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逸:用键盘搅动国际关系?可笑
2020年04月27日  |  来源: 复旦发展研究院  |  阅读量:2981

新冠疫情在全球的蔓延日益对全球治理构成整体挑战,如果将其看做是一场测试,一些以往以技术先进、科学昌明、资源丰富著称,且得到所谓普世价值加持的国家交出的答卷可以说不及格。在浪费了1至2个月的时间后,其民众正在持续不断地用健康和生命来为一些政治人物的傲慢、偏见与无能买单。这种情况是这些政治人物及其拥趸所不能忍受的。

于是,在疫情蔓延的同时,人们看到了一个值得警惕的现象,在全球舆论场,尤其是网络空间,一股指向中国的舆论逆流在蔓延。这股逆流尝试用话语和言说重构建一个世界,以谋求实现三个目标:抵消中国抗疫取得的成效;在网络空间帮助一些政治人物赢回输掉的抗疫行动;将中国打造为这些政治人物的替罪羊。

极具讽刺意义的是,这股逆流之所以能够掀起的关键,是一些国家对自身软实力的战略性透支。坦率地说,如果这些国家的硬实力,尤其是在公共卫生安全领域的硬实力,能够达到软实力一半的水平,那么新冠疫情就应该已经是个过去式了。

从实践看,继续坚持捍卫“普世价值正宗”的精英以及媒体,是一个有代表性的板块,其对于全球抗疫的描述就是一个典型。他们不惜慷慨地把原先被贴上“威权主义”标签的一些国家放到“民主国家”学习榜样的位置上,来捍卫他们心中的“自由民主”,并持续不断地强化这样一种逻辑:“民主国家”对比“不民主”的中国,在抗击疫情时牺牲更多人是无法避免的。

说穿了,这个板块是一种推卸责任的本能在发生作用,在现实的冲击面前发生变化可能只是个时间问题。近日,以“历史终结论”著称的福山,在接受采访时就已经松口说出了“新自由主义已死”的论断,当然,他还继续坚持“中国模式难以复制”。这从学者的角度,解释了以精英自居的一些媒体坚持这种近似反智的叙述模式的内在逻辑。


弗朗西斯·福山,图源:Slate

而另一个板块,也是此次疫情中出现的新现象,就是某种带有自发乃至自觉性质的准心理战/心理战行动,即通过社交媒体,进行有组织、系统、全面的虚假信息发布和煽动。

最近的举措包括在中国国内社交媒体上发布假消息挑动对立情绪,自编自演“高级黑”,在中国大陆和其他国家及地区的民众间,进行基于网络的分裂和煽动。

这是一种非常特殊的现象,其行为体具有某种混合性。部分来自台湾地区、香港特别行政区以及中国大陆的网民,因为各种问题丧失正确的国家认同,在外部一些势力的资助、训练和组织下,系统性地开展了一系列活动。

这种活动背后的行为体,其心理乃至精神层面处于某种可感知的病态,其行动的内生逻辑,就是通过网络空间的行动式言说,获得自我价值认同和实现。其网络空间的话语和行动,差不多就是韩国“n号房”在不同议题上的投射,通过网络空间的虚幻行动,释放自身长期以来因为中国大陆高速发展所积累的焦虑和挫败。这些行为体因各国在网络空间治理政策问题上的相互不信任所导致的漏洞而产生,网络又放大了他们的存在。

但同时,无论他们如何满足于对中国的某次成功造谣或者诬蔑,以为就此掌握了撬动大国关系的砝码,可以影响其他国家的对华政策,现实都会证明这不过是他们的“自嗨”而已。换个角度来看,对我们来说,全球网络空间的上述复杂情形,也可以看作是一个特殊历史机遇期。

因为互联网的普及,每一个有正确国家认同的中国人,都面临一个历史性时刻,这可能是人类历史上首次全民参与的国家崛起进程,通过对治理能力的提升、治理体系的完善,以及个体在网络空间积极而负责任的行动,每个人理论上都可以真正为国家崛起贡献自己的力量。

历史已经无数次证明:大国崛起归根结底要靠实力说话,那些沉迷于用键盘来影响国际关系的行为体,注定要成为历史上被翻过去的那一页。

 (作者是复旦大学网络空间国际治理研究基地主任,复旦发展研究院金砖国家研究中心主任,复旦大学一带一路研究院国际传播研究所研究员。)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