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梦孜:论多元航线的现实选择——苏伊士运河堵塞的警示
2021年06月13日  |  来源:一带一路报道杂志  |  阅读量:2180

苏伊士运河是连接地中海和红海最便捷的通道。经过这条运河的航运物资占国际贸易量的12%,2020年通行船只18829艘,运输物品超过17亿吨。“长赐号”堵塞航道后,使得每天有30艘重型货轮不能通过,超过5.5万个集装箱延期交付。诸如罗马尼亚的13万头牲畜在海上不得动弹,瑞典110个集装箱的家具、1200万桶原油、全球占比20%的咖啡豆都因此不能及时交付。一周时间共450艘船只受阻,船只的滞纳费用之高,任何一方都难以承受。国际油价也因此一时上涨约3美元。根据德国安联保险的一份报告显示,搁浅货轮造成运河堵塞一周,将导致全球贸易少增长0.2至0.4个百分点,损失多达60亿至100亿美元。

“长赐号”堵塞运河的原因已于3月31日开始调查,也有舆论认为不排除人为操作失误的可能。这艘巨型货轮堵塞运河后,主要由荷兰和日本执行的救援措施也十分小心、以免引发次生灾害。如损及船体、船员安全,甚至船只倾覆、泄漏造成更大的危害等。

从国际物流方面来讲,较之新冠疫情蔓延后全球各大海域出现的“海上游魂”,这次事件的影响更为突然、直接和严重。它事前几乎没有任何征兆、没有任何备案,一些直接受影响的企业方除了需要动用紧急储备以应付由此造成的短缺之外,一时也没有任何有效的对供给中断的补救措施。

与这条运河相关的供应链突然被切断,全球的生产链、消费链突然处于叫停状态,其全方位的影响可能是难以估算的。也使得本来受到新冠疫情影响的供应链雪上加霜。在信息技术日新月异、全球化不断发展的今天,堵塞事件暴露了海上运输行业可能遭遇的局限,这显示出和平时期包括发达的航运业在内的现代文明之饬。它造成的影响评估涉及海上各处咽喉要道,也可能波及各国内河湖近海航道的安全问题等。

在战争时期,各国对海上咽喉要道的争夺、封锁与反封锁的例子不胜枚举。相对而言,和平时期,在全球化浪潮席卷之下,各国相互依赖形成的利益共生,除了灾害、海盗等个别情况影响外,全球海上商业航道的通行相对无虞。正因为如此,维系国际自由贸易的海上咽喉要道安全并没有为人高度警惕。

苏伊士运河堵塞事件使人们看到,和平时期咽喉要道也可能遇到通行障碍问题。从一般地理、地缘意义上看,海上咽喉要道须具备以下条件:一是便捷性。其他替代路线需要长距离绕行,如绕行非洲的好望角,或南美的德雷克海峡,航行路线与成本会大大增加;二是战略独占性。没有替代方案,要走水路,可谓自古华山一条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三是控制性。即海峡或运河由一个国家或同盟国家控制,苏伊士运河就被埃及所控制;四是依赖性。很多国家的贸易或其他通行依赖这条要道。

由于海洋占地球面积70%以上,在全球范围内海运占据国际贸易量的大头,海上交通咽喉要道的重要性可想而知。苏伊士运河、直布罗陀海峡是地中海的两大出口,霍尔木兹海峡是波斯湾和阿拉伯海的唯一海上出口,土耳其海峡亦然,连通里海与地中海。马六甲海峡则是承载着印度洋与太平洋最为便捷的咽喉要道,东亚国家包括中国、日本和韩国的对外贸易就高度依赖这条咽喉要道。巴拿马运河通行权由巴拿马控制,成为大西洋与太平洋的运输要塞,白令海峡则直接连接北冰洋与太平洋。“长赐号”事件为世界各咽喉要道的便利通行展示了一个令各国海事部门震动的活生生的例子,海峡通行安全在任何时候都是难以回避的现实课题,绝对不可忽视。

在战争时期,各国对海上咽喉要道的争夺、封锁与反封锁的例子不胜枚举。相对而言,和平时期,在全球化浪潮席卷之下,各国相互依赖形成的利益共生,除了灾害、海盗等个别情况影响外,全球海上商业航道的通行相对无虞。正因为如此,维系国际自由贸易的海上咽喉要道安全并没有为人高度警惕。

苏伊士运河堵塞事件使人们看到,和平时期咽喉要道也可能遇到通行障碍问题。从一般地理、地缘意义上看,海上咽喉要道须具备以下条件:一是便捷性。其他替代路线需要长距离绕行,如绕行非洲的好望角,或南美的德雷克海峡,航行路线与成本会大大增加;二是战略独占性。没有替代方案,要走水路,可谓自古华山一条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三是控制性。即海峡或运河由一个国家或同盟国家控制,苏伊士运河就被埃及所控制;四是依赖性。很多国家的贸易或其他通行依赖这条要道。

由于海洋占地球面积70%以上,在全球范围内海运占据国际贸易量的大头,海上交通咽喉要道的重要性可想而知。苏伊士运河、直布罗陀海峡是地中海的两大出口,霍尔木兹海峡是波斯湾和阿拉伯海的唯一海上出口,土耳其海峡亦然,连通里海与地中海。马六甲海峡则是承载着印度洋与太平洋最为便捷的咽喉要道,东亚国家包括中国、日本和韩国的对外贸易就高度依赖这条咽喉要道。巴拿马运河通行权由巴拿马控制,成为大西洋与太平洋的运输要塞,白令海峡则直接连接北冰洋与太平洋。“长赐号”事件为世界各咽喉要道的便利通行展示了一个令各国海事部门震动的活生生的例子,海峡通行安全在任何时候都是难以回避的现实课题,绝对不可忽视。

(傅梦孜,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院长、研究员,《一带一路报道》特聘专家。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观点。)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