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闲:保险业的收入端、赔付端、投资端都将疫情较大冲击和影响
2020年11月04日  |  来源:南方日报  |  阅读量:2159

导语:复旦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复旦大学风险管理与保险学系主任许闲在一场以“后新冠肺炎疫情下的保险业发展”为主题的报告会上指出,短期内,疫情对保险业的收入端、赔付端、投资端都将带来较大冲击和影响。不过,他同时指出,亲身经历本次疫情后,不少人的风险意识增强,健康险、意外险等保障类险种的需求明显上升。

收入端:亲历疫情会提高客户购买积极性

在人身保险领域,截至4月7日,我国新冠肺炎累计确诊人数83071人,死亡人数3340人。“在保险领域有一个行为保险学,‘亲身经历’与‘只是听说’比起来,实际产生的购买转化率是完全不一样的,短期来看,这会对保险业带来较大影响。当你自己经历过疫情,经历过特定的风险,你转化为保险实际的购买行为要远远大于你没有经历过这个事件。”许闲说。

笔者留意到,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很多保险公司都推出了赠险,跟客户建立初步联系,大家看到这个赠险都会随手领一份新冠肺炎的专属保险。在许闲看来,保险公司之所以要免费推这个保险,其实看重的是后续的高转化率。

“很多险企已经明确地跟营销员讲,等疫情过去,下一步开展业务的对象就是这个阶段获取的用户数据,未来将把这些数据转化为客户的购买能力。”许闲告诉笔者。

许闲分析认为,后疫情时代对于健康险积极的作用不言而喻:大家经历了这次疫情,风险防范意识会提高,更愿意买保险保护自己身体的健康。

“健康风险防护意识的提升意味着赔付概率会下降,赔付概率下降的背后就是赔付成本的下降。通过赔付成本的下降带动中国健康保险行业在费率上给消费者一定的折让,从而推动更多的人群来购买商业健康保险,扩大商业健康保险人群的覆盖率。”许闲说。

赔付端:险企赔付压力不大

一季度上市险企的数据显示,疫情对保险最直接的影响,就是健康保险。其他险种的保费在不同程度下滑,健康险的保费则大幅上升。

许闲指出,这次疫情中国采用了跟其他国家完全不一样的救助形式,采用的是国家财政兜底:基本医疗保险、大病保险能够覆盖的基本覆盖,覆盖不了的由各个地方的财政解决,如果是异地进行救治的话,由中央和地方政府统筹解决。

“整体上对于商业保险公司来说,赔付端的压力是不大的。”许闲说。

从医疗保险来看,保险公司的赔付压力不大。医疗保险里,如果出现了可疑症状,但实际上检验出来并不是新冠肺炎的,这部分费用社保不负责,由商业保险公司来赔付,但这个赔付的额度不高;另一类在疾病保险里面,很多保险公司都进行了原来险种的责任扩容,对中症、重症、轻症有不同的赔付额度,整个中国有8万多人确诊,有3000多人死亡,对于保险公司来说,这个赔付端的压力不算大。

从寿险来看,疫情对人身保险的赔付端产生了一些压力,但中国寿险的覆盖率相对较低,在疫情期间出现的人寿保险理赔,赔付额度也不高。

财产保险方面,疫情对其赔付端也没有产生太大的冲击,因为整个疫情风险跟财产保险并不是非常相关,对于财产险的赔付不会有太直接的影响。

投资端:对险企债券、股票类投资影响较大

许闲指出,对于保险公司的投资来说,疫情带来的短期影响有两个,一个是债券投资,一个是股票投资。

对于债券来说,在整体利率下行的背景下,保险公司短期会有比较大的压力。因为配置型的债券目前占大型保险公司五六成的仓位。

这会对存量的可供出售的债券投资造成价值的高估,从而会造成其他综合收益对应的浮盈,但这个更多体现在财务数据上。此外,结合全球疫情发展的不明朗以及很多人对未来全球经济的看空,对整个行业来说,有一些债券可能将面临信用风险增加,这将对险企投资带来短期负面影响。

而权益类资产对保险公司投资来说,还是以利好为主。国际会计准则第9号、国际会计准则第17号这些新的会计准则在未来的共同作用,可能会加速险企对于蓝筹股资产的配置。此外,保险行业作为整个金融市场资金的主要输出方,在经济下行的背景下,意味着险企有更好的投资标的,能够更容易找到一些低估的、适合长期投资的标的。

■链接

疫情给这些险种带来冲击

意外保险

对于保险行业来说,旅游业停摆、交通运输停航停运等肯定会对意外险收入产生一定负面影响。中国人身意外保险在整个中国市场的份额是比较低的,仅占到全行业的3%—4%。短期看,尽管意外险的保费减少,但对全行业的冲击不大。

海外工程保险

随着海外疫情的加重,我国承包商在海外项目合同履约、执行、融资、雇员返岗和人员健康管理等方面受到负面影响。商业保险作为海外工程项目的重要组成部分,将面临海外项目投保延迟、承保责任调整、后续可保项目减少和现场查勘困难等不利局面。

航运保险

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下,货物需求大幅下降,导致全球航运行业航线大面积停航。由世界最大的两家集装箱航运公司马士基航运Maersk Line和地中海航运MSC组成的2M联盟在2020年第二季度停航亚欧航线和亚洲—地中海超过1/5的航线。由亚欧多家集装箱航运公司组成的THE Alliance也宣布了类似的大规模停航计划。航运业停摆将严重影响海上保险的保费收入,包括船壳险、船上货物险等险种,对传统海上保险经纪行业、财产保险公司带来负面影响。

出口信用保险

境外疫情扩散对我国出口贸易产生了严重的负面影响,部分外贸企业出现订单资金收回困难、订单被取消、已生产货物被拒收等困难。出口信用保险作为承保出口商在经营出口业务的过程中,因进口商的商业风险或进口国的政治风险而遭受的损失的政策性信用保险,能够切实保障外贸企业的出口贸易利益。目前,主要通过四种方式为外贸企业缓解风险:一是扩大短期出口信用保险覆盖面,对受疫情影响较大的企业提供重点支持服务;二是开辟理赔绿色通道,做到应赔尽赔、能赔快赔;三是对中小微外贸企业进一步降低保费费率,允许合理缓交保费,减轻企业资金压力;四是扩大保单融资规模,帮助企业解决融资难题。

(许闲,复旦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复旦大学风险管理与保险学系主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