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以骅:试析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近期发表的2020年度国际宗教自由报告
2020年06月17日  |  来源:《中国宗教》2020年05期  |  阅读量:4057

【编者按】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近日发表的2020年度报告指责中国宗教自由状况。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4月29日说,这个所谓委员会一贯对中国充满政治偏见,多年来发表报告诋毁中国的宗教政策,其谬论根本不值一驳。我们敦促美方尊重基本事实,摒弃傲慢与偏见,停止年复一年发表有关报告的错误做法,停止利用宗教问题干涉中国内政。

为正视听,《中国宗教》特别邀请相关专家对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2020年度国际宗教自由报告进行解读。


2020年4月28日,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如期发表2020年度国际宗教自由报告,这是该委员会自2000年以来连续发表的第21个所谓国际宗教自由年度报告。该委员会自发布第一个报告以来,就把中国列入所谓“系统、持续和严重”侵犯宗教自由的“特别关注国”黑名单,此后更是年复一年地如法炮制,使该报告成为中美关系中最具有对抗性和冷战思维的文献之一。


一、《1998年国际宗教自由法》和《2016年弗兰克·沃尔夫国际宗教自由法》

自20世纪70年代末以来,随着美国基督教福音派的全面复兴以及在国内政治舞台上的崛起,以其为核心的宗教新右翼开始在美国对外关系上崭露头角,成为“国际关系的新锐势力”。宗教新右翼嵌入美国传统外交建制的代表之作,就是美国国会通过的《1998年国际宗教自由法》。该法案于1998年10月27日由克林顿总统签署生效,号称是美国立法史上“最全面的人权立法之一”,开辟了宗教团体介入美国外交政策领域的立法化和机构化的先河,使宗教堂而皇之地成为影响美国外交政策的重要因素。

《1998年国际宗教自由法》对美国外交的重要性,主要在于以国会立法的形式重新界定或者说提升了宗教在美国外交决策过程中的作用。根据《1998年国际宗教自由法》,美国政府建立了两个贯彻执行该法案的机构:

一是美国国务院国际宗教自由办公室。该机构原隶属于美国国务院民主、人权和劳工局,但通过设立国际宗教自由无任所大使一职来提升其在美国国务院中的地位,现该办公室已直接由负责公民安全、民主和人权事务的副国务卿管辖。国际宗教自由无任所大使由总统任命,是美国总统和国务卿在国际宗教自由问题上的首席顾问。

二是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该机构是所谓联邦机构或半官方机构,由10名成员组成,其中国际宗教自由无任所大使为当然成员,但无投票权;3名成员由总统任命,2名成员由总统所在党派的国会领袖指派,4名成员由非总统所属党派的国会领袖指派,主席则由成员选举产生。该委员会历届成员尤其是委员会主席都是与外交决策圈关系较密的政客、宗教领袖、学者和人权活动分子。如2016年12月8日时任众议院民主党领袖的佩洛西就提名丹增多吉担任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委员,他后来还出任该委员会主席职;今年5月26日,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又提名努里·特克尔接替届满离任的丹增多吉担任该委员会委员。让具有民族分裂主义背景的人士出任美国宗教人权建制的高级职务并参与对华政策游说和决策过程,已成为美国在宗教人权领域挑战中国主权和国家安全的一大手段。

美国国务院国际宗教自由办公室和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各自担任着推进所谓国际宗教自由的多项职能,其中最重要的职能就是发布各自的年度国际宗教自由报告并提出政策建议。根据《1998年国际宗教自由法》的要求,这两个报告把对所谓宗教自由的侵犯分为“严重侵犯”和“一般侵犯”两类,将涉有两类所谓“侵犯”的国家分别列为“特别关注国”和“特别观察国”,并建议美国总统对两类国家采取相应的制裁行动。与具有行政功能的美国国务院国际宗教自由办公室不同,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只具有在政府外围的建议和监督功能,在对外宗教问题上往往比更体现美国政府意愿的美国国务院国际宗教自由办公室态度更为强硬。近年来两个机构的立场更为协调,共同使其年度国际宗教自由报告成为促进美国国家安全利益的重要外交政策工具。

