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燕玲:冷静观摩“发疯”的表演,中国不能陷入美国设置的陷阱
2020年11月14日  |  来源:人大重阳  |  阅读量:3934

第17条是创新信贷风险政府担保补偿制度,要指导政府性的融资担保机构加大对中小微企业支持力度,降低融资担保费率,鼓励各地设立信用贷款,知识产权质押贷款,中小微企业贷款等风险分担机制,简化审核流程,分担违约风险,政府要给担保。这里谈到要降低担保费,以前担保一个是不好拿,再就是费用也是高。

第18条是促进及时支付中小企业款项,前段时间发的保障中小企业款项支付条例,这是对那个条例的落实,现在也是有诉必查,只要大家投诉就要追查。这是对融资难的解决方案。

五、扎实推进“一带一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大企业、小企业、民企都谈到了,最后谈一下稳步推进“一带一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一带一路”是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实践,中国提出了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同时在扎实的推进“一带一路”建设,这个数字不说了,大家都在媒体上经常会看到,有很多方面的数字都看到了,我们在实实在在的推进“一带一路”的建设。现在需要的是向世界阐述清楚中美认识的分水岭以及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真谛。

前面我提到美国的“中国小组”报告,还有蓬佩奥在尼克松图书馆前面的讲话,他们都强调了这次和中国的战争是一场关乎人类命运体的两种制度的全面对抗。所以,我们要向世界阐述我们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美国永远不会接受和理解我们,因为“美国第一”,它就不能接受双赢,以前有个笑话,我们是“win-win”,他们说中国赢两次,所以他们不会理解我们的“一带一路”,他们的逻辑就是穷人没有资格享受。他们担心中国贷款给欧洲国家,发展中国家修公路修铁路,他们说这是债务陷井。中国依据共商、共建、共享原则,帮助“一带一路”国家发展经济是造福人类,由于美国煽风点火和一些国家的民粹主义,“一带一路”建设会遇到很多的难题,人为的捣乱,我们就应该将“一带一路”的每一个工程做成样板工程,不出现问题是不可能的,出现问题要解决好,为“一带一路”可持续发展也应该建立统一的规则,共同的语言。

我讲一个蓬佩奥碰壁的事。10月2日根据美国国务院网站发布的蓬佩奥和普兰科维奇召开的新闻记者会实录,这是真实在记者会上发生的情况。蓬佩奥讲完话以后,记者向普兰科维奇提出,蓬佩奥声称“一带一路”是购买帝国计划,你是否同意北京在该地区的投资具有掠夺性?普兰科维奇表示,中国是一个全球行为体,他们很智慧的设计了这样一个与中东欧国家保持关系、政治对话和经济框架的形式。接下来他还说,因为这项倡议,他在担任总理的第一个任期内,与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就会晤了五六次(17+1会议),要是没有这样的会晤机会,这至少需要花上25到30年,这就解释了为何中国在中东欧能够更大的参与和存在。多打脸啊,蓬佩奥听了以后会是什么感觉。

六、提高风险意识,保护好钱袋子

我们要防范各种黑天鹅事件,保护好钱袋子。首先,破坏“一带一路”,鼓吹债务陷井论,煽动各类的赖账,在“一带一路”国家扶持反对派,搞颜色革命。还有一个倾向,G7财长会,他们决定支持延长G20,暂停偿还债务的期限,这是9月25日他们在一份联合声明中表示说,有一些国家将国有机构列为商业银行,没有全面参与DSSI,对他们深表遗憾。实际上就是暗指中国,没有将国有的国家开发银行和其他政府控制的实体提供的贷款纳入官方债务总额。美国最近还成立了一个独立的援外机构,叫做美国国际发展金融公司(DFC),协助媒体在发展中国家投资,外媒报道,他们携600亿美元与世界其他开发金融组织合作,成为中国“一带一路”的抗衡者。

在“一带一路”和所有的跨境国际业务都要有保护钱袋子的思维。

先从人民币汇率这块讲,虽然国内经济基本面相对优势会继续发展稳定外汇市场具体性的作用,但考虑到外部因素的不确定性和不稳定性,人民币汇率仍然会围绕合理的均衡水平上下波动,当前企业应该积极预防汇率风险,树立风险中性理念,在人民币双向波动弹性增强的情况下,积极防范汇率风险,所持有的外汇头寸都要进行对冲安排,不要侥幸持有外汇敞口。

