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季邑 谷合强:中巴经济走廊“早期收获”阶段建设成效探析
2019年06月06日  |  来源:国际论坛  |  阅读量:8808

(一)搭建起两国发展战略对接的桥梁

中巴经济走廊建设契合当前两国发展客观要求,成为双边发展战略对接的桥梁。就中国而言,近年来中国致力于推进“西部大开发”战略,并提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强调深化与周边国家基础设施“互联互通”与经济互利共赢合作。中国《西部大开发“十二五”发展规划》明确提出“向西开放”,将新疆建成中国东联西进出口商品加工基地、西进东销商品集散地和国际贸易中心。就巴基斯坦而言,2013年巴政府提出“亚洲之虎梦”,致力于实现经济振兴与国家发展,强调紧紧抓住中国“向西开放”这一机遇。巴基斯坦发布“愿景2025”确立互联互通、基础设施建设、能源开发与消除贫穷等目标,与“一带一路”倡议诸多内容基本一致。

作为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样板工程”和“旗舰项目”,中巴经济走廊建设完全与两国宏观发展战略目标相一致,或者说连接起“中国梦”与“亚洲之虎梦”。中巴经济走廊建设立足于打造一条北起中国新疆喀什、南至巴基斯坦瓜达尔港的经济大动脉。具体而言,中国以协助巴基斯坦基础设施扩建与升级为基础,加强中巴之间交通、能源、海洋等领域交流与合作,有效对接两国发展战略,实现双方“硬环境”与“软环境”同步发展,中巴经济走廊成为两国战略对接的桥梁。2017年12月中巴经济走廊联合委员会公布《中巴经济走廊远景规划(2017—2030)》,阐述中巴经济走廊远景规划与发展目标、指导思想与基本原则、重点合作领域、投融资机制与保障措施等,这些内容充分体现中国“十三五”发展规划与巴“愿景2025”的有机连接中巴经济走廊作为两国发展战略对接桥梁,两国全面战略合作自然有助于经济走廊建设不断取得进展。

(二)贯彻落实“共商、共建、共享”新理念

中巴经济走廊建设践行了“共商、共建、共享”新理念。首先,协商沟通凝聚共识。能源短缺是制约巴经济发展与社会稳定的最大瓶颈,两国经过深入讨论确定能源为经济走廊优先建设方向,22个“早期收获”项目包括11个能源合作。2015年5月28日,巴基斯坦总理谢里夫主持召开各党派会议,宣布政府决定优先建设经过开普省、俾路支省的“走廊西线”,并在议会成立中巴经济走廊专门委员会,由议会各党派共同商讨监督中巴经济走廊规划、建设与实施。与会各党派均表示欢迎政府上述决定,承诺将全力支持中巴经济走廊建设。当然,中方也在听取巴国各党派意见的基础上同意对某些具体项目做出适度调整。

其次,合作共建夯实走廊基础。如瓜达尔港日益成为设施功能齐全的现代化港口、自由贸易区与繁华商业中心,这是近年来两国政府、企业和社会共同努力合作的结果,预计未来瓜达尔港自由贸易区入驻企业将达400多家。瓜达尔港始终坚持合作共建原则,2015年10月,中国珠海市与巴基斯坦瓜达尔市就瓜达尔港建设签署四项合作协议,涉及港口建设、经贸合作等议题。值得一提的是,卡西姆港燃煤电站项目属于中国电建公司与卡塔尔王室AMC公司共同投资混合所有制项目。2018年9月,沙特阿拉伯与巴基斯坦签署合作协议,计划参与中巴经济走廊框架下3个道路基础设施与能源项目。同时,中巴经济走廊建设没有增加巴国政府债务负担,例如走廊框架下11个能源项目加上瓜达尔港运行与自由区建设项目计划总投资约128亿美元,目前资金安排的30亿美元属于中资企业自有资金,另外98亿美元来自银行贷款,利率约5%,还款期限为12—18年,由企业自负盈亏并偿还银行贷款。中国政府提供优惠贷款的4个重点交通基础设施项目总投资58.74亿美元,综合利率约2%,还款期限为20—25年,巴政府从2021年开始还款并为上述贷款提供主权担保。

