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心伯:明年一月份前,中美关系将迎来最严峻的时刻
2020年08月20日  |  来源:复旦大学EMBA项目  |  阅读量:8251

在军事上会采取盟友+伙伴进行对华制约作用。美国力量优势在下降,那就拉盟友再拉伙伴,就像奥巴马时期搞的亚太再平衡,组建一个针对中国的地缘政治安排。如果拜登当选美国对中国的政策也是强硬的,但是同时跟当下特朗普政府相比,中美关系还有一定的发展空间。

 

5月18日,美国前副总统、民主党人乔·拜登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州费城举行的集会上发表演说。新华社记者 刘杰 摄

对中国来讲,不管是特朗普继续执政,还是拜登上台,处理中美关系要把握几点。

01 中美之间的竞争要尽可能局限在经济领域和社会领域,尽可能减少双方在意识形态和军事领域的竞争。如果中美能够尽可能聚焦在经济领域,对双边关系的冲击就是比较有限的。

02 我们处理对美关系的时候,要尽可能树立一个底线,防止危机事件引发的冲突。美苏在古巴导弹危机之后建立了双方的危机管理机制,也是为了避免意外事件导致危机升级为冲突。中美的战略竞争刚刚开始,两国间还缺乏当年美苏之间危机管控的安排。

03 中国跟美国的竞争,双边竞争是一方面,第三方在某种意义上会起决定性作用。对中国来讲,我们的外交要有全球视野,要考虑到亚洲其他国家,特别是东南亚国家,要考虑到欧洲、非洲、拉丁美洲。在美国篷佩奥积极组建全球反华同盟的时候,我们一定要积极开展与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外交,防止更多的国家倒向美国一边。

所以,不管是特朗普还是拜登,未来四年执政,我们处理对美关系基本的思路差不多是明确的。 

(作者为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教育部人文社科重点研究基地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主任,外交部第四届外交政策咨询委员会委员)

1 2 3 4 5 6 7 8 9 10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