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至敏、王建伟:美国大选:倒计时76天 特朗普还有戏吗?
2020年08月20日  |  来源:澎湃新闻  |  阅读量:2490

离11月3日投票日还有不到三个月的时间,美国总统选战也进入到最关键的阶段。

共和党方面,特朗普选情告急,红灯频闪。6月中旬以来,几乎所有民调均显示他的支持率大幅落后于民主党的拜登。不仅如此,对选举结果至关重要的摇摆州的选情走势对他也日趋不利。更要命的是,特朗普在一些被视为共和党票仓的所谓“红州”也出了状况,例如乔治亚州1992年以来一直支持共和党候选人,但最近一次民调居然显示拜登和特朗普在该州的支持比例已经平分秋色。

在最受关注的三个问题——对付疫情、处理种族关系和管理经济上,过去多数选民在前两个问题上更认同拜登,在经济管理问题上则认为特朗普略胜一筹。然而在最近的几次民调中,即便在第三个问题上,特朗普也失去了优势。媒体嘲讽道:对特朗普团队而言,最好的消息就是“今天不是选举日”;否则,他输定了。

不过,现在就断言特朗普“没戏了”也还为时过早。毕竟民调是有局限性的——如果民调足够准确,那么赢得2016年美国大选的就不会是特朗普,在使用民调预测选举结果时,我们还是要格外小心。

特朗普执政三年多来,历经“通俄门”、国会弹劾等磨砺,均能逢凶化吉,有“不粘锅”总统之谓。目前尽管民调支持率下跌,但他在党内的支持率依旧稳固可观。此外,他也“不差钱”,而钱对总统选战来说可太重要了。

更重要的是,特朗普已经没有退路了——一旦败选,麻烦就会找上门来,几桩进行中的刑事案件调查可能让他身败名裂,甚至锒铛入狱。在此断尾求生的情境下,他险棋怪招接连不断,以图乱中取胜:

他不惜激化美国社会矛盾,将黑人弗洛伊德之死引爆的社会冲突定调为“保卫美国传统之战”,自诩“法律和秩序”的卫士,调派大量联邦人员到民主党控制的地区暴力弹压“BLM”运动,以引起一些社会阶层尤其是白人对社会变革的恐惧。此其一。

他一反共和党长期以来的保守主义经济主张,用行政命令绕过国会推出延长失业额外补助,暂缓征收联邦所得税等措施收买人心,以影响“动摇人群”的最后投票选择,此其二。

对早已有之的“邮寄投票”,他大加挞伐,宣称大量邮寄投票会导致选举不公正。这样一来,不但干扰了传统民主党选民投票的意愿和方式,也为他一旦败选挑战选举结果提供了合法性来源。此其三。

在治疫问题上,特朗普基本放弃了联邦的主导作用和责任,转而把赌注压在选举前推出疫苗或特效药,以求一举“翻盘”。此其四。

此外就是大打“中国牌”。美国两党候选人在选举年打“中国牌”本不是什么新鲜事,但像特朗普这样不断突破红线和底线的却也不多。通过不断对华发难,他既是在塑造自身“硬汉”的形象,也是在营造一种“同仇敌忾,一致对外”的氛围,以凝聚选民支持。

上述选举套路单个使用也许作用有限,但作为一套组合拳,配合使用,加上特朗普超乎常人的指鹿为马、蛊惑人心的能力,还是有一定杀伤力的。

现在的问题是,这些选举套路“够用”吗?在接下来不到80天的时间里,特朗普能够扭转颓势,再现2016年险中取胜的一幕吗?我们的看法是,政治是艺术,民意如流水,不到投票的那一天,任何可能性都不能排除。

不过,历史不会简单重复,2020年不是2016年。今年有几个重要因素和2016年非常不同,使得特朗普很难复制四年前的胜利——除非拜登及其团体犯下“自杀式”的大错。

最大的不同在于,2016年特朗普是挑战者,而2020年他是执政者。作为执政者,做得好是你的功劳,做得不好就是你的过错。特朗普当政以来,危机不断,但似乎都能化险为夷,讵料在最关键的选举年,在处理新冠危机时,却走了麦城,以致疫情失控,民望暴跌。

和“通俄门”和乌克兰“电话门”等相对单纯的政治危机不同,新冠疫情作为百年一遇的公共卫生危机,涉及整个美国社会,影响到各个地区、各种人群,具有突发性和不确定性强、处理难度大的特点。由于疫情的发展不受政治逻辑或考虑的支配,其应对也不能是政治性的,必须依靠科学分析、理性防控,同时有赖于各级政府协调和社会动员力。

美国拥有先进的医学科研医药研发能力,有全球首个全国性的疫情处理机构(CDC,美国疾病防控中心),加上以前对付埃博拉疫情和H1N1疫情积累下来的经验教训,照理说在应对新冠疫情方面,即使不走在其他国家前头,也不应该落下很多。

然而,数字不懂政治——美国以世界人口的4%却占据了全球新冠确诊人数的24%,死亡人数的22%;并且疫情迄今没有得到有效控制,截稿当天,美国新增病例40,022 人,新增死亡542人。不管以任何标准评判,美国的治疫对策都是一场灾难,与其世界第一强国的地位格格不入。对此,总统特朗普当然难辞其咎,多数美国人认为正是特朗普的政治理念、执政风格和行为方式,使得美国在应对新冠疫情时一错再错,以致失控。

基本上,特朗普是把疫情作为一个政治问题来处理的。一切以对他个人形象及重新当选是否有利作为终极考虑,不论是一开始淡化新冠疫情的严重性,还是后来不顾医学顾问的意见强行推动全面重启经济,都是如此。虽然白宫早在今年2月便成立了新冠疫情处理小组,但特朗普似乎更关心的是如何让自己永远处在媒体聚光灯下。他很少参加疫情处理小组的会议,但从新闻发布会到各种媒体见面场合,却极少缺席甚至单枪匹马舌战媒体,竭力营造一切尽在掌控之中的形象。

1 2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