”。在2018年巴拉圭大选中,成立于1870年、曾于1947—2008年连续执政61年的巴拉圭传统政党红党(又名全国共和联盟)推出的候选人阿夫多成功当选并于同年8月就任。智利政坛的左右交替比较平稳,从2006年起出现“两人转”时代:2006年1月大选中,左翼社会党人巴切莱特作为智利“民主执政联盟”候选人击败“争取变革联盟”候选人皮涅拉当选总统。在2010年1月大选中,皮涅拉作为“争取变革联盟”候选人击败巴切莱特当选总统。在2013年12月大选中,巴切莱特作为中左“新多数联盟”候选人,再次当选总统。在2017年12月大选中,皮涅拉作为中右翼“智利前进”联盟候选人当选总统,并于2018年3月就任。目前,皮涅拉所属政党为1987年成立的民族革新党。

1 2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