最后,共享成果保证走廊建设可持续性。据巴基斯坦计划委员会统计,中巴经济走廊“早期收获”项目已经间接创造120万个就业机会,到2030年将为巴国民众直接创造约70万个就业机会。中国公司将大量项目转包给当地企业,有力地促进巴经济发展和当地民众就业,同时参与走廊建设的中资企业也收获大批人才。例如在哈喇昆仑公路在拓展与升级改造后,中国新疆、中亚国家与巴国之间来往更加方便,巴基斯坦地缘经济潜力得以有效发挥。另外,中国公司带来先进技术和成功管理经验使得巴基斯坦丰富劳动力资源转化为发展优势,甚至一些公司资助巴国学生和工程师到中国学习和接受培训。总之,中巴经济走廊建设始终践行“共商、共建、共享”的新理念,中巴经济走廊建设不断取得可喜新成就。

(三)设立专门机构统筹经济走廊建设管理工作

中巴经济走廊涵盖项目多,投入资金额度大,建设周期长,涉及利益群体复杂,健全有力领导机制是中巴经济走廊建设顺利进行的重要保证。为此,中国发展改革委员会与巴计划发展部牵头成立中巴经济走廊联合委员会,设有秘书处专门负责经济走廊领导、组织与协调工作,下辖规划组、能源建设组、交通基础设施建设组、瓜达尔港建设组、特殊经济区建设组和民生社会组。其中,中巴经济走廊联合委员会与几个工作组负责走廊项目技术、金融评估和资金使用管理工作,针对出现问题及时沟通并提出解决方案。

另外,巴国内也成立中巴经济走廊专门领导机构。谢里夫担任总理时成立中巴经济走廊建设指导委员会,成员包括中巴经济走廊委员会国会委员会主席、计划发展部部长、交通部长、其他相关部长及各省首席部长。2018年9月,伊姆兰·汗内阁成立中巴经济走廊专门委员会,由外交部长、司法部长、财政部长、石油部长、铁道部长、商务顾问及内阁秘书9人组成,负责对中巴经济走廊所有项目定期回顾、问题协调、制定长期规划具体实施措施及批准走廊联合委员会会议决议等工作。总之,中巴设立专门机构负责中巴经济走廊建设,成为中巴经济走廊建设不断取得成效的原因之一。

(四)遵循国际惯例保持项目建设的透明度与开放性

中巴经济走廊建设严格遵循国际经济合作惯例,确保走廊项目建设的透明度和开放性,欢迎两国乃至世界各国企业共同参与建设。例如卡洛特水电站采用BOOT(建设—拥有—经营—转让)模式,2016年12月项目启动,预计2020年投入运营,30年后将无偿转让给巴基斯坦政府。该电站是巴国内首个使用中国技术与中国标准水电项目,推动中国几十家机械设备制造企业“编队出海”,同时中巴签署项目协议都在巴政府网站公开,对参与建设中资企业与其他投资主体执行相同标准。塔尔煤电一体化项目投资采用中方投资与国际融资相结合,中方参与银行有中国国家开发银行、中国工商银行、中国建设银行,巴方参与金融机构有哈比银行、巴基斯坦联合银行、阿尔法拉(Alfalah)银行、信德银行、旁遮普银行、哈比城市银行(Habib Metropolitan)、阿斯卡利银行、米赞(Meezan)银行、费萨尔银行等。此外,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丝绸之路基金首笔投资也落在中巴经济走廊。丝绸之路基金分为参与(卡洛特水电站)三峡南亚公司股权与债券投资,其中认购公司15%股权,另外世界银行占15%股权,美国、英国和中国国家资本占15%股权,中国三峡集团自身占51%股权。丝绸之路基金还通过与中国进出口银行、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及国际金融公司组建银行团提供2亿美元贷款。值得一提的是,2018 年9月,英国成立议会跨党派“一带一路”和中巴经济走廊小组,为企业提供项目信息服务满足精准对接产业合作需求,有助于推动三方互惠共赢合作。

另外,中巴坚决反对将中巴经济走廊政治化,支持阿富汗、沙特阿拉伯、伊朗、印度等周边国家参与“一带一路”或中巴经济走廊建设,共同推动区域一体化发展。如2017年5月,中国、阿富汗、巴基斯坦在北京举行首次三国务实合作对话会,肯定中巴经济走廊在推动区域“互联互通”作用,强调在“一带一路”倡议框架内加强务实合作,支持中巴经济走廊继续向阿富汗境内延伸。总之,中巴经济走廊建设对外始终保持开放性与透明度,欢迎其他国家共同参与走廊建设,成为近年来中巴经济走廊建设硕果累累的原因之一。

三、中巴经济走廊“早期收获”阶段建设成效的意义和面临的挑战

中巴经济走廊建设“早期收获”阶段已经取得丰硕成果,无论对中巴两国,还是对地区世界和平与发展均具有积极意义,具体表现为以下方面:

1 2 3 4 5
回到顶部