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心伯:明年一月份前,中美关系将迎来最严峻的时刻
2020年08月20日  |  来源:复旦大学EMBA项目  |  阅读量:8254

但是新冠疫情的爆发,很大程度上改变了中美关系的走向。新冠疫情最初在中国爆发时,美国没有像过去911事件、2008年金融危机时中国迅速向它提供帮助那样,不仅没有向中国提供帮助,反而落井下石。美国政客公开讲,这个疫情终于可以放缓中国经济发展的步伐。疫情的扩大很可能带来中国政治和社会的不稳定。这是第一阶段美国的反应。疫情在中国爆发和扩散的两个月里,美国联邦政府没有向中国提供任何实质性的帮助,倒是美国一些企业、民间组织,特别是华侨和留学生提供了大量的援助。

到了疫情的第二阶段,3月15日后,新冠疫情在美国大范围爆发,这时候特朗普政府就开始甩锅中国,对中国进行污名化,把新冠病毒说成武汉病毒、中国病毒,又攻击中国在处理疫情问题上缺乏透明度,中国就把公布疫情的时间表列出来,这个说法站不住脚之后,特朗普和美国国务卿篷佩奥又说,我们有大量证据显示这个病毒是武汉实验室泄露出去的,后来找不到证据,又说即使不是武汉实验室泄露的,至少疫情在中国首先爆发,中国完全可以把它控制住,因为你应对不力才扩散到世界其他地方,包括美国。后来这个说法又站不住脚,因为中国自己控制得很好,美国却没有控制住,最后特朗普就公开讲,中国是故意拿这个病毒对美国进行攻击。

污名化中国的同时,推动制造业回流美国。疫情在美国大范围爆发以后,美国发现它缺乏足够的医疗物资,不得不从中国大量采购和进口,这时候特朗普团队内部的那些鹰派,本来就希望推动中美脱钩,他们趁机抓住机会,要美国的医疗物资和医药生产企业赶紧把在中国的生产基地关掉,回到美国。

中国在控制住疫情以后,开始向其他国家提供援助,美国看到中国开始向国际上发力,心里又受不了,攻击中国要谋求国际领导权。新冠疫情本来应该成为中美两国合作的机会,但是因为特朗普以及他团队里反华极右的鹰派,不仅没有达成中美合作,反而加深了中美之间的摩擦、对立和对抗。从5月开始特朗普政府发现,因为疫情没处理好,所以选情出现危机,这时候共和党唯一的办法就是打中国牌,除了要对中国进行污名化,甩锅中国以外,还要制造中美的对抗,通过这个办法为特朗普争取政治上的支持。

从5月以来,美国对华战略竞争实际上已经在走向战略对抗,加大对华军民两用技术出口管制;加大对华为的打压;取消中国电信长期在美国的运营资质;限制中国媒体在美国的业务活动,要求一系列媒体以“外国使团”的身份在美开展活动,大幅削减中国在美的记者人数;阻止联邦养老基金对中国股市的投资;限制中国的企业在美国上市。等等。

对于是否要和中国脱钩,美国社会内部达不成一致。2016年特朗普当选,越来越多地限制中国对美投资,但美国商界从中国有获取巨大的经济利益,所以他们不赞成遏制中国。过去四年美国在中国的投资几乎没有什么变化,每年都是130亿到140亿之间,特别是去年还增长了。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8月11日发布了一个中国商业环境调查报告,报告显示70%的受访企业对中国市场未来五年的商业前景感到乐观,基于对中国市场的长期信心,80%的受访美国企业表示不打算将生产线搬离中国,这表明美国的商界还是看好中国市场。

从中国的角度来看,首先我们要看到形势的变化。美国的市场、资金、金融、技术、教育等资源,都不可能像过去四十年那样对我们开放,所以我们要考虑越来越多依靠自己的市场、自己的技术研发、自身的资金和人才培养;同时,还是要尽可能保持中美之间来之不易的纽带关系,比如特朗普政府要让美国企业都回去,我们就要想方设法让他们留下来,继续推进改革开放,大力改善国内的营商环境,这样你就能够留住美国企业,甚至吸引更多的美国企业到中国来。在美国说到底,市场的逻辑不是完全跟着政治走,而是要看市场逻辑本身。

1 2 3 4 5 6 7 8 9 10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