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仁伟:浦东开发,可不是把一片农田变成城市……
2020年04月20日  |  来源:观察者网  |  阅读量:5461

中国体制的优势,无论是在开放过程中,还是在治理过程中,都能体现出来。国务,很多人对这个问题还是半信半疑或者根本不信,现在随意举一些大大小小的事情就能证明。就像世博会,要是没有这一套体制运行,那时候肯定乱的不得了。但是我们在6个月内,井井有条把它办下来。

浦东开发过程中有几个大的界标、大的台阶,每一个台阶就有大规模的新事业。比如,现在虹桥的进口博览会,规模不比世博会小,四叶草展馆,一片大叶子就是一个大展馆,里面展示的都是进口商品,这和浦东早期开发开放就不一样了。早期主要是引进外资、出口导向,商品出去资金进来,这是当时开放战略的模式。现在是资金双向流动,商品双向流动,进出口平衡,引进外资和资金输出平衡,这个开放战略就跟原来不一样了。现在中国市场之大,让所有外国企业都无法离开,谁离开,谁在世界市场上的排位就没了。

所以,有人要脱钩,要搬离中国,这都是一厢情愿。他要离开中国市场,他在世界市场上的排名马上就到后面去了,未来利润、资金都积累不起来。

浦东开发开放走过30年,现在再回头看,原来我们已经在改变了。浦东的开发战略,甚至已经发生巨大变化。一开始看浦东,觉得高楼起来了是巨大变化,但现在高楼没有原来起得那么快了,因为基本已经摆满,但是实际上这里头的变化,是结构的变化,市场分量的变化,这些都是改变世界的东西。

陆家嘴 图自浦东档案馆

观察者网:您讲到虽然高楼起得慢了,但是内生的涵义已经发生变化,这应该是我们现在再来思考浦东开发开放的时候,非常重要的一个点。

黄仁伟:早10年或者早20年,大家看到是有形的外表变化,今后10年20年外表变化没有以前那么大了,但是它在世界市场、中国市场上产生的能量、巨大的动力,还会膨胀,还会发展。

观察者网:目前疫情仍未结束,全世界已经在探讨“疫后时代”。不久前基辛格罕见发文称,新冠大流行将永远改变世界秩序;也有声音认为,“逆全球化”潮流将来势更凶猛等等。对中国而言,需要检视与世界关系,上海作为中国与世界连结的重要一环,无疑也需看清其中的危机和机遇,所以该如何看待疫后开放的问题?

黄仁伟:疫情阶段,开放是受影响,首先是人员流动停滞了,特别是有些国家对中国产生了一些抱怨。开放面临着巨大挑战,全球化受到重大威胁,这是一个事实。但是,大家很快就会发现,没有全球的经济连结,所有人的生活都不能顺利开展进行,物资缺乏,不知如何获得新的生活生产资料。比如,美国人需要大量进口商品,但总是制造类似冷战的行为,打压、遏制中国,对中国制造歧视、负面的东西,最终后果还是掉在普通美国人身上,甚至许多大公司的利润也会削减,华尔街也要面临困难。

所以,打断全球化链条的进程,回到美国所谓的孤立状态,不符合美国的利益,当然也不符合其他国家利益。

我们自己要心里要清楚,疫情造成的隔离状态以及全球化的部分倒退,是一个暂时现象。只要疫情好转,恢复是很快的,即使疫情不好转,大家也会尽力维持原来的连结,也必须要这么做。如果美国人真的要全部切断联系,未来遇到的困难要比现在大得多。切断与世界的联系,没有一个国家可以生存下来。

(黄仁伟,复旦大学一带一路及全球治理研究院常务副院长)

1 2 3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