过去人民币弹性长期低于2%,现在是5%,今年以来境内期权市场一年期的隐含波动率平均水平在5%,最高价和最低价之间的波动是7.5%,所以,人民币汇率弹性还是比较强的。对企业来讲,应该树立风险中性理念,需要改变人民币不是升就是贬的单边直线性思维,要有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意识,要合理审慎交易,做好风险评估,对汇率敞口做适度套期保值。尽可能的控制货币错配,合理安排资产负债币种结构。控制货币错配,假如说要出口收汇、劳务所得,收回来的汇要和借的汇要匹配,不匹配的话,前段时间很多货币在美国“大水”冲击下,货币贬值达到50%,特别是一些发展中国家,如果错配收了以后,美元贬值50%,无论你是什么业务都是要赔钱的。

要合理安排资产负债币种结构,资产和负债,实际上这是从金融角度合理安排资产负债币种结构。不要把汇率避险工具当做投机套利工具,承担不必要的风险,跨境业务中的企业和项目要注意汇率弹性和不要错配,不要拿着风险敞口,所有的敞口都要考虑到。

要防止被挤出全球产业链。举个例子,9月前四天发生了一件事情,9月1号,日本、印度、澳大利亚三国部长级视频会议上提出了一项倡议,准备在印太地区建立一个具有弹性的更强大的供应链,寻求合作,减少对华市场依赖,讲明了就是对我们市场的依赖。9月2日德国政府发布了《德国—欧洲—亚洲:共同塑造21世纪》印太地区政策指导方针,德国外长马斯说,德国发出了一个明确的信息,印度洋和太平洋地区是德国外交政策的优先事项,德国未来几十年的繁荣和地缘政治影响将取决于和印太国家的合作方式,那里比任何其他地方都更能解决未来国际秩序的形态,而德国希望帮助建立一个秩序,使之建立在规则和国际合作基础上,而非建立在强者的法律之上。马斯还说,正因为如此,我们加强了与赞同民主和自由价值观的国家的合作,他还点名了要和欧洲伙伴,尤其是法国合作,一起拟定一个以我们的原则和价值观为导向的欧洲和印太战略,这是9月2日。

9月3日,欧盟又宣布建立欧盟完整的原材料供应链,助推欧盟数字化和绿色转型。欧盟委员会表示,它的关键要素短缺有可能破坏关键产业,并使该集团面临中国和其他资源丰富国家的供应紧缩,希望明年与加拿大和感兴趣的非洲国家建立伙伴关系,欧盟副主席Maros表示我们不能把对石化燃料的依赖,转换为对关键原材料的依赖。新冠疫情打乱了我们的战略供应链,使问题更加突出。欧洲金属工业总裁麦克说,在中国和其他国家大幅提高原材料产量的同时,欧洲已经落后多年,要改变这一局面,需要欧洲重大的政策转变和行业共同行动,以保护欧洲生产免受不正当竞争。还有欧盟工业委员会的委员叫做蒂埃里说,在工业原料领域,欧盟对轻稀土元素的99%,重稀土元素的98%,钛45%,天然石墨47%等十种关键原材料都依赖中国供应,这些原料事关欧盟27个国家的产业研发和布局,必须降低其供应风险。

美国和西方把中国说成了威胁,看成了对手,我们必须改变这种被动局面,我们要用案例告诉他们,我们国企的事例已经写入了哈佛商学院的案例。

9月4日,美日欧台举办了一个“重组供应链:促进理念相近伙伴间之韧性论坛”。台湾管外交的吴钊燮,美国台北办事处的处长郦英杰、捷克参议院长韦德齐,欧洲经贸办事处处长高哲夫,日本台湾交流协会的代表泉裕泰都出席了,外媒解读这是向中国大陆发出供应链脱钩的信息。

美国政府最近成立了DFC。所以我们看到了就在4天内,这么多国家和地区都在搞同中国在供应链方面的脱钩。一方面要声明我们的关键,市场化的机制,同时要保护好自己的企业。

我们要准确的识别,主动求变,冷静观摩他们“发疯”的表演,绝不理睬美国的诱导,我们不能随着它的节奏起舞,但是我们要对国际上一些对中国不是的诬蔑,对我们的攻击要提高话语权,同时,国内企业一定要做好分内工作,专业的事都在专业领域,要争取话语权,要做好自己的事,进行更大的改革和开放。

(张燕玲,中国银行前副行长、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1 2 3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