《2016年弗兰克·沃尔夫国际宗教自由法》是《1998年国际宗教自由法》的修正案。该法案对《1998年国际宗教自由法》的重要修正,是要求美国政府在“特别关注国”(或称“一类国”)和“特别观察国”(或称“二类国”)名单之外,将所谓严重侵犯宗教自由的非国家行为体列入“特别关注实体”名单,以及由美国国务院制定特别严重侵犯宗教自由的外国人士名单,并加以相应制裁。这种“打击到实体和个人”的制裁与奥巴马总统同期签署生效的《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相配合,将美国在所谓宗教人权问题上的域外管辖权伸展到了极致。


二、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2020年度国际宗教自由报告

在世界各国积极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关键时刻,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推出了2020年度国际宗教自由年度报告。与此前相比,今年的年度报告出现以下几点变化:

一是报告的篇幅大幅缩减:该委员会2019年度报告长达226页,2020年报告则为95页,不及去年的一半。2020年度报告在导论部分称,今年的报告主要聚焦于列出所谓侵犯宗教自由的“特别关注国”和“特别观察国”两类国家,并针对这两类国家提出更具针对性的政策建议。

二是更加注重其他国家以及“特别关注实体”:重点关注了不在“特别关注国”和“特别观察国”建议名单的其他国家的所谓侵犯宗教自由行为,以及所谓严重侵犯宗教自由的非国家行为体即“特别关注实体”。

三是继续扩大“特别关注国”“特别观察国”和“特别关注实体”名单:2020年度报告建议继续列为所谓“特别关注国”的国家有9个,即缅甸、中国、厄立特里亚、伊朗、朝鲜、巴基斯坦、沙特阿拉伯、塔吉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建议新增的“特别关注国”有5个,即印度、尼日利亚、俄罗斯、叙利亚和越南;该委员会2019年度报告建议的“特别关注国”为13个。

建议继续列为所谓“特别观察国”的国家有4个,即古巴、尼加拉瓜、苏丹和乌兹别克斯坦;建议新增的“特别观察国”有11个,即阿富汗、阿尔及利亚、阿塞拜疆、巴林、中非共和国、埃及、印度尼西亚、伊拉克、哈萨克斯坦、马来西亚和土耳其;该委员会2019年度报告建议的“特别观察国”为12个。

建议继续列为“特别关注实体”的非国家行为体有5个,即索马里青年党、尼日利亚的博科圣地、也门胡塞武装、阿富汗“伊斯兰国”和阿富汗塔利班;建议新增的“特别关注实体”有1个,即叙利亚的努斯拉阵线;该委员会2019年度报告建议的“特别关注实体”为5个。

如不计“特别关注实体”,总共29个国家被列入所谓“特别关注国”和“特别观察国”名单。这29国人口总数超过44亿,约占世界总人口57%,也就是说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大笔一挥,就把世界半数以上人口打入另册。

迄今为止,中国已连续第21年被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列为“特别关注国”。与往年一样,2020年度报告的“中国部分”虽然篇幅减少,但照例对中国的宗教罗织罪名进行攻击;照例在美国对华宗教对策行动上为美国评功摆好;并且照例在对策建议上煞费苦心。与该委员会2019年度报告关于中国的建议相比,本年度报告提出更具体和更有针对性的目标,并且更强调美国政府和国会的对华单边行动。

总之,包括美国国务院国际宗教办公室和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在内的美国政府和国会的宗教人权机构,美国众多宗教自由倡议组织、游说团体、利益团体、智库、媒体和其他非政府组织,人权类教会组织等以及与之相关的包括政客、说客、活动分子和其他人士在内的宗教人权活动圈子,共同构成所谓美国宗教人权建制,该宗教人权建制的影响力并不会因美国政府的更替而发生改变,堪称美国宗教领域的“深层势力”,而标榜跨党派、跨种族、跨宗教的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就是这一宗教人权建制的典型代表。

1 2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