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伟光:从战略高度认识和发展新时代中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
2020年09月11日  |  来源:《世界社会主义研究》2020年第6期  |  阅读量:7213

摘要在大的历史时代进程中,中国与俄罗斯两个民族是有承继性、共同性的,具有深厚的合作基础;中俄两国有着久远深厚的合作历史,友好合作是总趋向;中俄相互依存度很高,重视发展中俄战略协作关系是不二的战略选择。俄国十月革命成功以来,中俄两国人民在多方面具有共同的利益诉求,在相当长的历史时期两国都要集中于国内的改革发展。为了实现各自民族复兴的远大目标,中俄两国都要努力创造外部和平环境。中俄关系是国际关系中的重要稳定因素,对华关系是俄外交的优先方向。中俄两国是具有重大世界影响的大国,中俄战略合作的意义和影响远远超出两国双边及其所在地区,在世界和平稳定大局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今天两国关系处于密切合作、健康发展的阶段,维护好、发展好、巩固好中俄关系是双方共同的历史责任。

中俄70年的交往历史是双边关系历史中的宝贵财富,中俄关系史也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和社会主义发展史的一部分。70年来,中俄两大邻国共同走过了极不平凡的历程。今天两国关系处于密切合作、健康发展的阶段,维护好、发展好、巩固好中俄关系是双方共同的历史责任。要把对俄罗斯的研究、对中俄关系的研究、对俄罗斯和中俄关系应当采取什么样战略策略的研究,放在国家重要战略地位上考量。 

一、从大的历史时代观看,中俄两国都走过从相对落后向现代化过渡发展的道路,具有相同的新的社会形态烙印和基因,具有深厚的合作基础

从大的历史时代来看,中俄两国在社会主义道路上同行过,孕育过同样的新生的社会形态,血管里流淌着同样的社会主义鲜血,具有同样的社会主义印记。

时代概念有两种用法,一种是广义的,一种是狭义的。这里讲的是广义的时代概念,是从唯物主义历史观的角度使用的,特指人类社会发展进程中占统治地位的社会形态所经历的发展阶段。人类社会发展的每一个历史阶段都有一个占统治地位的社会形态,每一个占统治地位的社会形态,从生到灭的整个历史进程就是一个历史时代。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把人类社会形态发展的历史进程分成了原始社会时代、奴隶社会时代、封建社会时代、资本主义社会时代,然后经过社会主义过渡而发展到共产主义社会时代,这是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运用唯物史观观察分析人类社会形态演变一般规律而得出“五种社会形态”学说的科学概括,可称为广义的历史时代观。这同从国家发展角度讲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是有区别的。

近些年来,由于历史虚无主义作祟,有些人把马克思主义科学的历史时代观忘记了,把中国已经经过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但没有经过资本主义社会而形成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经过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进入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历史事实也抛弃了。中国社会形态发展的历史事实是不应忘记的。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西方列强已经把世界殖民地瓜分完毕,把中国瓜分得四分五裂。由于历史条件所决定,中国不能独立自主地发展到资本主义社会,只能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这只是人类历史社会形态发展一般规律的一个特例。中国社会形态发展的特殊性并不是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关于人类社会发展经过“五种社会形态”学说的论断失误,而是社会形态历史进程在中国的实际演变,这类演变在每一个国家、民族或地区,是具体的、多样的、偶然的。正当中国在封建社会内部产生出新的社会形态因素——资本主义萌芽时,先于中国发展起来的西方资本主义列强,一方面剥削压迫本国的工人阶级和广大劳动人民,另一方面瓜分、剥削、掠夺世界上的落后国家、民族和地区,以达到它们掠夺世界财富的目的。旧中国是资本主义列强弱肉强食的一块肥肉,它们是不允许中国独立自主地走资本主义强国之路的。中国社会历史发展的特殊性正是由这种特殊的历史条件决定的。

从大的历史时代看,我们处于什么时代?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在《共产党宣言》中指出,我们的时代是资本主义时代。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时代在变化、社会在发展,但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依然是科学真理。尽管我们所处的时代同马克思所处的时代相比发生了巨大而深刻的变化,但从世界社会主义500年的大视野来看,我们依然处在马克思主义所指明的历史时代。”[1] 当今西方资本主义虽然在走下坡路,但资本主义制度仍在世界上占统治地位,我们仍然处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占统治地位的历史时代,但在该时代始终充满了两种社会制度的斗争。资本主义社会形态一诞生,在其内部已经开始孕育了新的社会形态因素,产生了新的社会化的生产力,产生了代表新的生产力的工人阶级,从而也产生了新的生产关系的萌芽。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的成功,标志着第一个代替资本主义社会的新的社会主义制度在俄国诞生。十月革命开创了人类历史的新纪元,正是就社会主义这个崭新的社会形态产生的时代意义作出的科学判断。

1 2 3 4 5 6 7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